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主刀剑乱舞】 那个神秘的审神者 (2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第二十章

    似乎是看穿了压切长谷部竭力隐藏的羞窘与愤怒,审神者并没有继续追问下去,而是随意地将其收入了空间之中,任由压切长谷部急匆匆地拿出另一样礼物介绍起来。

    

    等到那摞堆得小山似的礼物尽数拆解,介绍完毕的时候,太阳已经高悬于天空之中,毫不留情地撒下万丈光芒与热度来。

    

    审神者望着压切长谷部的眼神已不再似最初之时的冰冷与漠然,反而带了一丝柔软——不得不说,压切长谷部实在是个很能干的人,他了解本丸当中所有付丧神们的习惯与爱好,在一边拆开礼物的包装将礼物取出来递给审神者的同时,他也会将送出礼物之人的身份简略地提一下,甚至猜得出他们选择送出这份礼物的原因——虽然这其中尚存在些许地隐瞒,然而,他们的关系毕竟没有亲近到那个地步,只是隐瞒而非欺骗,已经是极好的事情了。

    

    相比于隐瞒,审神者更讨厌来自于他人地欺骗。而时间所赋予他更为长久的阅历与经验,以及他自身敏锐地感知,也注定审神者极易洞察别人不实的话语。

    

    尽管来到本丸之后几乎没有认真了解过本丸的付丧神们,只是通过刀帐大致记清了他们各自容貌与身份的审神者,在经过长谷部透彻地解说之后,也大致掌握了各位付丧神们不同的爱好与习性。

    

    毫无疑问,对于曾经身为司法天神,工作强度之高堪称天界第一的“工作狂”审神者而言,压切长谷部,无疑是他最为欣赏的那类属下——勤劳忠诚,任劳任怨,机智聪慧,工作能力强。

    

    虽然说他现在已经卸任,甚至连过往的身份也尽数抛却,但这并不代表审神者现在过得极为清闲——师傅出于好心送给他的礼物,虽然的确颇为实用,但不得不说,待他真正开始处理的时候,也绝对算不上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若是压切长谷部能为他所用,想必他会轻松许多,但此时,在他们双方都还仅仅出于试探阶段,并没有真正建立起信任关系来的时候,有些事情,只能是个秘密,绝对不能轻易诉诸于口。

    

    而且,事实上,他也并没有那么着急,终究,他人生中剩下来的时光,还太过漫长,甚至根本无法看到尽头,偶尔小小地偷下懒,也并不是什么太过严重的事情——反正,对于现在的他而言,即便是喝茶饮酒,对于该去做的工作,他也并没有停下哪怕一秒钟的时间。只不过,他工作的形式,注定与旁人截然不同罢了。

    

    “你做得很好。”对于工作出色的人,审神者完全不会吝惜自己地赞扬,“今天多亏了你地帮忙。”

    

    “没什么没什么,”压切长谷部竭力抿紧嘴唇,不想让审神者看到他唇畔情不自禁流露的笑容,可自他头顶不断飘落的粉白樱花,与他深紫瞳眸中抑制不住倾泻而出的笑意,却还是出卖了他内心极好的心情。

    

    审神者不动声色地扫视了一眼四周,确认樱花是因长谷部而起之后,蹙眉沉思了一会儿,有些讶异地开口,“这是什么?”

    

    压切长谷部单手捂住脸,沉默了一会儿,终于满心狼狈地低声开口,“这是‘樱吹雪’,是刀剑付丧神们......”他好像极为羞耻,却还是慢吞吞地继续说了下去,“心情状态极好时的一种外在表现......”

