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逸】 离人归不归 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三章

    易茯苓并没有留在祁阳宫门口,因为一看到月云奇与雨瞳木,她就会忍不住想起死在她眼前的杜若飞;但同样的,她也并没有离开祁阳宫很远。毕竟她初来乍到,贸然在整个宫中闲逛显然是很不明智的。

    来来往往的羽族众人落到她身上的视线实在是令她坐立难安。她忍不住低下头扫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浅粉色的长裙除了多了些许的褶皱以外,与往日并无不同。她伸手一一抚平,却仍能感觉到那些刺目的眼光。就好像她是一只混进了老虎之中的小猫一样,虽然事实确实就是这样的,在一众羽族之中,毫无疑问的,她就是那个异类。

    “你就是陛下带回来的那个人族姑娘吗?”有些无聊地逛了许久,易茯苓估摸着风天逸身上的伤已经处理好了,便迈着步子向着祁阳宫走去。然而,一声清亮的女声却让她停了下来。

    真稀奇,居然也会有羽人跟她说话。她这么想着,饶有兴致地转过身来,笑眯眯地回答道,“如果你是指风天逸带回来的那个人。恐怕就是我了!”进入她视野之中的少女让她忍不住惊艳了一瞬,不同于风天逸那般霸道而又热烈的如同熊熊燃烧着的火焰一般夺人心魄的艳丽,眼前的少女五官格外精致柔和,她微微笑着,仿若夏日里一缕徐徐拂过的凉风,又或者是一汪清澈见底的溪水,美的没有任何侵略性 

    注意到她的视线,眼前的少女略略有些局促地红了脸,“我是小雪,是祁阳宫中新来的侍女。”

    “我是易茯苓。”易茯苓的脸上依旧挂着笑容。她虽然被爹爹养得过于天真了一些,却也并没有那么傻。自然知晓,眼前的少女恐怕并不是侍女的身份。不然的话,那些自从她们开始说话就渐渐收敛的视线是怎么一回事?更何况,摄政王刚刚以玩忽职守的罪名惩罚了一群侍从,怎么敢有侍从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再犯?暗暗提高了警惕,她有些困惑地皱起眉头,“你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我就是想知道,你和陛下究竟是什么关系?”小雪眨了眨眼睛,有些好奇的开口,“陛下从来不曾带回别人回南羽都,更何况你不过是区区一个人族了!”她这么说着,浅蓝色的眸中闪过一抹阴郁,“你对他来说,恐怕很特殊吧!”她柔和的语气之中难掩妒意。

    易茯苓看着小雪说起风天逸之时眼中无比璀璨的光华与她生起淡淡红晕的美丽面颊,突然就明白她来找自己的真正目的了。

    这世间最难遮掩的无非两样--一种是爱,另一种是恨。只因它们实在都是太过于强烈的感情,你永远都无法遮掩地了。

    当你爱上一个人的时候,就算你是这世上最高明的谎言家,就算你拼尽全力想要去遮掩,可那些如同藤蔓一样肆意生长占据你心脏全部空间的浓烈感情,还是会从你的眼角眉梢之中,从你的每一个动作,每一句言语之中不经意地流泻出来,你永远都遮掩不住。

    同样的,当你恨上一个人的时候,那份浓烈的恨意,也是你遮掩不了的。

    易茯苓能够感觉得到,风天逸并不爱她;但同样的,她却知道,风天逸心中并不是没有所爱之人。就算风天逸拼命遮掩,假装风流,可初见之时那个逐渐靠近却最终停止的吻;可每次她提起庭君哥哥之时风天逸专注的凝视;可他偶尔不自觉流露出来的悲伤与孤寂,却是骗不了她的。

    可是,风天逸那么优秀出色,又身份尊贵;便是相貌也是万里挑一,星辰阁里就算是与他对立的人族之中也有数人心慕于他。在这个世界上,又有谁能够狠下心来拒绝他呢?而同样的,又有谁会是他求而不得的呢?

    蓦地,易茯苓想起了劫法场之后的那个漆黑而又冰冷的大雪之夜,风天逸所受之伤实在是太过严重,以至于连意识都有些混沌了。

    她紧紧地拥抱着他,试图温暖他愈发寒凉的身体,却收效甚微。渐渐地,他连呼吸也渐渐慢了下来。

    “风天逸,你别睡!”易茯苓摇了摇风天逸的肩膀,满心焦躁地喊道,“你陪我说说话好不好?”

    “丫头,”她等了许久,风天逸方才缓缓开口,低低的声音被狂猛的风雪撕碎,几乎让人难以听清,“放下我吧,我快要死了。”他语气平静淡漠,仿佛即将迎来的不是死亡,而是新生一样。

    “怎么可能?你可是风天逸啊,你可是那个骄傲的羽皇啊!你怎么能那么轻易就放弃呢?”易茯苓的眼眶红了起来,再开口时她的语气里已然掺杂了一丝不甚明显的哭腔,“我要你活着,活下来!”

    “放下我吧,丫头。”他的声音越发低了,“放下我,你一个人离开,或许你还能活下来。”

    “我不许你那么说,”再抑制不住心中的悲伤,易茯苓的泪水夺眶而出,“是因为我你才到了这一步,要走一起走,要死我们也一起死!我不会丢下你的!”

    “丫头,你真傻。”风天逸的声音里仿佛带了一丝笑意,但他的声音实在太低,让易茯苓无法确定那丝笑意是真的存在,还是仅仅只是她的臆想。北风夹杂着鹅毛一般的雪花呼啸而来,她等了许久,方才听到风天逸低低的呢喃,“皇叔…皇叔…”而在那之后,风天逸像是从他所呼唤的那个人那里得到了力量一样,再次在她的搀扶之下站了起来,逃脱了死神所设下的陷阱。

    怎么可能?易茯苓从回忆之中惊醒过来,为自己的想法而感到震惊,怎么可能是那个人呢?

    她想起今天早上祁阳宫中叔侄二人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便是下一刻他们拔剑相向恐怕她也不会感觉到意外。

    所以,不是爱,而是恨吗?的确,除了爱可以支撑一个人以外,浓烈的恨意也足以另一个人挣扎着顽强地活下来。所以,她果然是想太多了吗?

    然而易茯苓并没有认识到,如果没有同样浓烈的爱意存在,那么如此炽热的恨意,却又是从何而来呢?

    

用手机发文内容为什么不能加粗QAQ

怎么感觉看的人愈来愈少了,你们不爱我了吗😂😂😂

评论(19)
热度(72)
  1. 卷卷黄万俟影冰 转载了此文字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