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逸】 离人归不归 第四十五章

第四十五章
怔怔地凝视着空中飞翔的尺素,白庭君一滩烂泥一样狼狈不堪地躺在小木屋的地板之上,久久没有动作。
这一切的一切,究竟为什么会发展到如此地步呢?
和茯苓的诀别,仿佛还在昨天。
他昏昏沉沉地从迷药的作用之下醒来,顾不得召集约定好的军队,便迅速前往法场去见处境危险的茯苓——他要告诉她,这一切都是母皇的诡计,让她尽快离开霜城,在风天逸的帮助下远走高飞。
身为母子,再没人能比他更了解母皇的狠辣与无情。为了达成目标,她可以牺牲身边的一切——无论是属下的生命,还是他的终身大事。
为了茯苓❝星流花神转世❞的身份,母皇可以丝毫不顾及他的意愿命他娶她,自然也可以为了得到茯苓而设下重重陷阱。在得到星流花神转世的同时,还能借机伤害甚至解决掉羽族未来的皇者,削弱羽族的力量,何乐而不为呢?
终究,迷药的作用令他错失了最佳的时机。等他终于赶到法场的时候,茯苓已然救出了那个暗卫假扮的易千机,风天逸也身受重伤,竭力搏斗。
乱糟糟的环境令他难以准确的向茯苓她们表达自己的意图,在看到被茯苓护在身后的❝易千机❞偷偷地从怀中掏出某样东西之后,几乎是想也没想的,一心只关注着茯苓安危的他夺下了身旁侍卫的弓箭,射杀了想要对她不利的❝易千机❞。
他以为是自己保护了她,可他却忘了,茯苓并不知道事实真相,在她眼中,是他亲手射杀了她相依为命的爹爹。
等到听到茯苓撕心裂肺的惨烈嘶嚎之时,他才意识到,一切都已经晚了。茯苓望向他的目光之中,已再无爱意,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不敢置信与难以掩饰的强烈恨意。
他试图抓住些什么,颤抖的手指却连手中轻巧的长弓都抓不住。
一切都太晚了…
茯苓从来都是一个敢爱敢恨的姑娘,她既然可以在他百般拒绝之下仍坚持喜欢他,跟在他身后不离不弃;自然也就可以在他害死她爹爹之后毫不犹豫地挥剑斩断情丝。
事实不是这样的,明明,明明我是想保护你啊!
他的嘴唇剧烈地颤动着,想要对茯苓说出事实真相。可蚀骨钉却再度运作了起来,痛得他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他只能像个木偶一样呆呆地站在原地,无力地注视着风天逸带着茯苓愈飞愈高,直到彻底离开他的视线。
那一刻,身体之上涌动着的强烈痛意竟不及他心中半分的痛苦。
白庭君此生之中从未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明了——他不能没有茯苓,更不能失去她。她之于他,就像是树根之于大树,纵使外表再怎样茂盛,可一旦失去树根,他便也会瞬间死去。
那之后,他向母皇告辞,预备放弃霜城太子的身份,仅仅只作为❝白庭君❞,只作为茯苓的❝庭君哥哥❞而活着——他再不想因着身份的束缚,而去违背自己的心意。此生此世,他想自私一点,仅仅只为茯苓而活。
母皇震怒,却终究还是答应了下来,只要他能成功地熬过水月刑。她自信,自己自小养尊处优,必然是无法熬过这般残酷的刑罚的。但他同样自信,为了茯苓,他必然能够闯过一切的困境。
水月刑确实是这世上最阴险狠毒的刑罚,它能让人们在短短的半个时辰之中受到此生最大的痛苦。
他不惧于荆棘加身,不惧于师傅苛责,却终究在面对茯苓与风天逸情投意合的场面时心生恐惧。
虽然他一向看不惯风天逸,却也不得不承认,风天逸是个极为出色的人。文治武功,样样他都只能堪堪与他平手。茯苓若是真的爱上他,也并不是什么值得诧异的事情。
可他却无法容忍此事的发生,他永远都不能忍受失去茯苓地陪伴。
当幻境之中的茯苓手持利刃刺入他胸口之时,他甚至不曾闪躲一下——有什么可闪躲的呢?伤害他的人是茯苓,哪怕仅仅只是幻境之中的茯苓。他永远都没办法拒绝她给予他的一切,无论是苦涩还是甜蜜,他都全然接受。
他爱上了一个人,所以他一败涂地,成了那人最忠实最卑贱的仆从。他不敢要求得到什么,只愿意倾尽所有,换得那人一个浅浅笑容。
就像他预料之中的,纵使气息奄奄,他终究还是闯过了水月刑,离开了霜城,也得到了自己心心念念的自由。
可茯苓什么都不知道,她跟着风天逸去了南羽都,去了羽人的国度。
接下来呢?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会不会正如幻境之中所显示的那样,心死得茯苓爱上了风天逸?
可现在的他什么都不能做。
白庭君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却仍能觉察得到,有什么冰冷的东西顺着他的脸颊无声地滑落了下来。

一写到白庭君我就卡壳了
我果然还是更爱刃逸QAQ
下一章,风天逸VS雪凛,你猜,最后谁赢谁输

评论(17)
热度(44)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