    

    付丧神的心情状态居然是可以看出来的?审神者有些讶异地挑了挑眉,碍于压切长谷部有些难看的神色,终于还是放弃追问,沉默了下来。

    

    “哪里来的樱花?”蛟龙从湖面中冒出头来,盯着不断飘落的粉白色樱花,有些诧异地开口问道。但很显然,这并不是他的重点所在,很快地,他便可怜巴巴地看向冷着一张俊美的面容坐在石桌旁的审神者,金色的眼瞳里笼着一层薄薄的雾气,无比谄媚地开口,“主人,我想吃樱花饼了。”他边说边忍不住重重地咽了一口口水,虽说主人并不擅长做饭什么的,但为了讨妹妹欢心,当初也是下狠心钻研了一下各类点心的做法,做出来的点心既美味又美丽,让人一看便垂涎三尺,只可惜,过去的时候,因为与妹妹闹翻,他能吃到的时候实在是少之又少......

    

    “主上会做点心?”压切长谷部难掩讶异地开口问道,但他很快反应过来,有些尴尬地轻咳了一声,“怎么能让主上亲自下厨呢?本丸里的烛台切与歌仙殿都是极为擅长料理与点心的,主上不妨试试?”

    

    “可我更喜欢主上亲手做的点心啊!”蛟龙这样说着,哀怨地看了一眼坐在原地,丝毫不为所动的审神者,知晓自己想要让审神者做点心的计划大抵是达不成了。

    

    但他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地便放弃这件事情呢?

    

    金色的眼瞳滴溜溜地转动着,蛟龙灵光一闪,“主人,他们给你送了礼物,难道你不要回礼吗?”他佯装乖巧地歪了歪头,“亲手做的点心,不是最好的回礼吗?”

    

    审神者动作一顿,蝶翼一般浓密的眼睫垂覆下来,半遮住他子夜一般漆黑的瞳眸,他沉默了一会儿,终于站起身来,“你说的对。”

    

    “你答应了!”压切长谷部只觉得眼前一花,那只原本盘踞在湖泊之中的蛟龙已然悬浮在了审神者的面前,一双金色的瞳眸一瞬不瞬地紧紧盯视着审神者,甚至舍不得眨一下,“你可不能反悔!”

    

    审神者冷淡地瞥了蛟龙一眼,并没有理会他的意思,相反,他对压切长谷部开口说道,“你能带着他先去吃些东西吗?我可能暂且顾不上他。”

    

    “好的,主上。”压切长谷部应道,他迟疑了一会儿,终于还是试探性地开口问道,“主上,不需要我帮忙吗?”

    

    “你若是想要帮忙的话,过一会可以来厨房找我。”审神者沉默了一会儿,缓缓开口,“但是现在,还是先带他去吃点心吧!”

    

    “他们做的点心好吃吗?”蛟龙飞到压切长谷部身前,兴奋地开口问道。

    

    身体有些不适地略略往后仰了一些,压切长谷部点了点头,“他们的厨艺是本丸所有付丧神们当中最好的。”他微微蹙起眉头,“你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小?”

    

    “我可是蛟龙,能变大变小不是很自然的事情吗?就是主人他......”蛟龙猛地住口,惴惴不安地扫了审神者一眼,见他脸上并无任何愠色方才放下心来,“不要转移话题,我要吃点心,快带我去!”

    

    “主上,这......”压切长谷部完全不想就这样简单地离开审神者,他有些迟疑地望向审神者,期望他能阻止这只毫无礼仪可言的蛟龙......

    

    但他注定要失望了,审神者黑曜石一般漆黑深邃的瞳眸之中闪过一抹浅淡而又纵容的笑意,轻斥了一声,“贪吃!”但训斥归训斥,他还是开口对压切长谷部说道,“先送他过去吧!”

    

    “主上有命,但无不从!”几乎是反射性地这样回答道,压切长谷部犹豫了一下,“主上,我安排好他之后,立刻就去厨房找你。”

    

    “我知道了。”审神者微微颔首,旋即转身离开了这里。

    

    压切长谷部站起身来,目送着审神者渐渐走远,直到他已然从视线之中消失,他方才收回自己的视线,带着肩上的蛟龙也离开了这里。

    



评论(17)
热度(147)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