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逸】 离人归不归 第四十七章

第四十七章
风天逸本来以为,有四位德高望重的大臣作证,雪凛的罪证已是板上钉钉,便是摄政王有心转寰,他这一次也必定难逃一死。
但迟迟未至的处死令,却让风天逸怎样也无法放下心来。他的文治武功,琴棋书为画乃至为人处事,皆为风刃一手教授。也正因此,风天逸心里无比深刻地明了,风刃是一个多么可怕而又难以匹敌的对手。
眼下,他迟迟拖延着处死令的发出,看似是陷入困境,没有任何解决的办法,但恐怕,他的心里却早已有了谋算。只可惜,风天逸并不清楚,这一次,风刃会怎样扭转眼前如此不利的局面。
夜已经深了,天空阴沉沉的,像是蒙着一层灰色的阴翳。呼啸的寒风裹挟着如同鹅毛一般大片大片的雪花铺天盖地地袭来,砭骨的寒意让风天逸不由得拢了拢身上雪白的大氅。羽族人一向不惧寒冷,便是寒冬腊月,一件单衣便已足够。但不知是不是因为上次在刺杀之中所受箭伤的缘故,风天逸自回到南羽都之后,便频频觉得通体寒冷,怎样也无法温暖起来。
本来,像这般酷寒的天气,他该是在祁阳宫中待着的。可他深知,一旦明日雪凛的事情在早朝上被提起来,怕是他那敬爱的叔叔使尽手段也再无转寰的余地。也正因此,风刃若想要让雪凛活下来,必然会在今晚逼得他不得不放弃处死雪凛的决定。
他微微垂眸,任纷纷扬扬的雪花落在他发上,衣上,却始终如同雕塑一般静静地伫立在风雪之中。
他在等,等那个人出手对付他,也在等自己真正对他死心。
“陛下。”并没有让他等上太久,裴钰的声音很快在他耳边响了起来。
“裴侍卫,”风天逸轻扬唇角,露出了往日那副万事都不放在心上的轻狂姿态,“是皇叔终于发下了处死令吗?”他明知道,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可却还是忍不住开口问了,只因为心中尚存的那一丝极浅极淡的隐秘希望。风天逸,你真可悲!他在心中这么对自己说着,居然在这种时候,还对风刃抱有期待!
“并不是,”裴钰摇了摇头,“王爷说,如此良辰美景,谈起杀人未免有些煞风景。王爷为陛下准备了一封家书,还望陛下赏眼一观。”
“’是吗?”风天逸转过身来,双手微抬想要接过裴钰手中的家书,可在寒风之中早已冰冷僵硬的手指却并不能很好地活动,微抬的手再次垂了下来,他一脸的云淡风轻,仿佛什么都不曾发生过一样。“裴侍卫,既然你陪伴皇叔多年,早已成了皇叔的心腹。这封信,便由你来读给本皇听吧。”
“这…是,陛下!”裴钰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答应了下来。他展开书信,开始语调平板地读了起来,“闫静,天元十五年,收受贿赂,断案有私;崔彦文,天元三年,克扣灾款,中饱私囊;廖英诚,天元八年…”
“够了!”风天逸喝止了裴钰未竟的话语,冷冷地开口问道,“皇叔究竟想怎么样?”其实这句话又何必再问呢?风天逸心里清楚,风刃挑在这个时候挑破四位大臣所犯下的罪行,除了逼他放弃雪凛的处死令以外又究竟还能有何目的呢?但他心中,总还是对那个人,有着不为人所知的隐秘期待的。
“王爷说了,陛下倚重的这四位大臣,确是国之重臣。只是人到了这个地位,又怎么可能无欲无求呢?刚才属下所述的桩桩罪证,无不属实。陛下若是不信,也可自己派人查探。四位大人的罪证若是公之于众,顷刻便是牢狱之灾。这天底下,又有谁会相信囚犯口中的证词呢?只是王爷感念他们曾为南羽都立下汗马功劳,就看陛下您,是否也一样会垂怜他们了?”裴钰不急不缓地说着,平静地蓝色瞳眸静静地注视着风天逸,不带有一丝一毫地畏惧。
这是一个无解的死局。风天逸转身,遥望着愈发阴沉的天空,神色冷淡。可他心中骤然而生的悲恸骗得了别人,却终究骗不了他自己。他该感谢,皇叔终究还是对他手下留情了吗?若非他今晚派裴钰前来,恐怕明日早朝,他不仅会失去一向倚重的四位大臣,便是雪凛,他也没办法至他于死地。正如裴钰所言,这天底下,有谁会相信囚犯的证词呢?他下巴微抬,脸上倨傲张狂的面具依旧没有解除,“皇叔一向以仁德治天下,难道我就只会作践臣子了吗?裴侍卫,”他缓缓开口,声音是连他自己都难以置信的平稳,“辛苦你去找皇叔把处死令要回来吧!”
“是,陛下!”裴钰的声音之中难掩笑意,但这丝笑意,却让风天逸的心情愈发阴沉了。

下一章,彼岸花专场
我把我心都交给了你,你却给了她

评论(14)
热度(52)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