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主刀剑乱舞】 那个神秘的审神者(30,31)

第三十章
“主上!”压切长谷部终于再也无法忍耐,开口打断了1043未竟的话语,他紫色的瞳眸之中满满的都是伤痛,似乎随时都会落下泪来,“您要抛下我们了吗?”他沮丧地垂下头来,像只做错了事情的小狗一样可怜兮兮地开口,“我们有哪里做得不好吗?只要您说,我们都会改进的。”

“呀嘞呀嘞,”三日月那双仿佛藏着一弯新月一般魅惑的瞳眸一瞬不瞬地凝在审神者身上,他刻意放柔了嗓音,容颜之盛甚至让原本专注于公务的1043也看忍不住直了眼睛,“审神者大人,我们......不好吗?”

“审神者大人,”莺丸端着茶碗的手僵硬在了半空之中,“您不愿意......与我一起喝茶了吗?”

太郎太刀默不作声地垂下眼睫,眼尾那抹格外艳丽的绯红之色似乎也暗淡了下来,“审神者大人,留下来,留在这座本丸,可以吗?”

其他几位刀剑付丧神们虽然没有开口,但视线却都不约而同地凝在了审神者身上。被一众容颜俊美的青年注视着,怕是换做任何一个心智不坚之人,此时此刻怕都已经迷迷糊糊地将他们的请求答应下来了。

然而,再一次成为视线焦点的审神者仿佛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些,甚至没有向他们的方向看上一眼,他一手托腮,眼神落在阳光下银光闪闪的蛟龙身上,沉吟了一会儿,方才眉尖微蹙,缓缓开口,“我拒绝。”

“唉?”听到审神者的回答,1043明显愣了一下,旋即有些焦灼地开口劝道,“殿下,您真的不再考虑一下了吗?”他开始喋喋不休地说起新本丸的好处来,“如果您去了那座本丸,所有的付丧神们都会尊您为主,他们会服从您的命令,爱戴您,只要您想,他们会愿意为您付出一切。无论是出阵,远征还是演练,他们都绝对不会有半分懈怠......”

“演练?”审神者疑惑地开口问道,但赶在1043开口为他解释之前,他已经很快反应了过来,“原来是这样啊!”旋即,他转首看向三日月,语气依旧是淡淡地,让人丝毫听不出喜怒来,“既然不会受伤便能提升实力,为什么不安排演练呢?”

三日月难得的收敛了脸上的笑意,一双艳丽的瞳眸却仍紧紧地凝在审神者身上,“因为审神者大人并没有安排这一项任务啊!”他又“哈哈哈”地笑了几声,“没有审神者地引导,我们是无法进入演练场的啊!”

像是接受了三日月地解释,审神者微微颔首,并不准备在这个话题上继续纠缠下去——归根结底,这毕竟算不上什么重要的事情。

“殿下,您真的不再考虑一下了吗?”1043犹不死心,顶着刀剑们似乎想要将他戳上几个洞的锐利视线再一次追问道。“您在新本丸生活得话,会过得很开心的......”

“不必了。”审神者摇了摇头,他的神色是一如既往的平静与漠然,精致俊美的五官恍若白雪雕琢而成,完美却未有一丝一毫的人气,实在是显得过于冷清了一些——仿佛这世间没有任何人或物能够令他动摇。

1043未说完的话语戛然而止,面对眼前这般态度强硬而又冰冷如霜的审神者,他深深地低下头去,姿态温驯而柔软,“听从您的命令,殿下。”

“告诉他们,这是最后一次。”审神者沉默了一会儿,终于再次开口,他的声音格外平静,恍若无波无澜的水面,但其内蕴含的强硬态度却是1043绝对不能,也不敢忽视的。他的头埋得更低了,“我会转告他们的,殿下。”

