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主刀剑乱舞】 那个神秘的审神者 (2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第二十一章

    “哦呀哦呀,你这是在失落与嫉妒吗?”盘踞在他肩上的蛟龙偏过头来,鎏金一般灿烂的瞳眸内却是截然不同于他戏谑话语地冰冷与漠然。

    

    “你想太多了。”全然不复在审神者面前所表现出得谦卑与恭敬,压切长谷部板着一张脸,无比冷淡地开口回答道,“我怎么可能……”

    

    “真的吗?”蛟龙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未竟的话语,歪头似天真懵懂地开口问道。他看着长谷部脸上倏然凝固的表情,懒洋洋地叹了一口气,“既然并非真心臣服,只是简单地试探而已,为什么又要失落与嫉妒呢?你们这些刀剑,还真是奇怪啊!”

    

    “你怎么知道我不是真心的?”长谷部蹙紧眉头,不悦地开口质问道。这一次交谈,固然存在着试探的心思,但并非完全没有真心——他是真心仰慕如今这位实力强大的审神者的,不然他不会暗戳戳地窥视他,甚至在他苦恼时出手相助。

    

    然而,相比较之下,终究还是本丸中的同伴们对他要更重要一些。

    

    他们共同经历过那般黑暗死寂的岁月;共同辗转过无数危险至极的战场;为了保护自己所爱的同伴们对着主人挥刃而向……无论如何,他都不愿意看到他们再次受伤。

    

    “看出来的啊!”蛟龙有些恶劣地弯起唇角,“主人肯定也看出来了,只不过他懒得说,更懒得理会罢了!”他的语气格外平静冷漠,“指望你们这般拙劣地表演能够骗过主人,恐怕等到主人离去你们都做不到!毕竟……”

    

    “是吗?”十指紧握成拳,压切长谷部低下头来,任由浓密的睫羽半掩住他眸中的波澜万丈,竭力平静地开口。

    

    “当然,主人可是……”他沉默了一会儿,倏地转移了话题,“不过,区区这种小事居然就能让你如此失魂落魄,那等到那只狗来了,你们岂不是要整天淹在醋海之中?”

    

    “那只狗?”压切长谷部轻轻挑眉,有些疑惑地开口问道。

    

    提起狗来,压切长谷部所能想到的,无非便是审神者大人第一天宣布规矩的时候提起过那只狗罢了。然而,事实上,直到现在,他们亦从未真正见到过那只狗的踪迹——它仿佛只是存在于审神者偶尔的只言片语之中,并非真实存在一样。没想到,他居然会再一次听到别人提起这只狗,还是在这种境况之下……

    

    “对啊,就是那只老跟我争宠的狗啦!”提起这件事,蛟龙恹恹地低下头来,“主人对他可纵容了,只要是他想要的,大多都不会拒绝他……便是仙子曾经亲手为他做的月饼,最后也给了他……凭什么啊!他不就是陪着主人一起长大嘛,我来得明明也没比他晚多少啊!”

    

    “主上就那么喜欢他?”压切长谷部有些怀疑的问道,“主上对你也很好啊!”

    

    相比于他们这些甚至不能让审神者眸中泛起丝毫波澜的付丧神们而言,审神者对于蛟龙的态度无疑要好上太多太多。最起码的,在与蛟龙谈话的时候,他的心情是格外惬意而又明朗的,甚至不会生起半分戒备之心——他们之间地相处实在是太过自然,如同家人一样亲密无间。

    

    “是很好,可放在那只狗面前,我就什么都不是了!更何况,对于能够放在心上的人,主人向来比较宽容,甚至到了有些愚蠢的地步。”仿佛只是随口一提,蛟龙很快继续了刚刚中断的话题,郁郁不乐地说着,“真讨厌!不就是比我多陪了主人那么多年嘛,我陪伴主人的时间也不短啊!真是一想就好不开心!”他这么说着,从长谷部的肩头跳下来,转瞬化成了人形,懒洋洋地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好久没有化成人形,感觉好奇怪啊!”

    

    “你是……曾经烛台切所说的那个人!”压切长谷部转身凝视了眼前银发金瞳的男子一会儿,终于有些难以置信地开口说道,“你真的是那只蛟龙啊!”

    

    “当然!”男子颇有些不屑地撇了撇嘴,“在我们那里,只要修炼有成,化为人形是很常见的事情。”他瞥了一眼长谷部,“相比起来,你们这些依赖审神者灵力方才可以化为人形的刀剑付丧神们,才是真的很奇怪呢!”

    

    “为什么这么说?”双手笼在宽大袍袖中的三日月慢悠悠地走了过来,开口问道。

    

    “哦呀哦呀,终于出来了吗?”蛟龙全然未对三日月地突然出现而感到惊诧,反而一脸的理所当然,“我刚刚还在想,你还要借助长谷部身上的符纸偷听多久呢?”

    

    “什么符纸?”压切长谷部有些疑惑地低头扫视了一眼身上的衣装,无比惊诧地开口问道。

    

    “你居然不知道吗?”蛟龙有些遗憾地摇了摇头,“就是藏在你胸口那里的符纸啊!你刚来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了……我本来以为,这是你同意了的。没想到,你居然并不知情吗?”他金色的瞳眸闪过一缕暗芒,“这还真是……惊到我了!”‘

    

    听到蛟龙地提示,压切长谷部伸手在胸口处细致地摸索了一会儿,果不其然,他很快便将一块折叠成三角形的符纸自胸口处取了出来,俊朗的面容瞬间阴沉下来,压切长谷部皱紧了眉头,竭力保持平静的语气之中却还是忍不住带出了一丝浅浅的怒意,“三日月殿,这是怎么回事?”

    

    “哈哈哈,因为你这几天一直处于失踪的状态,我们实在是放不下心来嘛!”三日月不慌不忙地开口说道,事实上,他并不觉得压切长谷部会在这件事上纠缠太多的时间,相反,有一个问题,对于他们而言,才是此时此刻最重要的。“不知道您能详细地说一下吗,关于刚刚的那句话?”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们?”蛟龙不屑地嗤笑了一声,双手环胸懒洋洋地扫了他们一眼,金色的瞳眸之中闪动着的,是与善意绝对搭不上边的辉芒。

    

    “呀嘞呀嘞,”抬袖半遮住大半张俊美无俦的面容,三日月仿佛含着一弯新月一般耀眼的瞳眸中闪过一抹笑意,“我那里有烛台切刚刚做好的点心哦!”

    

    “成交!”几乎是毫不犹豫地,蛟龙立刻答应了下来,“我们去哪里谈?”

 


评论(26)
热度(169)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