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逸】 离人归不归 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八章
独自一人静静地坐在南梦亭前,风天逸呆呆地凝睇着远处被云雾一层一层严实包裹着的高大山峰,湛蓝的瞳眸中难掩郁色。
纵使早已明了,皇叔不会让雪家人那么轻易地死去,可雪素的毫发无损,甚至因祸得福,却仍旧让他心生不甘。
但他什么都不能做,他垂眸无比认真地凝视着自己搁置在膝盖之上的双手,那双手修长白皙,上面还带着常年练鞭所造成的细碎伤痕——它既能够极为轻易地夺去一个人的生命,却也对眼前所面对的情况无能为力。
他想起父皇最后留下的遗诏:在他二十岁展翼之前,南羽都的一切军政大事,都交由摄政王定夺。
可父皇明明知道,他天生没有翼孔,又如何能够展翼并且顺利夺回皇权呢?
对于没有翼孔,风天逸是悲伤的,也是惶恐的。但他从未为此感到自卑,因为就算没有双翼,他也自信,自己在其他任何方面都绝不会有一星半点是弱于他人的。但与此同时,他却明白,没有双翼对于任何一个羽人,尤其是对展翼礼即将到来的他来说,是多么致命的一件事情!一旦这一情况为人所知,他便再无与风刃,雪凛争锋的力量。
因为羽族以羽翼为尊,他若没有双翼,第一个站出来反对的便是朝堂上的诸位大臣们。纵使他在其他方面无比出色又如何呢?没有双翼,也就意味着再没有人会支持他继任羽皇。
长睫微颤,他正凝神静思,忽地听到了前方拍打羽翼的声音。他抬起头,背负着一双洁白无瑕的巨大羽翼的雪飞霜在离他几丈远的地方翩然落地。
羽翼收回,雪飞霜在徐徐拂过的冷风之中,轻盈起舞。粉色的长袖如同彩带一般飞扬,柔软的纱裙随着她的旋转如同花朵一般绽放开来。然而最引人注目的,却是她频频投注过来的温柔而又动人的视线,如同脉脉流淌着的碧水,充斥着让人一眼便能注意到的浓烈情意。
风天逸看着看着,却突然垂下了眼睫。
南羽都的飞霜郡主,高贵而不失典雅,举手投足之间都透露着难以言说的魅力。如同天际的那一轮皎皎明月,曾惹得南羽都的多少年轻人痴痴沉醉?
然而南羽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那轮皎皎明月,却早已心有所属。她一心倾慕于现任羽皇陛下,再移不开心神去看别人一眼。
雪飞霜当然是个好姑娘,既美丽又温柔,而且更重要的是,她心里满满的都是他。
她唯一不好的一点,却也恰恰是她最致命的一点——她是雪凛的妹妹。只这一点,他们就永远都没可能在一起。因为命中注定的,这场棋局到了最后,他和雪凛必然只能二存其一,再没有别的可能。
但唯有风天逸心里明白,这并非是他不娶雪飞霜最重要的那个理由。
男子的一切寡情,冷漠,决绝,归根结底,也不过仅仅只有一个解释——也是最难以令人相信却偏偏才是事实真相的那个解释——他不爱她。
多么可笑!
他们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感情甚笃。自他出生至今,他生命中所有重要的时刻,无论是开心还是痛苦,都有她陪在他身边。他们两个,就像是树与藤,相互缠绕,已经成了彼此生命之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然而,命运却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一人在这漫长的相处之中心生爱意,从此眼中心中都仅仅只能装得下一个人。另一个人把她刻在心里,捧在手里,悉心呵护照料着她,将这些年来愈发深厚的感情衍生为了亲情。
不是不爱,只是他们所怀抱与期待的爱,并不相同。
风天逸曾经想过,若是他没有爱上那个人,若是他爱的那个人是雪飞霜该有多好!
她永远都不会伤害他,她心中满满的都是他,她愿意把自己的一切都给他。
但世事无常,他努力了许久,但他的心实在太小太小,装进了那个人之后,便再也装不下其他人。
纵使那个人给予他的伤害永远比快乐多;纵使那个人眼中从未有过他的存在;纵使他知道,如果他能放下,一切都会轻松许多。可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他早已无法回头,也不想回头。
或许他终有一日能够放下,但放下之后,他怕是也再无法爱上其他什么人。因为那份过于浓烈而痛苦的爱,早就耗尽了他的全部精力。放下那个人,就像是硬生生地从他胸腔之中把他的整颗心脏都挖出来扔掉一样。可只要他的心脏还在跳动,他就无法停止爱他——这是缘分,也是他注定无法逃脱的劫难。
看着风天逸眸中倏忽闪过的痛苦,雪飞霜缓缓地停下了脚步。
雪飞霜难道不知道风天逸不爱她吗?她那么聪慧,当然是知道的。只是她总那么骄傲地觉得,他们从小一起长大,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她都陪在他身边,她那么爱他,那么了解他。这个世界上,除了她,又有谁配得上他呢?
可是她却也无比悲哀地明了,感情之中又哪有什么配得上配不上之说呢?一个人心中若是不爱她,纵使她有千好万好,纵使这个世界上她才是他最般配的人,他也还是不会爱她。
她知道,却一直自欺欺人。然而,当她看到那个被风天逸带回来的人族少女之时,纵使知道不应该,她再也控制不住内心涌动着的恐慌与浓浓的嫉妒之情。
她想要风天逸娶她;她想要向天下人宣告,风天逸是她的;她想要堂堂正正地站在风天逸身侧,再不让其他人靠近他。
她垂眸温柔一笑,哥哥,原来我并没有表面看上去那么纯真美好。在我的身上,终究还是流淌着雪家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贪婪之血。

雪飞霜黑化,陛下您可要小心了

评论(8)
热度(61)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