“还不离开吗?”看着1043的身影渐渐远去,审神者收回视线,波澜不惊地问道。早在1043进入本丸却迟迟未至,三日月他们陆陆续续地来到他身边的时候,他就已经明了了这些刀剑付丧神们的意图——既是监视也是忧虑。明了时之政府工作人员前来本丸的意图,以便在异变突发之时做好万全的准备。毕竟,他们曾经是暗堕弑主的本丸,刀剑付丧神们知晓,即便新任的审神者顺利地活了下来,时之政府也绝对不可能轻易地放下心来。与此同时,他们也在忧虑,新任的审神者会不会在政府的工作人员面前抱怨些什么——哪怕这个可能性实在是微乎其微,但是,被审神者伤害过的刀剑付丧神们,实在不愿意再次交付完全的信任。

这些,审神者都看在眼里,却懒得说破。有什么必要呢?归根结底,从一开始,他们就是各取所需,相互利用的关系。审神者需要本丸充沛的灵力环境,来供养哮天犬的成长;而刀剑付丧神们,则需要审神者的灵力,来恢复暗堕的同僚们,以及为受伤的刀剑们手入。

即便是在审神者走出过往,不再会拒绝他们的现在,他们之间的关系也并没有得到太大的进展。毕竟,不拒绝实在是一个模棱两可的词语,它既可以代表接受,也可以代表不接受,而现在的阶段,显而易见地,审神者只是不再拒绝他们地靠近,却并没有真正地接纳他们。

因为并没有接纳他们,所以对于他们地观望,怀疑,甚至于隐晦的恶意,审神者都不曾有过丝毫的在意。他向来便是这样的人——对于不曾走进他心中的人或物,始终保持平静地近乎漠然的态度,有人说他冷冰冰的,也有人说他不近人情,甚至还有人嘲弄他心思诡谲,绝不是易于相处之人......而他全不在乎。

在这世上,能被他真正放在心上的人,也不过仅有寥寥几个——但无一例外的,只要他们想要,便是他的项上人头,他亦会毫不迟疑地双手奉上。

像他这般坚定强大的人,几乎是不会受伤的。但如果他真的受伤了,那么不用怀疑,他所受到的全部伤害,都只会来自于他至亲至爱之人。而眼前的这些刀剑付丧神们,显然不在其中......

第三十一章
“审神者大人,您为什么不答应政府人员的要求呢?”莺丸轻轻啜饮了一口茶水,开口问道,“拥有一座完全属于自己的本丸,难道不好么?”他睫羽低垂,半遮住瞳眸中浓重的阴翳与不甘,语气却依旧轻柔无比,“不会有人厌恶你;不会有人心怀敌意;不会有人戒备你......这些,难道不好吗?”

“我一开始,想来的就是这座本丸。”再一次被问到这个问题,审神者忍不住微微蹙起眉头,扫了一眼坐在身侧笑容晏晏的三日月,他本以为,三日月会把他的话转达给他们的,却原来,并没有吗?但这也与他无甚关系,仅仅只是这样思考了一秒,审神者便已倦怠地选择了放弃。恐怕,他永远都不会了解这些刀剑付丧神们曲折迂回的心思——并不是他想不到,而是他懒得在这方面上花费心思。

“为什么呢?”压切长谷部缓缓开口,“我们有什么,值得您特殊关照呢?”他叹了一口气,“您该有更多更好的选择吧?”他明明......并不是想说这些的,他明明......是对审神者大人地选择极为开心的。可是,为什么呢?一开口,他却选择说出了这样的话呢?明明,他一点都不想让审神者离开这座本丸,仅仅只是想到了这个可能性,心中的嫉妒与愤怒便像是熊熊燃烧着的烈火一样猛烈升腾起来,将他完全吞噬。可是,他却还是这样说了,用着这般嫉妒愤恨的口吻......

“并没有。”审神者摇了摇头,“是三尖两刃刀选择了你们。”这的确是实话,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他仅仅只是并不想留下任何羁绊,又刚好,哮天犬的成长需要一个灵力极为充裕的环境。坦白地说,选择时之政府辖下的任何一座黑暗本丸,对于审神者而言都是无所谓的事情——毕竟,无论他选择哪座本丸,他都未曾想过要与其中的刀剑付丧神们处好关系。井水不犯河水,是他一开始便已经做好的打算。

在这种情况下,当蛟龙提出要替他选择的时候,审神者自然毫不犹豫地答应了——既然哪一座黑暗本丸对他而言都无所谓,那为什么不选择蛟龙更喜欢的一座本丸呢?反正,那也不过是他们接下来一百年的暂居之地而已。只要蛟龙喜欢,他又何必在意那么多呢?

