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主刀剑乱舞】 那个神秘的审神者 (25)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第二十五章   
    “被毫不留情地拒绝了呢!”沉默了许久许久,莺丸方才端起桌上已然冷却的茶杯,轻抿了一口苦涩的茶水,几不可闻地叹息了一声。
   
“也不知道,”鹤丸国永金色的瞳眸中闪过一抹晦涩,“他听到了多少......”

“不管主上究竟听到了多少,你们以为,那只蛟龙......难道不会将一切都告知给主上吗?”压切长谷部垂下眼睫,低声说道,他水晶一般艳丽的紫色瞳眸中倏地闪过一抹痛楚,“而一旦主上知道了这些……”

“是啊是啊!我们究竟该怎么办?”狮子王有些烦恼地抓了抓头上灿金的长发,“好不容易,主上对我们的态度才好了一些……”

“我不想审神者大人又变得和以前一样!”今剑用力搂紧了薙刀岩融坚实的臂膀,“我不要……”

“或许,情况并不会像你们想象当中的那么严重,”太郎太刀沉吟了一会儿,开口说道,“审神者大人应该早就看穿了我们心底的不平,愤懑,怀疑与戒备。”他金色的瞳眸宛若湖水一般平和安详,“现今,他也只不过是再次确认了这一点而已。”

“哈哈哈”的笑了几声,风姿俊逸的男子举袖半遮住口鼻,“审神者大人,可是十分聪明睿智的人啊!”

“是呢!”莺丸轻声附和道,“他所知道的,可比我们想象中要多得多啊!”

以审神者大人的睿智与武力,想要真正收复他们这些付丧神们,无疑是件太过于轻而易举的事情。只不过,莺丸缓缓地垂下眼睫,审神者却全然懒得理会他们,只是将他们当作陌生人来对待。冷眼旁观着他们的所作所为,却并不愿意接纳他们,而是选择彼此井水不犯河水。

一想到这一点,还真是让人……不甘心啊!

不过,在眼下这般艰险的境况下,审神者曾经对于他们地拒绝与漠视,反倒成了最好的助力。

因为过往对他们地了解,审神者自然是清楚他们对于他的排斥与警惕的——只不过,过往之时他并不在乎罢了。

今日的事情,固然会让审神者对他们的印象变差,但有着过往地铺垫,变差的程度绝不会像他们想象之中的那么严重。

更遑论,凭借他们这些时日地相处,莺丸知晓,审神者并非小肚鸡肠之人,反而意外的平和宽容。这件事情,估计并不会被他真正地放在心上。

如果审神者因此远离了他们,那只能说明,他并不如他们料想中的那般出色,想要靠近,还是需要再多加斟酌才行。

能借此机会再一次试探审神者的为人,何乐而不为呢?

况且,他微笑起来,经过了这么久的时间,审神者大人紧闭的心扉,似乎终于松动了一些……

而只要他的心扉不再紧闭,那么,能真正进入他心底的时间,又还会太远吗?

他可是对他同僚们的能力,很有信心呢!

再次啜饮了一口翠绿的茶汤,莺丸与三日月,太郎太刀对视一眼,默契地点了点头。

“似如今这样,不也很好吗?”粉色长发的男子轻柔地开口,“井水不犯河水,对我们都好。”他歪了歪头,刘海之下半露出的异色眼瞳阴郁而又冰冷,“你们还没在前任审神者那里吃够苦头吗?”

“可是,这一任的审神者大人……是不同的。”压切长谷部扫了一眼周围的同僚们,期望得到别人地赞同。可意料之外的,他们尽皆保持了沉默。

“恕我无法认同宗三殿所说的话。”低沉优雅的男声倏地响起,众位付丧神们抬眸,正看到端着餐盘的烛台切缓缓走来,“囿于过往所经受的痛苦与折磨,便再也不肯敞开心扉,甚至因此迁怒于无辜的审神者大人,这不是太过于愚蠢了吗?”

“烛台切?”压切长谷部有些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全然没想到最先附和他的竟然会是他。

烛台切冲着他微微颔首,将手中的餐盘放在了木桌之上,方才正色说道,“这些时日地相处,除去正事之外,我们虽然与审神者大人并未有过多地往来,但我想,大家也都看得出来,审神者并不是什么坏人。相反,他极为宽容大度,对待我们的时候,也并不仅仅只是将我们当作可以丢弃的武器,或者消耗品,而是真真正正平等地与我们相处。”他微微蹙起眉头,继续说道,“我们难道要一直沉溺于过往的阴影之中,而不敢再迈出一步吗?”

“但有些事情,不得不防。”宗三左文字再度开口,“毕竟,人心诡谲,又有谁知道,这些时日地相处,审神者大人所表现出来的,不是一种完美的伪装呢?”他这样说着,阴郁地笑了一下,“如果那样的话,我们难道要再一次品尝过往之中那般痛苦的经历吗?”他顿了一下,异色双瞳逐一扫过在场的付丧神们,“再没人比我们更为了解人心的黑暗了,不是吗?”

“哥哥……”小夜左文字握紧了宗三左文字宽大的手掌,有些担忧地唤了一声。

宗三左文字伸手抚了抚小夜左文字凌乱的蓝发,“我没事。”

仿佛完全感受不到骤然之间凝滞的氛围,三日月“哈哈哈”地笑了几声,“我倒觉得,这件事情没有这么严重。”他眸中暗藏着的那弯新月格外明亮,“毕竟,就像是蛟龙所说的那样,我们之于审神者而言,都不过是微不足道的蝼蚁而已。他若是真想让我们不好过,实在是件太过于简单的事情,又何必绕这么大的圈子呢?”

“的确,审神者大人,可是让我们只能仰望的强者啊!”太郎太刀眨了眨眼睛,开口附和道。

“他大抵是不屑于在我们面前伪装的。”莺丸微笑着说道。“毕竟,我们相比于他而言,实在是太过于渺小了啊!”

“樱花饼都已经送上来了,大家,”三日月懒懒开口,“不尝一尝吗?”

狮子王大笑出声,“我要来一块!这可是审神者大人亲自做的啊!”

“我也要!”今剑高举起右手,“绝对不会错过的!”

“我也是!”

“咔咔咔咔,也给我来一块吧!”

“……”

“……”

原本僵滞的气氛再一次恢复了往日的热烈,仿佛刚刚剑拔弩张的对话从未发生过一样。

但是,他们全都清楚,有些事情,虽然不说,但它存在过的痕迹,永远无法遮掩。

评论(9)
热度(138)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