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逸】 离人归不归 第四十一章

第四十一章
宣勤殿里,正在批阅奏折的风刃忽然胸口一痛。他放下手中的毛笔,有些疑惑地蹙起眉头。
奇怪,明明什么事都没发生,可为什么他的心里,却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仿佛他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错失了什么一样。
他下意识地偏头望向祁阳宫,然而宫墙巍峨,掩藏了那些翻滚涌动着的汹涌情感,也掩藏了那些不经意间流露而出的思念。
心中的不安愈甚,他有些焦躁地起身在宫殿里来来回回走了几步,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天逸怎么样了?”
“回王爷,”暗卫从屋檐上跳了下来,“飞霜郡主将杜若飞的尸体送回了祁阳宫。陛下秘密找了雨家的家臣,得知杜若飞是因为箭上的踏血寻梅之毒而死,又从医师口中知晓,踏血寻梅现在只有雪家能够研制,大发雷霆。现在正把自己一个人关在祁阳宫里。”
天逸果然还是知道了。伸手挥退了暗卫,风刃用力闭了闭眼,心下一片平静。
他并不意外风天逸能找到上次刺杀事件的幕后主使。毕竟,在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什么天衣无缝的事情。只要做了,便总会留下痕迹来。何况天逸虽然表面上看上去目中无人,实际上却是一个心思细腻的人。既然雪飞霜已经送回了杜若飞的身体,天逸当然不会错过留在杜若飞尸体上的线索。
他只是有点后怕,每每想起那一晚的惊险,便是一向冷静淡定如他,也无法抑制心中上涌的后怕。
若非他一直命人监视雪凛的行踪,在雪凛派出刺客之后立马让裴钰带着解药前去护驾,恐怕现在,世上已再无风天逸此人了。
他本来冷待天逸,处处为难他,针对他,最终的目的只不过是为了磨砺天逸,让他顺利成为羽皇而已。他是想要天逸强大起来,也知道天逸必然会因此付出代价,但无论如何,这份代价也绝对不会是天逸的生命。如果他连人都不在了,要这种强大,究竟还有什么意义呢?
在天逸遭遇刺杀的那一晚,表面上他仍平静地镇守南羽都,仿佛什么事情都不曾发生过。可他心中源源不断的惶恐,却逼得他坐立难安,心神不宁。他没办法想象,如果失去了天逸,他会变成什么样子。唯一可以确定的,却是天逸早已成了他生命之中最难以割舍的一部分,他可以放下皇兄皇嫂,放下南羽都,甚至放下南茵梦,可他无法放下天逸。因为失去天逸,就像他的世界失去了所有颜色一样。
当一个人眼里心里都只有一个人,无时无刻都在关注另一个人,每一步筹谋,每一次心机也仅仅只是为了他的时候,他又要如何才能放下他呢?
“天逸…”风刃喃喃念着风天逸的名字,眼神晦涩。
他知道,天逸虽然表面上一副高傲肆意,什么都不放在眼里的模样,但私下里,他的内心却极为柔软。便是当年失去了一直陪伴他的一只雏鹰,他都要悲伤上好久,以至于到现在仍旧念念不忘。
杜若飞在其他人和他的眼里当然算不上什么,他能够为天逸挡上最致命的那一箭,是他乃至他整个家族的荣耀。日后,他的家族必然会因此得到相应地补偿。
只是天逸,怕是对此耿耿于怀。风刃知道,天逸一向对杜若飞他们,甚是纵容,也是因为这么多年的相处,他已经把他们纳入了自己人的范畴。这次在刺杀之中失去了一直守护在他身边的兄弟,怕是天逸绝对无法容忍,他必然会出手报复所有与这次刺杀事件相关之人,例如雪凛,例如他。他对他的误解与恨意,恐怕也会因此愈发浓厚了。
可是,为了皇兄临终时殷切地嘱托,为了那只雏鹰能够真正成长为可以翱翔于九天之上的雄鹰,纵使他心痛如绞,却也再无法退上一步。
那些相处之时的冰冷淡漠;那些朝堂之上的针锋相对;甚至于那些危机之中的冷眼旁观,终究还是要继续下去。
风刃用力闭了闭眼,再睁开时,他已然又是往日那个暴戾冷酷的摄政王了。
他必须狠下心来,绝对不能心软。天逸是他一手熬出来的鹰,他又怎能让他折在他自己手里?
“去将金羽令取来。”风刃眉梢轻挑,语气冰冷,“不要让天逸察觉。”
我的好侄儿,连最后一样护身符都失去的你,又要怎样处理接下来的一切呢?
风刃这般想着,唇角的笑意却是愈发苦涩了。

偷窥狂皇叔上线
换翼之事就要提上日程了

评论(18)
热度(60)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