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逸】 离人归不归 第四十六章

第四十六章
骤然听到风天逸召他前去侍疾的命令,雪凛纵是有着满腹不解,也知道风天逸必定没安好心,但内心之中对于风天逸的轻视,还是让他懒洋洋地轻抚了一下衣袖,便毫不犹豫地去往了祁阳宫。
雪凛到达祁阳宫的时候,风天逸正端坐在装饰华丽的王位上,垂眸轻抚着手中烈焰一般殷红的长鞭——雪凛只扫了一眼,便轻易认出,那是先皇尚在世上之时专门命人为风天逸打造的,金玉护盘,内含软铁,可算得上是这南羽都中顶好的武器了。只可惜,却配给了风天逸这么一个区区竖子…
因着祁阳宫中并无其他大臣的存在,雪凛干脆连往日上朝时敷衍了事地拱手也懒得行了,只漫不经心地笑了笑,双手仍大大咧咧地背在身后,“陛下这模样,可不像是生了病的样子。”
“大胆雪凛,面对羽皇陛下居然不跪!”向从灵一脸怒气地开口。
“臣戎马半生,”雪凛丝毫没有被向从灵的怒气吓到,依旧是那副万事不放在心上的惫懒模样,他丝毫不觉得,风天逸这么一个区区傀儡能拿他怎样。顶多不过是言语羞辱一番好出口恶气罢了。但是,他偏偏连这口恶气都不想让风天逸这么个竖子出,“脚上落下了残疾,跪不下呀。”他随口找了一个明眼人都不会相信的借口,脸上仍旧是那般散漫张狂的表情。
“雪凛,”风天逸终于抬眸纡尊降贵地扫了他一眼,“你心中可还有半点君-臣-之-道?”他慢吞吞地这么说着,最后的四个字近乎咬牙切齿。俊美的容颜宛若冰封,但他实在掩饰地不太好,起码雪凛已经窥见了他心中腾腾生起的满腔怒意。
“陛下息怒啊!”雪凛毫不在意地摆了摆手,内心却在嗤笑风天逸实在太嫩,连表情都难以掩饰地滴水不漏,“臣这次来,可是给陛下侍疾的。”
“哦?”风天逸稍稍俯身,“你知道,本皇得的是什么病?”他那双湛蓝的瞳眸实在美的惊心动魄,此时此刻,因着怒气的点缀,愈发明亮了起来,便是这世上最美的宝石,怕是也比不上他双眸的光辉。
不知道,待摄政王登上皇位,风天逸横死之后,他能不能求着王爷把这双眼睛赏给他?雪凛一边这么漫无边际地想着,嘴上却也没有停下来,“如果臣没猜错的话,这一次陛下回南羽都途中遇刺,随行的杜若飞枉死,”他故意放慢了语速,果不其然,御座之上的风天逸眼中的怒意愈发浓烈了,但可惜啊可惜,他根本没办法处置自己。“这可能就是陛下的心病吧!”
“你错了,”风天逸话语之中的浓烈怒气完全无法掩藏,他擎着长鞭直指向雪凛,眼神锐利宛若刀锋——雪凛毫不怀疑,若是风天逸的眼神真能杀人的话,他早就被砍成了十七八九段了,“你这个谋刺君王的贼子,才是本皇的心病!”他说完,轻喝一声,“来人!”话音未落,早有准备的众人已然将雪凛团团围住,锐利的剑锋尽皆指着他,似乎只要风天逸下令,下一秒他们便会夺去他的生命。
可风天逸敢下令吗?雪凛微微勾唇,扯出了一个不屑一顾的笑容,他不过是一个区区傀儡,又哪敢这么做呢?真是…可怜啊!他这么想着,伸手抚了抚宽大的袍袖,眼神倨傲,“竖子,我雪凛征战沙场半生,什么场面没有见过?”他轻呵了一声,扫视了身侧蠢蠢欲动的众人,继续说了下去,“今日这点阵仗,怕是入不了我的法眼!”
风天逸下了御座,缓缓踱近,“雪大人位高权重,你杀了杜若飞,寻常法子根本治不了你。”他下巴微抬,“我思来想去,也只有今日在这祁阳宫中,方才好收拾你。便是我今日在此斩杀了你,”他轻抚了一下手中的长鞭,语气轻柔,“死人是不会说话的。今日你一死,到时候随便我在你身上安上什么样的罪名,你就是什么罪。”
“哈哈哈哈!”雪凛毫不在意的仰头大笑,“我雪凛位高权重,劳苦功高。若是今日我竖着走进祁阳宫,却横着出去了,”他毫无畏惧地直直盯视着风天逸,毫不掩饰眼神之中的讥讽与鄙夷,“你可堵的上朝中诸位大臣的悠悠众口?到时候,朝野震荡,人人自危,摄政王若要取陛下而代之,如囊中取物。不知陛下那时,却又该如何做?”他说完,丝毫没有顾及身前的明晃晃的剑锋,向着风天逸走去,果不其然,原本指着他的剑尖垂了下来,根本没有人敢真正伤害他。
他伸手轻拍了几下风天逸光滑的侧脸,笑容之中是无比张狂的轻蔑与怜悯,“我看陛下根本没什么病啊!”他的笑声愈发大了,“陛下做事之前,还是三思为好!”看似劝慰一般的话语,实则暗含着深深的恶意。可雪凛并不惧于将这些表现给风天逸看,他终究不过区区傀儡,必死之徒,便是心中再厌他恨他,又能如何呢?
“雪凛,”风天逸神色之中并未有任何愤怒不甘之意,反而出人意料地带着一抹浅浅的玩味,“我终究是羽皇,就算你今日完好无损地出了祁阳宫,你以为,你将来又会有什么好下场呢?”
“羽皇又如何?”雪凛无比倨傲而又怜悯地开口,一个傀儡羽皇,终究只有死亡这个结局罢了。风天逸是脑子出了什么问题了吗?居然连这一点都看不清!他笑容张狂,“我今天来这里,就是为了明明白白地告诉你,那晚的刺杀是我安排的,杜若飞也是我杀得。若非那晚他碍手碍脚,死的人就是你了!”他的话语之中含着无比强烈的恶意,“你该庆幸,你现在还活在这个世界上才对!”他说完,退后了一步,“便是我说了出来,你又能拿我怎么办呢?”他斜睨了风天逸一眼,“想和我逗,你还太弱了一点!”
“是吗?”听到雪凛的话,风天逸非但没有动怒,反而出乎人意料的露出了一个真挚的微笑来,“我等你这句话已经等了许久了。”说完,他微微仰头,“四位大臣,你们听到了吗?”
在雪凛目瞪口呆近乎狼狈地注视之下,四位一直隐藏在屏风之后的大臣缓步走了出来,冲着风天逸垂首行了一礼,异口同声地道,“回陛下,我们都听到了。雪凛狼子野心,企图刺杀陛下,不得不除!”
“好!”风天逸扬了扬眉,俊逸面容之上的阴郁稍稍缓和了一些,“将罪臣雪凛押送天牢,处死令即可上报摄政王!”
待到雪凛的身影渐渐消失,风天逸冷哼了一声,湛蓝的瞳眸恍若冰封。风刃,我倒要看看,这一次,你还怎么救得了雪凛?



今天不是这篇文的双更,我新开了一个脑洞,下午放出来,是综合同人,all向

评论(10)
热度(57)
  1. 卷卷黄万俟影冰 转载了此文字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