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主刀剑乱舞】 那个神秘的审神者 (27)

   
  第二十七章
    蜿蜒曲折的回廊之上,审神者一改往日闲适缓慢的步伐,难得的脚步匆匆。而他身后,浅蓝的袍尾如同波浪一般翻滚涌动着。
   
    “情况怎么样了?”审神者眉尖紧蹙,淡淡地扫了一眼前方的药研藤四郎,漆黑的瞳眸深不见底。
   
    “很不妙。”药研藤四郎咬了咬唇,满心忧虑地开口,“除去退被大家保护得很好,仅仅只是受了中伤而已。其他人,包括队长江雪殿,都是重伤状态。”

    “手入池开了吗?”
   
    “已经开了。但是,前任审神者们并未拓建手入池,本丸之中现在也不过仅仅只有两个手入池而已……”药研藤四郎顿了一顿,方才继续说道,“我们现在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江雪殿他们的伤势很严重……”
   
    “我知道了。”审神者不再多言,只默不作声地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走到手入室附近时,手入室的门口已经挤挤挨挨地站了不少的刀剑付丧神们。审神者眉头蹙得愈发紧了,他并没有站在原地等待像药研藤四郎让他们慢慢散开,而是选择用灵力推开了挡在前面的付丧神们,径直走进了手入室之中。

    “吃。”漠然地扫了一眼正泡在池中的江雪左文字以及次郎太刀,审神者随手从袖中掏出昨日暂且放置在空间中的樱花饼,扔给了伤势稍轻一些的烛台切光忠,五虎退以及一期一振,审神者言简意赅地说道。
   
    “刀给我。”旋即,审神者迈出脚步,来到了一身雪白华服已尽数被鲜血沾染,看上去受伤最重的鹤丸国永面前,伸出了自己的手。

    “呀嘞呀嘞,这可真是……”金瞳的青年怔了一下,旋即微笑着摇了摇头,“我的伤不碍事的,你可以先给他们疗伤。”
   
    审神者挑了挑眉,再无任何耐心继续与他交谈下去,而是俯下身来以重伤的鹤丸根本反应不过来的迅疾速度夺过了他的本体。白光一闪,刀刃上参差不齐的裂纹与伤痕已然恢复如初。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呢!”怔怔地接过审神者抛掷回来的本体,鹤丸红着一张脸,眼神却胶着在离开的审神者身上,不曾离开片刻。
   
    如法炮制地治愈了烛台切,审神者迈开脚步,来到了五虎退与一期一振身前,“本体给我。”
   
    白色卷发的少年脸色惨白,怯生生地抬眸看了审神者一眼,旋即如避蛇蝎一般迅疾地躲到了水蓝色短发的青年身后,“小退……小退很有用的,审神者大人不要折断我……呜呜。”
   
    随着他的苦苦哀求,水蓝色短发,蜜色眼瞳的青年已然身体紧绷,修长的五指搭在了腰间的刀鞘之上。
   
    看着他们二人警戒的姿态,审神者有些不悦地揉了揉眉心——知晓这大抵是来源于前任审神者们所带来的心理阴影,他几不可闻地叹息了一声,“我不会折断你。”他看向一期一振,“你重伤了,需要疗伤。”
   
    一期一振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弯下腰来,安抚地揉了揉五虎退柔软的短发,“退,没事的,哥哥在呢!我会保护你的……”
   
    审神者面色沉凝,一言不发地站在原地,仿佛根本没有听到一期一振隐含威胁的话语——是在什么时候,他曾经见过类似的画面呢?
   
    哦,对了。那是玉帝命令天兵天将带回私自下凡并与凡人相恋的母亲的那一天。他的大哥,已然遍体鳞伤,血流不止,却仍拖着沉重的身体倔强地挡在他身前,“没事的,没事的,哥哥在呢!哥哥会保护你的!”

    而在最后,他也确实保护了他。若非有哥哥挡在他与妹妹身前拖延时间,他和三妹也不可能那般顺利地等到了别人地帮助,得以逃脱生天。
   
    只可惜,如今……
   
    审神者收回了发散的思绪,伸手接过了一期一振递过来的短刀,将其上的裂纹与伤痕尽数修复完毕,方才再次开口,“你的刀。”

    “究竟是怎么回事?”审神者眉尖微蹙,一边修复着“一期一振”,一边有些奇怪地开口问道,“这一次,你们怎么会受这么重的伤?”难不成,是他们安排的出阵人选有问题吗?可是,过往的时候,从来没有发生过像今天这样的事情啊?

    一期一振沉默了一会儿,方才缓缓开口,“并不是出阵安排的问题,我们这一次出阵的时候,遭遇了检非违使地攻击。”

    “检非违使?”审神者这般重复了一遍,心中已自然而然地得到了答案。不归属于时之政府,也不归属于溯行军,而是独立的,会同时攻击不该出现在某一时代的溯行军与刀剑付丧神们的另一方。战场之中出现的检非违使的等级,一般会与刀剑付丧神们当中最高等级的人相同。与此同时,他们也是……

    他有些烦恼地揉了揉眉心,“是我疏忽了。我会做些防护的符纸,下次出阵时不要忘记带上。”
   
    “哈哈哈,审神者大人竟然还会画保护的符文吗?”熟悉的笑声响起,审神者刚想转过身来,却发现腿上的重量有些不太对劲。他低下头,正看到几只精灵可爱的小老虎趴在他的脚上,有的甚至还在试图沿着他的小腿向上攀爬。审神者扫了五虎退一眼,果不其然,胆子极小的付丧神已然泪盈于眶,小心翼翼地自一期一振身后探出身来,试图抱回那些喜爱玩闹的小老虎们。
   
    审神者犹豫了一下,终于弯下腰来将围在他身边的小老虎们尽数抱了起来,一股脑地塞进了满心警惕的一期一振怀里。旋即俐落地转过身来,“虽然已经许久不曾动过笔了,但我想,效果应该不会太差才对。”
   
    “是吗?审神者大人还真是多才多艺啊!”意味不明地这样说着,三日月瞥了一眼抱着老虎们呆立在原地的一期一振,“昨日的樱花饼还真是美味啊!”
   
    “是吗?”审神者这样说着,率先向着手入室的门口走去,“你们喜欢就好。”竟然还真的有人会吃啊?只是不知道,他们究竟喜欢的是樱花饼的味道,还是它所蕴含的灵力了——然而,这些于他,似乎也无甚关系。

    审神者这样想着,拉开手入室的木门,毫不理会刀剑付丧神们望过来的各式各样的视线,径直离开了这里。

评论(13)
热度(149)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