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主刀剑乱舞】 那个神秘的审神者 (23)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第二十三章

     众位刀剑付丧神们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地低下了头,蛟龙毫不客气地话语,再度揭开了他们一直以来不肯正视的事实——审神者实在是个实力过于强大的人,只要他想,他随时可以让整座本丸化为齑粉,便是连他们这些刀剑付丧神们,亦绝对没有一丝一毫可以幸免于难的可能

    

可是,实力这般强大的审神者大人,却对他们的存在,表现出了非同一般地宽容——他允许他们自己自由自在地安排出阵,远征等等地工作;会细致而有耐心地为受伤的他们手入;甚至会出手指导他们的武艺......正因为他实在是太过大度与宽容,才令他们感到愈发惶恐与畏惧——如果说,他们从过往的人生经历中学到了什么,那么毫无疑问的,这其中最重要的一条,便是这世上绝对不会有无缘无故的善意。

 

他们并不觉得,实力太过于低微的自己对于审神者而言,究竟还存有什么利用的价值与其步步沦陷,直到最后方才发现这一切都不过仅仅只是一场虚幻的镜花水月,倒不如一开始,便心存警惕戒备,用最大的恶意去揣摩审神者的一举一动,保持一段对于彼此而言都极为安全的距离。那样,即便最后信任再一次被辜负,他们再一次受到伤害,但所受到的伤害也终究有限,不会令他们陷入绝望的,没有一丝光明的境地——这本是他们最初的打算。

 

可是,实在是无法忍受啊......

 

他们渴望靠近审神者,渴望陪伴在他身边,渴望被他所使用,就如同为了拥抱熊熊燃烧着的火焰,宁可粉身碎骨,连一丝一毫的痕迹都在不会留存于这世上的飞蛾一样,审神者地存在,对于他们而言,实在是太过强劲的诱惑——即便他们曾经受过再大的痛苦与伤害,可他们还是无法抗拒来自于审神者地亲近。

 

然而,在想要靠近的同时,他们却又在惶恐,惶恐再一次陷入万劫不复之地——人心易变,有谁能够确定,今时今日对于他们无比宽容的审神者,会一直一直保持着现在的模样,永远都不会改变呢?

    

“你们实在是想的太多了,”似乎是看穿了他们的想法,蛟龙轻笑了一声,“主人他之所以会这样,不过是不在乎罢了。毕竟,这世上,有谁会特地去在意蝼蚁的想法呢?他这样说着,语气变得愈发冰冷而又讥讽,“他只是想这么做,便这么做了。至于后果,有什么可以在意的必要呢?

 

沉默,像是飓风一样,瞬间席卷了在场所有的刀剑付丧神们。

 

审神者并不知晓蛟龙所造成的尴尬境况,他眼睫低垂,修长手指间夹着的短刀宛若闪电一般迅疾地舞动,动作之快几乎可以让人看到无数虚幻的重影,很快地,他停下短刀,,放下手中的规整完美的面团,拿起另一块面团来。

 

烛台切几乎是满心惊叹地看着审神者的动作,他俯下身来,试图通过自己上佳的视力看清审神者究竟雕刻了什么图案,却最终只能无奈地选择放弃,“不知道,您雕刻的是......”

 

“你会知道的,不过不是现在。”审神者手中的动作并未停下,甚至未曾慢上半分,冰雪一般白皙的面颊之上,唇角却已微微弯了起来,露出一个浅淡却又格外真实的笑容。

 

“您看上去,动作很熟练的样子.”烛台切沉默了一会儿,终于再一次开口,试探性地问道,“可是......”

 

“你是想说,像我这样的人,为什么会做点心?”审神者倒是全然的不以为意,对于他而言,这并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秘密,“即便是曾经颠簸流离了许久,我依然并不擅于做饭,我也一直觉得,只要能够吃饱,便是吃得不好又有什么呢?可是,”他话锋陡转,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漆黑的瞳眸微微柔和起来,“我的妹妹,她一直锦衣玉食,几乎没怎么吃苦,也向来比较挑食。为了能够让她多用一些主食,我特地去学了几样她特别喜欢的点心。只要她好好用餐,我就会做些点心给她,来作为奖励。”

 

烛台切不知为何,心下突地一沉,像是有块大石头重重地压在了他的心脏之上一样,让他觉得胸口闷闷地,甚至有些难以呼吸。他张了张口,许久方才勉强挤出来一句话,“她真幸运啊!”

 

“不,或许并不是。”审神者轻轻叹息着摇了摇头,甚至连脸上稀薄的笑意也渐渐淡去,“或许我才是幸运的那个。”

 

烛台切有些复杂地凝视着明显有些神思不属的审神者一会儿,漆黑浓密的眼睫低垂下来,像是一把小小的羽扇,他想要说些什么,却又全然不知自己究竟能够说些什么——显而易见的,审神者的妹妹,与审神者大人之间,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而这件事情——无论它到底是什么,有没有终结,它已经成功地让审神者觉得痛苦,歉疚,甚至还产生了另外一些更为复杂而又消极的情绪。

 

可是,怎么会呢?即便是相处的时间并没有多久,烛台切却也已经清楚地认识到,审神者是一个多么宽容而又温柔的人。即便是对他们这些满心敌意的刀剑付丧神们,他亦表现出了极大的宽容与耐心。而仅仅只为了能够让妹妹多吃一些,审神者便学会了这么多点心的做法。可想而知,对于自己的妹妹,审神者该会是怎样的娇宠与溺爱?

 

可是,为什么呢?明明是这般宠爱的妹妹,审神者在提起她的时候,语气却是这般的复杂与悲伤,全无一丝一毫的欣喜之意呢?他们兄妹之间,又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烛台切忍不住好奇起来,可他明白,眼下的自己,并没有探寻审神者往事的资格。

 

并没有在意烛台切突如其来的沉默,审神者将做好的樱花饼挨个放入蒸笼之后,终于缓缓地松了一口气,“快好了呢!”

 

 

 

评论(9)
热度(152)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