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主刀剑乱舞】 那个神秘的审神者 (24)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第二十四章
“哦呀,你们这些刀剑付丧神们,还真是可笑啊!”蛟龙突然之间兴致索然,他敛去了颊上的笑意,面无表情地开口,“一边享受着来自于主人地宽容与帮助,想要占据主人心中更多的位置;一边却又不愿意交付自己的真心,对主人地每一个举动都满心警惕戒备……虽然说,主人并不会因此感觉伤心,但是,我却是不太高兴了呢!”金色的瞳眸宛若熔金一般绚烂,却又满满的都是冰冷,他站起身来,竟是丝毫再无继续交谈下去的意思——想要让主人在这些刀剑付丧神们地陪伴之下,再次感受到快乐与温暖,而不再是一直一直的孤独,还真是个荒谬至极的想法呢!

身为本该忠诚无二的刀剑,在化为人形之后,居然会因为过往悲伤的回忆,而拒绝对主人效忠,甚至刀刃相对——这样的刀剑,又怎么能够信任呢?

身为主人亲密无间的家人,他宁愿看着主人像过往那样继续孤独下去,也再不愿意看到主人被人伤害,背叛——有些伤害,仅仅只有一次,便已足够。

试图将信任托付给这些刀剑付丧神们的他,实在是太过于愚蠢呢!

“不愧是刀剑的化身啊!”意味不明地这样说道,蛟龙转过身去,迈开了脚步——他已经再也没有留在此地的理由了。

不知道,哮天犬什么时候才会回到主人身边呢?

“且慢!”三日月倏地站起身来,难得失态地拦下了蛟龙的步伐——他总有种莫名的直觉,一旦这次蛟龙离开,他们恐怕再也不会被审神者大人所接纳。“我们并不是这个意思!”

他并不明白这样的直觉究竟是因何而起,但不管怎样,这一任审神者地所作所为确实是完美得无可挑剔,他们会通过各种行为来试探审神者的真正性格,更全面地了解审神者,也不过是囿于黑暗的过去,害怕再次受到伤害罢了。

但其实,究其本心来说,他们确实是极为喜爱这位审神者,甚至想要留下他的。不然的话,他们大可以依照审神者的要求,井水不犯河水,平静冷漠地渡过这一百年的时间。那些试探,那些礼物,甚至于交谈,又还有什么存在的必要呢?

“哦,那你们是什么意思呢?”金色瞳眸之中满满的都是嘲讽,蛟龙停下脚步,直直的望进三日月含着一弯新月的瞳眸。

三日月张了张嘴,试图说些什么。可一向灵活聪慧的大脑,此时此刻却像是浆糊一样,根本无法转动一下。

“说不出来吗?”蛟龙俏皮地歪了歪头,语气愈发冰冷讥嘲,“那我可以离开了吗?”

“不是这样的!”出乎意料的,一直保持沉默地压切长谷部率先开口了,“我们喜欢审神者,想要他留下来,一直一直陪伴在我们身边……可是,我们有些害怕……”

“害怕审神者会变得和你们原先的审神者们一个样?”蛟龙心中的怒火并没有因为压切长谷部的话语而熄灭,相反,它燃烧得愈发旺盛了。他的眼神逐一扫过在场的众位刀剑付丧神们,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开口说道,“你们呢?难不成你们也都是这样想的?”

他望着付丧神们不约而同低下的头颅,突然沉沉地叹了一口气。他还在期待什么呢?

在他看来,主人自然是这世上最好的一个人,他温柔,高贵,强大,善良……这世上所有美好的词语都可以用来形容他。

这样的主人,值得被所有人温柔以待,而非被怀疑或者恶意地揣摩。

他早该明白,刀剑付丧神们就算有了人形,本质上却终究还是刀剑——他们永远都不懂得人心。

人心易变,这确实是无可争议地事实。但与此同时,却也有人能够自始至终,初心不改。而他的主人,无疑就是这样的人。

他是想过,利用刀剑付丧神们来搏取主人更多的宠爱。但或许,他一开始,就不该生起这样的想法……

“怎么了?”男子清朗的声音倏地响起,刀剑付丧神们急急回头,审神者正站在不远处的走廊之中,宛若霜雪精雕细琢一般昳丽完美的面容之上,平静的不带丝毫感情。黑曜石一般漆黑的瞳眸像是深不见底的深渊,隐藏着太过幽深复杂的思绪。剑眉轻蹙,子夜一般漆黑的鬓发垂落下来,愈发衬得他肌肤洁白,宛若玉石雕琢而成。

他在那里站了多久?又听到了多少?在场的付丧神们心中一凛,莫名地慌乱起来。
   
    剑拔弩张的紧张氛围倏地散去,银发金瞳的男子再度化身成了一只小巧可爱的蛟龙,轻飘飘地落在审神者肩头,鼓着两个小包的龙首撒娇似的在审神者面颊之上轻蹭了几下,审神者原本冰冷的面容便渐渐柔和了下来,他冲着他们微微颔首,再次开口,却是没有继续追问下去,而是换了一个话题,“多谢你们的礼物,我做了点心,姑且当作回礼,希望你们不要嫌弃。”

  “给他们回礼做什么?”蛟龙不屑地撇了撇嘴,全然不顾及审神者最初想要回礼,也是在他地挑唆之下。“他们又不会领情!”

敏锐地觉察到了蛟龙对于付丧神们迥然不同的态度,审神者亲昵地拍了一下蛟龙的脑袋,轻斥道,“调皮!”

“哈哈哈”地笑了几声,俊美无俦的付丧神已然恢复了往日闲适雍容的状态,“审神者大人亲手做的点心,我们当然不会嫌弃!”他瞟了一眼栗色短发的付丧神,“你说对不对,长谷部?”

被突然点到名字,压切长谷部骤然回过神来,“当然!能够品尝到主上亲自做的点心,实在是我们莫大的荣幸!”

审神者微微颔首,“烛台切不久之后会将点心送过来。”他说完,犹豫了一下,“我先离开了。”

“等一下,”三日月突然再次开口,“您不留下,与我们共同品尝一下点心吗?”

“不必了。”审神者眸色深沉,宛若笼罩着层层迷雾的暗夜,“你们自便即可。”他说完,在未等待三日月的回话,转身毫不犹豫地离开了这里。

评论(22)
热度(154)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