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逸】 离人归不归 第四十四章

第四十四章
“风天逸他早就有了喜欢的人了!”
少女早已匆匆离去,但她的话语却像惊雷一样一遍又一遍的在风刃脑海之中回响。
天逸有喜欢的人了?
风刃有些不敢置信。纵使天逸离开南羽都多年,他也一向自负地认为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为了解他的人。
这么些年,是他一步步将天逸逼上绝境,看着他从一个天真烂漫的小皇子成长为如今看似肆意张扬,实则心机深沉的“傀儡”羽皇。
纵使前几年因着自己愈发强烈的感情,他将天逸送去了星辰阁。可天逸在求学中所发生的事情,无论大小,无论悲喜,他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虽然从不曾表现出来,永远那般漠不关心的模样,但风刃却未曾有一刻停止对于天逸地关注。
也正是因着这么多年的默不作声地注视,风刃一直以为,天逸并没有遇到能够令他心动的那个人——他对于易茯苓是有些不同,但风刃确信,那些不同尚且未能达到喜欢的程度。
可是现在,易茯苓居然告诉他,天逸居然早就有了喜欢的人了?那个人会是谁?
雪飞霜?不,不会是她。虽然他们自小青梅竹马,感情甚笃,雪飞霜对于天逸的倾慕也几乎成了南羽都众所皆知的事情,但是天逸对于雪飞霜仅仅只是兄妹之情,从未有过逾矩的时候。他注视着她的眼神,有喜爱,有关心,有爱护,唯独没有爱意。
那会不会是四大随侍之中的一个?雨瞳木太过多嘴多舌,杜若飞太过木讷寡言,月云奇太过大大咧咧。四位随侍之中,唯有向从灵细心温柔,体贴入微,也最得天逸信任。若天逸喜欢的人是他的话,倒也不难理解。
如果天逸喜欢的人是他的话,那么一切便都很好解释了。向从灵一直暗恋飞霜郡主,这件事虽然知道的人不多,但毫无疑问,天逸显然是此事的知情者之一。也因此,为了不伤害彼此间的情谊,天逸选择沉默,将一切都深深埋藏在了心底。
风刃这么想着,眸色却愈发深沉了。
他一心捧在手掌心,悉心呵护,百般照料的那个人,居然会爱而不得?向从灵什么眼光,有天逸珠玉在前,居然还会喜欢上雪飞霜?她有哪里比得上天逸?
极力抑制住胸腔之中翻滚涌动着的复杂情感,风刃垂下眼睫,神色暗淡。
他本以为,两人的分离,能够让他在流逝的时光中渐渐放下,渐渐释怀——一如他曾经放下茵梦一样。毕竟,这世上,又有什么能够敌得过永不停留的时间呢?
可他错了。心中逆伦的情感非但没有因为离别而渐渐淡去,反而如同美酒一般,在缓缓流淌的时间之中,愈发香醇醉人。
时至今日,每一次见到天逸,他都要拼命压抑自己,方才能摆出一副冷漠无情的模样,任由雪凛对天逸百般打压嘲笑。
他多想停下现今为❝熬鹰❞所做出的种种举动;他多想将显露委屈与悲伤的天逸抱在怀中,仔细安慰;他多想将自己内心愈发炽热深厚的情感一股脑地告诉天逸…
可他不能。
血缘真是这世上最奇妙的东西,它既牵引着他一步步走近天逸,却又拘束着他不能靠得太近。
咫尺天涯。
时至今日,风刃终于明白了这个词的意思。可他却宁愿自己,从不曾明白过。
他静静地注视着祁阳宫的方向,就像过往许多年里他曾经一次又一次做过的那样。
风刃,你究竟还在期待些什么呢?
祁阳宫里。
风天逸高踞在王座之上,深蓝色瞳眸一瞬不瞬地注视着前方生起袅袅青烟的香炉,思绪却不知早已飘到了哪里。
雪凛势大,而他不过是个众所周知的傀儡羽皇,并没有什么实际权力。便是有他做保,怕是也很少有人愿意冒着得罪雪凛的风险替他指认雪凛——原因很简单,谁愿意为了一个区区傀儡而去得罪现在朝堂之上如日中天的雪大人呢?
况且,即便他找到了一个不惧雪家权势,敢于当堂指认雪凛的医师,但雪凛党羽众多,随便牺牲一个替他顶罪,也毋须忧心他不能全身而退。更何况,踏血寻梅虽是雪家研制,又在数十年前为父皇禁用,但这也并不能成为雪凛板上钉钉的死证。
打蛇不死,反受其噬。
他若是不能一击中的,彻底解决雪凛。雪凛必然对他心怀恨意,出手报复。到那个时候,一切就不好处理了。
所以,他必须想一个方法,既能找到足以至雪凛为死地的死证,也必须让朝中众臣心服口服。
什么样的证据,既能让雪凛必死无疑,又能让朝中众臣心服口服,还能让皇叔也说不出来一个‘不’字呢?
他一个人沉思了许久许久,直到暮色低沉,方才缓缓开口,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本皇身体不适,传令下去,明日召雪凛前来为本皇侍疾。”
“是,陛下。”纵使心中不解,向从灵还是低下头来,顺服的回答。

皇叔成功地误会了QAQ
风天逸:你怎么想的,居然以为我喜欢向从灵?你想的实在是太多了

评论(30)
热度(54)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