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逸】 离人归不归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五章
    与雪凛的交谈,几乎耗费了风刃的全部心力。
    回到桌案之后坐下,风刃一手撑着额头,低低的叹了一口气。他实在是弄不明白,雪凛这么张狂愚蠢的人,究竟是怎样当上雪家的家主的。
        如果他是一个聪明人,事态的进展恐怕要复杂上许多,却也要简单上太多太多。毕竟,一个聪明人,总是知道什么叫作适可而止,也是明白什么时候是不该独擅专权的。
        雪凛怎么就不动脑子好好想想,就算他现在所表现出来的是与天逸势不两立,有我没他,有他没我的模样。但不管怎样,名义上,他与天逸还是叔侄,朝堂之上自然可以针锋相对,争斗不休。但是叔叔为了皇权派人暗杀自己的侄子这种事情,就未免有些贻笑大方了。
       不说暗杀没有成功,便是成功了他登上皇位又如何?雪凛以为雪家会有什么好下场?自古皇帝最为多疑,如果他踏着自己侄子的血登上皇位,第一件要做的就是除去雪家。因为雪凛既然敢暗杀旧君,那么有朝一日,他也同样敢将屠刀架在新君的脖子上。身为帝王,怎么能够忍受一把屠刀悬在他脖子上面?雪凛凭的是什么,他和他之间昔日在战场之上的旧谊吗?他以为,那一段昔日友谊,在权力倾轧之中,究竟又算得上什么?
    风刃忍不住再一次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将胸腔之中的愤怒勉强压抑了下来。罢了,终究雪凛也不过是他为了磨砺天逸而设下的一枚棋子,只要等着被天逸斩断喉咙而已,要那么聪明又有什么用呢?雪凛要是真那么聪明的话,恐怕他反倒会有些不下放心了。如今这样蠢笨反倒是刚刚好。既能够磨砺天逸,又不至于真正伤害到他。
想起雪凛面对天逸之时的张狂无礼;想起雪凛每每在他面前提起天逸之时不屑一顾的姿态;想起这一次若非裴钰带了解药,天逸恐怕早已殒命的惊险,风刃抿了抿唇。
不会太久了,风刃微微垂眸,雪凛他们对天逸所做的一切,他都一笔一笔地记着,只等天逸积蓄好自己的力量,亲手将这一切仇恨数十倍数百倍地报复回去。
但在这之前,天逸还需再经磨砺。风刃伸手拿起了搁置在一侧的毛笔,眼神阴郁,他全然忽略了心中绵绵不绝的苦涩之意,既然这只雏鹰已经煎熬了那么多年,他又怎能在最后一刻前功尽弃?
他必须狠下心来,哪怕他明明知道,走上这一条路,他怕是再没有任何回头的余地。哪怕他明明知道,如果继续下去,怕是即便最后真相揭露,天逸明白了他做这一切的缘由,他和天逸,也再回不到最初的亲密无间。
但他必须这么坚持下去,永远不能后退。他比天逸年长,终究会先离天逸而去,而没办法一直陪在天逸身边保护他。若天逸不能拥有足够强大的力量去保护他自己,他又要如何放心地下呢?
“天逸今天做了什么?”风刃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轻声开口问道。
一道黑影从房檐上翻了下来,恭谨地行了一礼之后方才开口回答,“回王爷,陛下在王爷走后,令向从灵进来为他包扎伤口。然后便去找了易姑娘,并且碰巧遇到了正在和易姑娘说话的飞霜郡主。之后,陛下开口把飞霜郡主气跑了,现在正在陪易姑娘用早膳。”
“薛襟是怎么做事的,连个伤口都包扎不好!”早上天逸稍稍蹙起的眉头终于有了答案,风刃怒极反笑,一想到天逸身上的箭伤崩裂了,他整个人都坐立不安起来,几乎想要立即去祁阳宫查看天逸身上的伤势。“把他这个月俸禄减半!”
但他终于还是按捺住了内心地冲动,仍稳稳的坐在椅子上,只眉头紧紧的蹙了起来,“他的伤口怎么样,严重吗?血流得多不多?”
“回王爷,并不严重。”暗卫声音死板地回答,“血流的并不多。”
“不行,”显然暗卫的回答并不能让他完全放下心来,风刃想了想,“告诉薛襟,让他多做些补血养气的药给陛下送过去。要是有什么不够,尽可从本王私库之中取。”
“是,王爷。”早就已经习惯于风刃在有关于风天逸的任何事情上的过度小心,暗卫见怪不怪地回答道。
终于暂时放下心来,风刃这才想起了天逸身边那个总是让天逸百般忍让的人族少女,心下突然起了一股无名之火,他剑眉微挑,“易茯苓的资料呢?还没查到吗?”
“回王爷,只查到了一部分。”暗卫低声回答,“我们只查到了易茯苓和易千机出现在之后的事情,而在这之前,他们究竟从何而来,是什么身份,却并没有查到。”
“继续查。”风刃冷冷的扫了跪在地上的暗卫一眼,我要知道全部资料。“
”是,王爷。“暗卫回答后,再一次地消失在宫殿里的阴影之中。
“天逸…”风刃轻叹了一声,眼神忧郁,你的心里,究竟是怎样看待易茯苓的呢?若仅仅只是普通朋友的话,你又为何要为她付出如此之多呢?

偷窥狂皇叔上线(叹气):天逸,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
我才反应过来,昨天愚人节,居然忘了恶搞一下
不如我们来做个游戏,截止明天早上十点,这一章的评论超过五十,我明天就双更
猜猜我说的真的假的😸😸😸

评论(20)
热度(59)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