然而,他唯一没想到的,却是蛟龙选择本丸的方法——掷骰子什么的,虽然的确简洁高效,不失为一个好方法。但是,这种事情,真的不太方便告诉问话的刀剑付丧神们啊!这绝对是一戳就爆啊!他一点也不想看到三尖两刃刀被刀剑付丧神们围攻,哪怕,他很清楚,他们根本打不过他也一样。更何况,这种事情,他也确实没办法说出口。

    三日月眨了眨眼睛,他并不是觉得审神者没有说实话,存在于世长达数千年之久,他还是有自信自己能够辨别别人话语真假的。他只是敏锐地察觉到,审神者隐瞒了一些什么......但是,那些究竟是什么呢?

虽然好奇,但他并没有贸然地开口询问。以他们现在与审神者太过脆弱的关系而言,有些事情,既然审神者并不愿意开口,那么他们还是不要有太多的好奇心比较好。他这样想着,轻笑了几声,“能够被他所选中,我们还真是幸运啊!”

审神者沉默了一会儿,终于再次开口,“或许吧!”希望他们在知道这次选择的真相之时,还能保持眼前这般微笑的面孔......

“审神者大人,您会留下吗?”太郎太刀轻声开口问道,他金色的瞳眸之中似有暗影一掠而过,速度快得几乎让人以为那不过仅仅只是幻觉——然而审神者清楚,那并不是幻觉。有那么一刹那,他再次在太郎太刀身上感受到了暗堕的气息,虽然说那股气息极为微弱就是了!

即便并不想认他为主,却也不想放他离开本丸吗?为此甚至差点暗堕,刀剑付丧神们的内心,居然如此软弱吗?

全然不在意周围骤然炽热的视线,审神者这般漫无边际的想着,语气是一如往昔的平静淡漠,“我说过,我会在此停留一百年的时间。”

“那一百年之后呢?您会离开吗?”一期一振按捺不住内心的躁动,急切地开口问道,“还是会留下来?”

尽管并没有真正的与现任的审神者大人有过太多实际上地接触,但一期一振很清楚,现任的审神者大人虽然并不能算得上是个极为称职的审神者,却足够算得上是一个好人。他并不会对他们要求些什么,也懒得伤害他们。他已经受够了那些人类审神者们源源不断地伤害与贪婪,也受够了弟弟们悲伤痛苦的面容,他再也不想面对下一个未知的审神者了......

“自然是会选择离开。”审神者甚至没有一丝一毫的心虚之意,反而一脸的理所当然。从一开始,他就未曾生起过要一直留在这座本丸中的想法——难得卸下了肩上的重担,他没必要再像之前那样为难自己,将自己拘束于一座小小的本丸之中。

久久的沉默之后,压切长谷部的嘴唇剧烈地颤抖着,那双水晶一般澄澈的紫色瞳眸似乎也蒙上了一层朦胧的水光,“主上,为什么不愿意留下来呢?”

“从一开始,这里便不是属于我的归宿。”审神者不易察觉地挑了挑眉,低声说道,“这件事情,我在一开始便已经通知了你们。”

属于三日月“哈哈哈”的笑声打破了僵持的气氛,眼里仿佛含着一弯新月的俊美付丧神缓缓开口,“那么,一百年之后,您会带我们一起离开吗?”

审神者沉默了一会儿,在众位付丧神们近乎绝望地注视之下缓缓地摇了摇头,“不一定。”如果到时候,他们之间的羁绊足够深刻,而那位付丧神也愿意随他一同离开,便是带他们离开亦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但如果......

陷入沉思中的审神者并没有注意到周围付丧神们互相交换的眼色,以及他们骤然明亮的眼神......



刀子精们想要攻略审神者了,然而审神者是这么好攻略的吗?他可是曾经设下骗局,引得王母都上当的天神啊哈哈哈,道阻且艰,希望他们继续努力

评论(10)
热度(112)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