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主刀剑乱舞】 那个神秘的审神者 (22)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第二十二章

    “审神者大人,您怎么会来这里?”刚刚刷洗好了午餐时所用的餐具,烛台切刚刚转过身来,便极为意外地见到了他以为绝对不会出现在这里的审神者。

    

    “我是来做樱花饼的。”审神者冲着烛台切微微颔首,开口说道,“你忙完了吗?”

    

    “您想吃樱花饼?”烛台切有些惊诧地瞪大了眼睛,“怎能劳烦您亲自动手,我来就可以了!”

    

    “不,不必了。”审神者摇了摇头,宛若神祇一般精致的面容上闪过一抹无奈之意,“回礼,还是应该自己动手比较好。”

    

    “回礼?”烛台切呆呆地重复了一遍,金色的瞳眸倏地亮了起来,但他犹自有些难以置信,毕竟审神者毫不客气拒绝他们的好意也不过是不久之前所发生的事情。他小心翼翼地开口,“您接受我们的礼物了?”

    

    “是的。”审神者微微颔首,“就如蛟龙所说,一味地活在过去的阴影之中,再不愿意接受别人地靠近,实在是件过于愚蠢的事情。”他几不可闻地叹息了一声,“我不该因为过往的记忆,毫不客气地拒绝你们地靠近。”

    

    烛台切一时之间有些失神,审神者口中的话语,让他不由自主地联想到了这座本丸的所有付丧神们。眼下,他们地所作所为,不正像是审神者所说的那样,因着过往黑暗的回忆,即便心怀憧憬,即便明白新任的审神者与过往的那些人并不相同,却因着害怕受到伤害,再不愿主动靠近吗?

    

    即便送出了礼物,可烛台切清楚,那些礼物,有的或许是出于真心,但更多的,却是试探与诱惑。

    

    他们渴望审神者敞开心扉,接受他们,爱护他们;自己却不愿意交付丝毫信任,心扉紧闭,满载警惕与戒备。只要稍稍一个不对劲,便会立即举起武器,将原本应该用于保护审神者的刀刃反过来刺向审神者

    

    这样,岂不是太过于可笑了一些吗?

    

    单方面地接受与付出,从来都不能长久——人的心,是会渐渐冷却,甚至比寒冰还要冻人的。

    

    一旦审神者摸清他们的意图,知晓他们隐藏在和善外表之下的污秽心思,以审神者大人的高傲与冷漠,他还会再第二次交付自己地信任吗?

    

    答案,不用想也知道。

    

    他有些苦涩地低笑了一声,熔金一般灿烂的瞳眸终于柔软了下来,“审神者大人,需要帮忙吗?”

    

    审神者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并不明白他突然高昂的心情究竟是因何而来,但他也无意打探——终究,现在他们之间的关系,也不过仅仅只是比陌生人要稍好一些罢了虽然说要放下过往的回忆,容忍他们地接近,但这并不代表,他必须放下身段来讨好他们。他抿了抿唇,“如果你愿意的话,当然可以。”

    

    “味道不错,”以几乎能够看见重影一般飞快的速度消灭盘中精致小巧的点心,蛟龙一脸餍足地叹了一口气,金色的瞳眸仿佛也褪去了昔时的冰冷与锐利,柔和了些许,“我真的好久没有吃过东西了......”

    

    “哈哈哈,”三日月轻笑了一声,仿佛含着一弯新月一般艳丽的瞳眸自空荡荡的餐盘之上一扫而过,“看来你真的饿了许久呢!”

    

    “是啊,主人一直在战斗,好久没有将我放出来了。”提及这件事,蛟龙不以为然地撇了撇嘴,“明明那些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可主人宁愿自己受伤,也不愿意真正出手,真是......”

    

    “哦,是吗?”三日月饶有兴致地挑了挑眉,“审神者大人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还不是因为......”蛟龙倏地住了口,鎏金一般灿烂的瞳眸冷如霜雪,“这些事情,只有主人可以告诉你们,我不能说。”他歪了歪头,“虽然说主人并不会因此怪罪于我,但是,我果然还是不愿意将这种事情告诉你们呢!”

    

    三日月“哈哈哈”地笑了几声,倒是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只是心中难免有些可惜,若是能够知道更多有关于审神者的消息就好了......

    

    “你们还有什么想问的吗?”蛟龙扫视了一眼在座的众位付丧神们,金瞳之中闪过一抹狡黠之意,“只要不是什么隐秘的事情,我都可以告诉你们哦!”

    

    “审神者大人的身份究竟是什么?”萤丸犹豫了一会儿,终于还是开口问道,“他拥有着如此长久的生命,又有着这般强大的力量,甚至于,他表现得像是身经百战一样,但是,他究竟是什么身份?”

    

    “我只能告诉你们,主人是神祇哦!”蛟龙眨了眨眼睛,“至于他的神职以及其他的事情什么的,和上面一样,都只能由他亲自来告诉你们哦!”

    

    “审神者大人为什么要接手本丸?”三日月开口问道,“对于他而言,自由自在地活着,不是更好么?”

    

    “你还对这个问题耿耿于怀啊!”蛟龙轻瞟了他一眼,“问了主人之后又来向我询问吗?不过,”他沉思了一会儿,“这也不是什么值得隐瞒的事情,或许你早就猜到了也不一定。”他微笑起来,“为了那只狗啊!”

    

    “什么意思?”加州清光追问道,“审神者接手本丸,与那只狗有什么关系?”

    

    “佛曰,不可说。”丝毫没有理会几位付丧神们变得愤怒的视线,蛟龙轻笑着开口说道,“你们想知道的话,可以去问主人啊!如果主人想说的话,他自然会告诉你们;如果他不想说,他也不会欺骗你们——这一点,三日月可以证明。”他这样说着,懒懒地看了三日月一眼,“不是吗?”

    

    “的确呢!”三日月点了点头,“审神者大人,并不愿意在说谎上花费太多心神。”但这并不代表,审神者不会隐瞒上一些什么。

    

    “审神者大人真的不会像前几位审神者们一样,伤害我们吗?”五虎退怯生生地开口问道。

    

    蛟龙突然大笑出声,甚至连眼泪几乎都要笑出来了,“这真是太好笑了!”他半捂住脸,金色的瞳眸中闪过一抹讥嘲之意,“伤害你们?如果审神者想要这么做的话,你以为,在你们第一天攻击他的时候,你们还能够活下来吗?”他笑了许久许久,方才终于放下手来,勉强止住了笑意,“你以为,他如果真的想要伤害你们的话,你们还能够好好地活到现在吗?你们以为,自己算什么啊?”

    



QAQ非常抱歉,我12月份要考研,虽然考上的可能性不大,但是我还是要试试,所以更新的时间会放慢一些,还请见谅

评论(27)
热度(165)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