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逸】 离人归不归 第三十六章

第三十六章
极力压抑着内心熊熊燃烧着的汹涌怒火,风天逸将手中的奏折从前往后,一字不差的读完,湛蓝的瞳眸晦暗无比。
他向来知道,因着摄政王的纵容,雪家向来行事跋扈,目中无人,仗势欺人的事频有发生。便是在羽族的皇都南羽都,行事之时也不曾有过丝毫顾忌。
但他没想到,雪凛无恶不作也就算了,毕竟现在他只是个傀儡羽皇,势力还很弱小,并不足以扳倒他。但是雪家区区的一个庶子雪素,也敢于在修建未央渠的过程当中贪污腐败,糜费公帑,仅仅弹劾的奏折便有数十本之多。若非他有一个权势显赫的堂弟,他以为他能活到现在?
根本懒得听雪素究竟说了什么,风天逸愤怒开口,“未央渠,好一个未央渠!”他湛蓝的瞳眸之中涌动着幽幽的怒火,“你是准备未央到什么时候?”
看到跪在地上不住磕头求饶的雪素,站在队列最前方一身华贵蓝衣的雪凛终于忍不住了,他向来不将风天逸看到眼里,兼之不管雪素做了什么,他也终究还是雪家人,怎容的区区一个傀儡处置?
随意地拱了拱手,连腰也没弯一下,他傲慢开口,“启禀陛下,堂兄心地纯良,此事怕是受了小人蒙蔽。还请陛下看在臣的面子上,从轻发落吧!”虽然口上这么说着,可雪凛心中并不觉得,坐在皇座之上的羽皇陛下,会有其他选择的权利。毕竟,他也不过是个将死之人罢了!
风天逸不怒反笑,湛蓝的双瞳因着怒气的点缀愈发亮了,“雪大人说笑了。”他一字一顿的开口,“自古以来朝堂之上只有君和臣,没有兄和弟。”他这么说着,话锋陡然一转,“不过雪大人向来功勋卓著,我也可以看在雪大人的面子上,”雪凛紧皱着的眉头渐渐放松,脸上也带了一丝志得意满的微笑来——可他开心的实在是太早了。王座之上,风天逸眸中闪过一抹恶意,不急不缓地开口继续说了下去,“免了雪素株连九族之罪,只把他一个人,拖出去斩了!”
“是,陛下!”毫不顾及雪凛陡然阴沉下来的面容,守卫皇宫的禁军整齐地应诺,将瘫软在地的雪素拖了出去。
待退了朝,再次在御花园里见到已是一脸张狂肆意,丝毫没有朝上那般战战兢兢的还活在这个世上的雪素之时,风天逸虽然表面上一脸怒火,甚至还对前来宣旨的裴钰动了鞭子,心里却是出乎意料的平静。
他早就知道,作为备受摄政王看重的雪凛的堂兄,雪素绝不会那么轻易地就死去的。一来,雪凛绝不会甘心,必然会去向皇叔求情;二来,皇叔也要借此提醒他和诸位大臣,真正执掌大权的,是他而非自己。堂堂羽皇风天逸,也不过是风刃掌心之中的玩物而已。
狠狠地一鞭抽在身旁的树干之上,风天逸恍惚觉得,自己像是分裂成了两个人:表面上,他怒不可遏,连眼角都已微微发红,任何见到他的人都得不到他一个好脸色;可私下里,雪素之事在他心里连一个小小的水花都没能溅起,他更多的心思,都花费在接下来如何行事上。
他还实在太过弱小,如同雄狮爪下奄奄一息的猎物,必须将自己伪装的比实际上更为弱小,方才能让一直虎视眈眈的雄狮放松注意力,给予他反杀的空间。机会只有一次,因为一旦他行动失败,雄狮便会毫不留情地咬断他的喉咙,让他就此死去。
事实上,有很多时候,风天逸都无法理解,他那敬爱的皇叔,是出于怎样的缘由方才能够容忍雪凛?
毕竟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雪凛如此张扬跋扈,独擅专权,仿佛这不是风家的天下,而是早已成了雪家的天下一样。
如此一来,他得罪的早已不仅仅只是自己这个有名无实的羽皇,而是南羽都的所有权贵。任何一个当权的执政者,只要不傻,怕都已经对他忍无可忍。但是羽族执掌大权的皇叔却硬生生忍了下来,甚至对此视若无睹。皇叔傻吗?他当然不傻。甚至于,风天逸可以这么说,风刃比这世界上的大多数人都要聪明得太多太多。若非如此,当年父皇病逝,朝野上下一片恐慌,可从未真正参与过政事的风刃却凭借自己的雷霆手段于三个月内独掌大权,镇压了一切意图反对他统治的臣子。仅仅只是这一件事,便不是谁都能够轻易做到的。
风天逸相信,如果皇叔想要处置雪凛,那么不出三天,雪家必然不复存在。可是,他偏偏什么都没做,而是默不作声地忍了下来,任由雪凛及整个雪家仗着他的势欺男霸女,无恶不作。
区区一个乱臣贼子,哪里能让皇叔如此隐忍?哪里值得皇叔如此隐忍?难道昔日战场之上的情谊,竟然真的如此重要?重要到足以令皇叔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去看雪家罔顾刑罚所做的斑斑劣迹?
风天逸微微垂眸,纤长的睫羽在风中轻轻抖动。不管他们叔侄立场如何,雪家,不得不除!
便是最后他兵败如山倒,死在皇叔剑下又如何?南羽都的天下,终究还是姓风的,怎能容得下雪家人猖狂如斯?

昨天的评论数已经统计出来了,不足五十,所以说😸😸😸没有双更。
但是———我会另更一章all逸文,就是原本写的那个脑洞😸😸😸快来夸我

评论(15)
热度(54)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