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主刀剑乱舞】 那个神秘的审神者 (19)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第十九章

    审神者像往常一样坐在湖畔的石桌旁,并没有像往日那样捧着缠枝莲纹的白瓷茶碗,悠然自得地品茶,而是呆呆地坐在那里,有些踌躇地盯视着桌上如同小山一般堆得高高的礼物。

    

    良久,他缓缓地吐出一口气,像是极为烦恼一样低声地自言自语“若是有人能帮忙拆一下礼物就好了。”

    

    “主上需要帮忙吗?”压切长谷部悄悄地从草丛后翻进了走廊里,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衣摆,像是碰巧从走廊上经过一样微笑着开口问道。

    

    审神者转过头来,默不作声的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栗色头发,紫色眼瞳的付丧神一脸正直,让人全然想象不到他竟然有偷窥的癖好——这一点,似乎也像是和犯了错却抵死不认的哮天犬一个样呢!

    

    直到压切长谷部脸上的笑容渐渐变得僵硬,恨不得立即低下头去,检视自己身上究竟哪里有不妥当的地方,审神者方才慢吞吞地收回视线,轻轻地“嗯”了一声。

    

    “主上,请放心把这件事情交给我吧,我绝对不会让您失望的!”压切长谷部像是得到了天大的荣耀一样,容光焕发,精神抖擞地开口说道。

    

    吩咐他做事有必要这么开心吗?并不知道压切长谷部有着“主命至上”属性的审神者有些纳闷地点了点头,“那就拜托你了!”

 

    “这大概是药研所赠送的礼物。”压切长谷部一边说着,一边将盛有暗红色泽,看上去分外诡异的液体的玻璃瓶递给了审神者,“他向来喜欢研究药物之类的,本丸里的大家生病了也都是由他治好的。”他这样说着,水晶般明亮的紫色的眼瞳微微眯了起来,“本丸里曾经的一位审神者发了高烧,也是多亏了药研的药剂才能好起来的。”虽然,他们最后之所以能够摆脱那位审神者地暴政,也是托了药研的药剂的福。

    

    “这样吗?”审神者转动着手中的玻璃瓶,有些好奇地开口,“这里面的药剂是用来治疗什么的?”

    

    “不清楚。”压切长谷部摇了摇头,“药研所制作的药剂,一般情况下只有他自己才清楚。”

    

    “是吗?”虽然他并不会生病,但药研毕竟是出于好意,不能白白辜负别人的心意。审神者这样想着,将药剂收进了自己的空间。

    

    压切长谷部拆开了另外一份礼物,“这应该是莺丸殿的礼物,”他愉悦地说着,将包装完好的茶包递给了审神者,“莺丸殿最爱品茶,他应该是想要和大将您一起喝茶,所以才选择了这份礼物。”

    

    “梳子?”审神者有些疑惑地从盒中取出一把木梳,有些惊讶微微瞪大了眼睛。

    

    “是小狐丸殿的礼物!”压切长谷部愉悦地笑了起来,“小狐丸殿喜欢别人为他梳理毛发。送给您梳子,大抵也是想要让您帮忙的意思吧!”

    

    “这应该是歌仙殿的礼物。”压切长谷部将手中的书法递给审神者,“他向来喜欢风雅的事物。”

    

    “很不错的字呢!”审神者凝神看了白纸上的书法一会儿,将它收回了空间,打开了另一件礼物,“一本书?”他有些迟疑地伸手翻开了书籍,不堪入目的污秽图画让他的耳尖瞬间绯红如血,毫不犹豫地毁尸灭迹,审神者在压切长谷部疑惑地注视下撇开视线,转而拿起了另外一份礼物,入手沉甸甸的重量让他有些疑惑地挑起了眉头,他伸手拆开礼物,一个哑铃静静地躺在纸盒之中,“同田贯正国的礼物?”

    

    “的确像是他的风格。”压切长谷部有些疑惑地开口问道。“不过,大将您是怎么知道的?”

    

    “我今早有看到他在用哑铃锻炼身体。”审神者这样回答道。

    

    “这样吗?”压切长谷部表现得好像今早他根本没在一样,他装模作样地点了点头,递给了审神者一个精致的泥塑。

    

    “这是?”审神者有些疑惑地开口问道。

    

    “这是冲田总司的雕像。”压切长谷部这样回答,“大和守安定原是冲田总司的佩刀,格外崇拜冲田君,因而收集了许多有关于他的周边。”

    

    “糕点?”审神者有些发愁地看着纸盒中已经长毛的糕点,微微蹙起了眉头。

    

    “这个......大抵是烛台切做的。”压切长谷部扫了一眼纸盒中的东西,忍不住皱紧眉头,有些犹豫地解释着,“他送过来的时候,应该还是好好地......”

    

    “我知道,这是我的错。”审神者平静地开口,“我应该早些拆开的。”

    

    偷偷摸摸地觑了审神者一眼,确认审神者真的没有生气,压切长谷部悄悄地松了一口气,“烛台切一定很乐意再次为大将您做糕点的。”他一边这样说着,一边将手中的木盒递给了审神者。

    

    审神者伸手掀开木盒的盖子,下一秒,他身体猛地后仰,避开了木盒之中箭一样飞快弹出的拳头。

    

    “唉?”压切长谷部几乎是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状况的发生,好半晌才回过神来,“大将,您没事吧?”

    

    “我没事。”审神者并没有任何生气的意思,他伸手将拳头压回木盒,阖上了木盒的盖子,饶有兴致地开口,“蛮有趣的。这是谁的礼物?”

    

    “这应该是鹤丸殿的礼物。”压切长谷部极力压抑着内心的愤慨,干巴巴地开口说道,“他一直都很喜欢恶作剧。”他这样说着,犹豫了一会儿,方才试探性地开口,主上喜欢恶作剧吗?”

    

    审神者摇了摇头,年少轻狂,父母兄弟俱在之时,他的确很喜欢恶作剧。然而,那段无忧无虑的时光相比起日后漫长的,黑暗的岁月而言实在是太过于短暂,不值一提。他已记不起当初肆意妄为的心情,而当他登上司法天神的高位,便是曾经结拜的兄弟面对他之时亦是战战兢兢,丝毫不敢有任何的逾距,更遑论是其他人了。

    

    隔着太过漫长的时间,再一次体会被别人恶作剧的感受,审神者竟然丝毫不觉得冒犯,反而有些新奇。

    

    他有些奇怪地从另一个纸盒中取出一条小巧可爱的皮鞭,随意地挥了挥,不甚满意地开口,“这件武器并不实用,造成的伤害未免太小了一些。”他这样说着,垂眸扫了一眼纸盒中剩下的长长的红绳,“这是......?”

    

    从审神者挥鞭开始便如同雕塑一般直挺挺地僵硬在原地的压切长谷部极为尴尬地“哈哈哈”笑了几声,心中却已经恨不得将送出礼物的罪魁祸首送进刀解池了。然而现在,最重要的却是,他究竟该怎么向审神者大人解释啊?

    


评论(24)
热度(177)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