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逸】 离人归不归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七章
“天逸怎么样了?”眼神仍流连在手中的奏折之上,风刃看似漫不经心地开口。
“陛下很生气。”裴钰一边苦笑着回答,一边伸手摸了一下脖颈上红色的淤痕。
“他没有看上去那么生气。”风刃终于舍得从奏折上移开视线,纡尊降贵地扫了一眼裴钰脖子上的勒痕,语气淡淡,“他要是真像是他表现上那么生气的话,起码你脖子上的伤不会像现在这么轻。”
“王爷,这你也能看得出来?”尚且来不及为自己“羽皇生气程度测量指标”的身份表示悲伤,裴钰便被风刃话中的内容吸引了全部注意力。在他看来,羽皇下手很重了好吗?起码他现在说话的时候都觉得嗓子有点疼了。
“自然。”风刃脸色漠然,语气里夹了一丝嘲讽之意,“他要是真生气的话,你以为你现在还能说话吗?”
心有余悸地摸了摸酸痛的脖颈,裴钰不由得满心庆幸,幸好,羽皇陛下没有那么生气…这么想着,他蓦地反应过来,“陛下的怒气是装出来的?”
“并非完全是装的。”风刃挑了挑眉,蓝眸中难掩骄傲,“他确实是生气了,只是没有他表现地那么严重就是了。一半真一半假,不过是为了示敌以弱而已。”看着裴钰欲言又止的表情,他轻笑一声,“想问什么问就是了,何必一副扭扭捏捏的女儿模样?”
“王爷,雪素罪大恶极,又证据确凿,您为什么非要拦着陛下,不让他杀他呢?”裴钰犹豫了一会儿,终于还是开口问道。
“雪素当然算不上什么,收拾他也不过是一句话的功夫。”风刃眼神冰冷,语气里带着一丝嘲讽,“但谁让他有一个好堂兄呢?现在收拾他,雪凛必然会心怀恨意。雪家势大,想要收买威胁几个宫侍来对付天逸自然只是举手之劳。就算天逸与他身边的暗卫足以应对,但是只听过有千日做贼的,又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
便是雪家的一系列手段天逸足以应对,风刃这么想着,眸色渐深,他又怎能让他身处险境呢?更何况,若是雪素被斩,雪凛必定会对他的不作为心生疑虑。一旦他就此停手,再不与天逸作对,他和天逸,又该寻怎样的缘由,方好处理这么个乱臣贼子呢?
所以雪素不仅不能死,还要让他更上一步。唯有如此,雪凛的心思方才会愈发张狂,也才会对陛下更加轻视。天若让人灭亡,必先使其疯狂。而没有足够大的利益让人心思浮动,他又怎能让雪凛疯狂呢?而且,爬得不高的话,又怎能摔得狠呢?他可是指望着用雪家的覆灭,好好的替天逸震慑一下朝堂之上蠢蠢欲动的大臣们呢!
“王爷为了陛下,当真是殚精竭虑,机关算尽啊!”听到风刃的回答,裴钰恍然大悟,忍不住一脸感慨地开口说道。
风刃轻笑一声,再没言语。若是能够活得轻松一些,又有谁愿意如此耗费心机,日日挣扎于权利的漩涡之中呢?
从皇兄皇嫂去世,他成为摄政王的那一刻起,风刃就知道,他必须做出改变,必须为了那点权力机关算尽,步步为营。因为若是没有权力,他和天逸,就仅仅只是路边镶着金边的野草,随便什么人生起贪婪之心,都可以将他们碾压地粉身碎骨任人。只有将整个南羽都的大权紧握在手里,他方才有了武器,方才能够镇压住旁人心中的贪婪与蠢蠢欲动,也才有了足以保护天逸的力量。
作为这世上风姓皇室仅存的二人之一,若是他不强大起来,挡在陛下身前,又有谁能够为陛下遮风挡雨呢?
每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都总有他自己的小心思,也总有他自己的偏向。就算是再忠心耿耿的臣子,心里也总有着属于自己的小算盘。所谓的忠心,也不过是利益所维系的脆弱平衡。一旦另一方占尽优势抑或者给出足以令人动心的酬劳,便是再忠心的臣子,也可以于短短一瞬之间倒戈相向。
也正因如此,风刃从未考虑过,要将全部信任交托于他人之手。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够像他一样,全心全意地为天逸考虑,为他倾尽自己所有的一切。
从抚琴吹箫,吟诗作画的风流才子,一步步成长为一手遮天,暴戾恣睢的摄政王,风刃从不曾有一刻后悔过。因为他知道,就算他改变的再多,他也从未偏离过自己的目标——让天逸真正地成长起来,成为羽族历史上最为伟大的羽皇。
而如今,他微微垂眸,长睫掩映之下,那双深蓝色瞳眸竟温柔的不可思议。他一手磨砺的雏鹰,终于快要展翅翱翔了!到那时候,所有曾经欺负过天逸的人,包括他自己在内,都将受到他们应得的惩罚。

评论(25)
热度(56)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