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逸】 离人归不归 第三十九章

第三十九章
“飞霜,愣在那里做什么?”风天逸回过神来,看着雪飞霜呆呆地站在离他几步远的地方,忍不住挑了挑眉。
“天逸!”雪飞霜磨磨蹭蹭地走近,脸上带着一丝不安,“你…没有生气吧?”
很容易就明白雪飞霜暗指的是雪素那件事情,风天逸眸色深沉,语气却仍是柔和的,“这件事情与你又没有什么关系,”归根结底,雪素之所以能够逃脱刑罚,也不过是因为他现在势力过于弱小的缘故,怨不得他人。更何况,他知道,雪飞霜一定是站在他这一边的,她也绝对劝过雪凛了。只不过雪凛不会听她的就是了。“你不必这么不安。”他说着,轻轻揉了揉雪飞霜长长的黑发。
“是我的错,要是我能劝退哥哥…”雪飞霜脸上的愧疚并未因此减弱分毫。
“不要继续想了。”风天逸拍了拍她的肩膀,眼神温和,“雪凛要是会听你的,那才让人不敢置信。”平静的语气之中带了一丝极浅的叹息,“飞霜,这是我和雪凛,和皇叔之间的事情。”
“可…”我想陪在你身边!无论你要做什么我都愿意陪着你!雪飞霜猛然抬头,蓝色的瞳眸之中犹带泪意,她迫不及待的想要说些什么。然而风天逸眸中满满的决绝与坚定,却让她渐渐沉默下来,不甘不愿地将那些尚未说出口的话再度咽了下去。
可她沉默了许久许久,终于还是缓缓开口,“我找到了杜若飞的尸体。”
“他在哪?”风天逸急切地站了起来,有些激动得开口问道。
那一刻,她心里几乎是恨他的。明明他心里容地下家国天下,容得下四位随侍,甚至容地下易茯苓,可为什么,却独独容不下她的存在呢?
“我已经派人送去祁阳宫了。”可她看着风天逸脸上毫不作伪的激动之色,却还是忍不住心软了。无论什么时候,她总是没办法拒绝他的。
“谢谢你。”风天逸说完,便脚步匆匆地向着祁阳宫走去,装作没有看到雪飞霜脸上的失望。他无比清楚地知道,自己早已心有所属,而那个他爱的人,并不是雪飞霜。如果他仍旧像过往那样温柔地对待她,让她抱持有不切实际的希望,带给飞霜的,不会是快乐,反而只会是更大的伤害。
纵使他不爱她,可他们这么多年的情谊,却不是假的。现在伤心,总比以后痛苦要好。
回到祁阳宫里的时候,向从灵他们已然在了。风天逸脚步一顿,却又很快恢复如常。他的眼神落在躺在地上生息全无的杜若飞身上,久久不曾离开。
杜若飞还穿着他们在星辰阁时常穿的蓝色袍服,只胸口那里溅开了大片大片暗黑色的血迹。他的脸上还维持着最后一次见面之时焦灼不安的表情,浅蓝的瞳眸却暗淡了下来,再映不出这世上的任何光彩。
他才刚刚十九岁,正值一生之中最为光辉灿烂的岁月。他还有许多许多的风景未曾见过,他还没看到他登上皇位,甚至连双翼都还没能张开…
向从灵他们围坐在他身边,神色哀凄。一向感情最为丰富的雨瞳木此时甚至已经无声地哽咽起来。
风天逸放慢了步伐,轻手轻脚地走近,缓缓地在杜若飞身边蹲了下来。他紧咬着牙关,脸上仍挂着旧时高高在上,目中无人的面具,湛蓝的眸中也依然是那般冷静而又死寂的情绪。
他不能哭。祁阳宫耳目众多,怕是他刚刚落泪,摄政王便会闻声而来,借机夺走杜若飞的尸体,斩断一切线索,让杜若飞白白死去。
他不能哭。一旦他落泪,证实了四位随侍对于他的重要性。剩余的三位随侍,便会成为敌人的目标,成为他们攻讦,削弱他的手段。
他不能哭。三位随侍已然因为杜若飞的尸体而心神大乱,恍然失措。若他不能保持清醒,冷静地为接下来的行动做好部署,迟早有一天,杜若飞的下场,也将会是他们的下场。他是羽皇,是他们所忠心依赖的主上,他若不能引领他们,这盘棋局,又怎能继续下下去?
就算胸臆之间翻滚涌动着怎样激烈而又悲伤的心绪,他也不能哭。
用力地闭了闭眼,风天逸再睁开眼睛之时,眸底深处那些复杂浓烈的情感已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又望了一眼杜若飞的尸体,却发现有暗褐色的鲜血顺着他的眼睛,鼻子,耳朵,嘴巴流淌出来,很快洇湿了整块地板。
“去找人过来!”蓦地伸手拉住向从灵的衣襟,风天逸压低了嗓音,深蓝的瞳眸之中是令人战栗的冰冷,“去找一个值得信任的医师过来!”

评论(7)
热度(47)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