【刃逸】 离人归不归 第四十九章

第四十九章
拖着冰冷僵硬的身躯回到祁阳宫的时候,风天逸意外的发现,易茯苓居然早已等在了那里。
他不悦地挑了挑眉,毫不客气地开口,“你怎么会在这里?”
易茯苓回过神,慌慌张张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向着风天逸的方向走了几步,却又极为突然地停了下来,目光关切地注视着他,讷讷开口,“你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风天逸下巴微抬,顺手将身上已被风雪浸湿的白色大氅扔到了身旁的椅子上,漫不经心地反问道。
“可是你的脸色…”易茯苓小心翼翼地绞着自己的手指,心中的担忧几乎要溢出来了。可看着风天逸略微有些不耐的面容,她的声音忍不住渐渐低了下来,“你的脸色看上去不太好。”
不得不说,易茯苓所说的“不太好”已经是极为委婉地表达了。风天逸的脸色实在是太过苍白了,非但连一丝血色也没有,还透着淡淡的青色,显然被冻得不轻。但他正为杜若飞的事情而心烦意乱,又仗着自己练过武身体健壮,竟丝毫没有在意。
“我没事。”看出了易茯苓的担忧,他努力平息了一下胸臆之间尚且翻滚涌动的复杂情绪,冷淡地开口回答道。
“我听说杜若飞的事情了。”易茯苓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缓缓开口,“你别伤心,我们总还能找到别的办法的。”
“还能有什么方法!”风天逸轻哼了一声,冷冷开口。易茯苓再次提起杜若飞,让他本来就没有平复的情绪再次起了波澜,但风天逸也不屑于去迁怒一个关心他的姑娘。他站起身来,推搡着易茯苓向门外走去,“我什么事都没有!你先回去吧!”
“唉?”易茯苓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宫殿的大门便已经被风天逸重重地阖上了。她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在宫门前站定,并没有如风天逸所希望的那样离开祁阳宫。
等到宫门重重阖上,宫中终于只剩下他孤身一人,再压不下心中激烈的情绪,几乎是在风天逸转身的瞬间,他便已经落下泪来。但他并没有停下,而是来到宫中堪堪三人方能合抱的巨大圆柱之后,方才无力的顺着光滑的柱身滑坐到了地上,同时怕冷一般地蜷紧了自己冰冷的身躯。
他感到很冷,前所未有的寒冷,甚至于他的整个人都像是被困在了冰窖之中一样,连一丝温暖都再也感觉不到。
风天逸已经早想不起他究竟是何时对风刃产生了那般隐秘而逆伦的感情,但这么些年漫长地漠视与敌对,却快要耗尽了他所有的心力。
风天逸曾经无数次想要放弃,毕竟,这段感情是违背人伦的——虽然他对这一点毫不在意,但他却不清楚,风刃是不是也是这样想的。更何况,风天逸无比清醒地知道,风刃不爱他。
多么可笑又可悲的事实!这个世界上,他唯独想要将自己的全部都献给那个人,而那个人却不屑一顾,连看也懒得看上一眼。
风天逸知道,一旦风刃知道了他对他隐晦的感情,那么,这份感情必然会成为他对付他的工具。
皇室的权力倾轧永远都是别人穷尽毕生也难以想象得到的可怕,没有刀光剑影,没有针尖对麦芒,相反,它温情脉脉,仿佛情人妩媚多情的眼光,只轻描淡写的一眼,便取去了败者的生命。
风天逸当然不怕死,相反,他曾经试想过自己的很多种死法,或是争权失败,被皇叔亲手处死;或是被皇叔的左膀右臂雪凛暗杀而死;又或者是,他最终取得胜利,一人高坐天下之巅,直至死在新的一轮权利倾轧之中…
但他不怕死,却不意味着他会主动放弃眼前的一切,将它们拱手让人——他虽然不在意这些,却不能不顾及那些追随在他身后为他赴汤蹈火,出生入死的兄弟们的生命。
他们追随在他身后,固然是看中了他可能带来的利益,但终究,在羽翼未丰、孱弱无比的他和大权在握的摄政王之间,他们选择追随他,愿意为他付出忠诚与行动,他一死固然不足惜,但他又怎能眼睁睁地送他们去往死亡呢?
也正因此,这一场争权夺利的战斗,他非但不能输,反而必须用尽一切手段赢得胜利。如果他不赢得话,又怎么对得起那些一直追随着他的兄弟们呢?
他这么想着,喉咙之中细微的哽咽之声却怎样都无法抑制住 。就让他再软弱一次,就这么一次…
门外的易茯苓犹豫了许久,终于还是推门走了进去,伸手小心翼翼地握住了风天逸没有一丝温度的冰冷手掌。
风天逸像是没有察觉到一样,任由易茯苓握住了他的手掌,只冰冷的心脏,却仿佛悄然暖和了一些。
如果当初,他真正爱上的那个人是易茯苓,是每每提起白庭君眼眸都会明亮的令人难以直视的易茯苓的话,是不是如今,一切都会好得多得多?
风刃缓缓地停下了脚下的步伐,深棕色的眸子一瞬不瞬地注视着将头埋在膝盖中的风天逸。他没有继续前行,也不曾后退,只雕塑一般沉默地伫立在那里,眸中闪烁着的是他从未在人前流露出来的痛苦与挣扎。

后来的风刃后悔的肠子都断了
他熬鹰熬到最后又变成了孤家寡人
哭死😂😂😂😂

评论(30)
热度(56)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