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主刀剑乱舞】 那个神秘的审神者 (18)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第十八章

    天色尚未完全亮起,熹微的晨光透过半敞的窗扉悄悄摸摸地溜了进来,为房间中的物什镀上了一层朦朦胧胧的光辉。

    

    审神者从入定的状态之中清醒过来,检视了一下自己的修为——果不其然,自从三妹被压入华山之后再无半分寸进的修为,因着昨日心魔地破除,终于有了松动的迹象。想必用不了多久,便能再上一个台阶。

    

    他的唇角微微翘起,露出了一个许久未曾显露过的温柔笑容,冷硬的面部轮廓似乎也因此稍稍柔和了些许。

    

    自昨日心魔破除之后,过往那些如同跗骨之蛆一般紧紧缠绕在他心头的痛苦,愤懑,无力,悲伤......像是阳光照耀之下的皑皑白雪,无声无息地融解消失,再不复存在。便是往日司空见惯了的摆设挂件,亦让他品出些许的甜蜜与美好来。

    

    没有再继续穿着往日非黑即白的衣袍,审神者犹豫了一下,从衣柜中拿出一件浅蓝袍服换上,洗漱完毕之后,拉开木门穿过长廊向着楼梯走去。

    

    木质的阶梯之上,那些零零碎碎的礼物依然整整齐齐地摆放在那里,甚至为了不妨碍审神者地行走,特意摆在了阶梯两侧,自中间留下一个不窄的空隙来。

    

    换做往日,审神者从来都是目不斜视,径直走下楼梯,甚至懒得看上那些礼物一眼。但今天,他并没有那么做,相反,他站在原地犹豫了一会儿,终于还是抿了抿唇,用灵力托起那些礼物,缓步走下了楼梯。

    

    现在想来,在最开始的时候因为心灰意懒,并不想留下任何羁绊因而单方面地拒绝他人地靠近,实在是太过于自私胆小了。

    

    行走于这个世界之上,受到伤害是每个人都永远无法避免的事情。都会恐惧再一次受到伤害也并非是一件可耻的事情,这不过是人类保护自己的本能罢了。

    

    然而,如果囿于昔日的伤害,画地为牢,甚至因此恐惧起旁人地靠近,恐惧未知的未来,那便是愚不可及了。

    

    就这样吧,他再也不会继续像以前那样直截了当地选择拒绝他们地靠近,而是放任他们地行动,默许他们逐渐向着他走近——哪怕他们的心思或许并不单纯。

    

    若有朝一日,他们真能走进他的心底,便是将他们像昔日的三妹一样牢牢地护在身后,再不让他们受到半分伤害,又有何不可呢?终归......

    

    许多年之后,当审神者再想起这个早晨,方才无比讶异地发现,正是由于他今日所下定的决心,他方才走上了另外一条他从未想过的,与过往截然不同的道路的道路。至于幸福与否,则是一个不能言说的秘密了。

    

    当然,那些都是未来的事情了,此时此刻,对于未来所发生的事情全然不知的审神者像过往一样,绕过蜿蜒曲折的回廊,向着演武场走去。

    

    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本以为空无一人的演武场之上,却站着一个有着刺猬一样黑色短发的高大男子,他双手各举着一个哑铃,不住地重复着举起,落下的动作。他显然已经锻炼了许久,喘息声格外急促,不住有汗水顺着额头滑落下来。

    

    听到审神者的脚步声,同田贯正国放下手中的哑铃,转过身来,“哟,大将,可以指导我的武艺吗?”

    

    微愣了一下,审神者想了想自己早上做下的决定,挥手任由灵力安稳地托着身后的礼物放在地上,向着他缓步走了过去。

    

    “我特地去手合室取了木剑哦!”邀功似的这般说着,同田贯正国将手中的一把木剑扔给了审神者,摆出起步的姿势,跃跃欲试地说道,“来吧,大将!”

    

    审神者接过他所掷来的木剑,冲着他微微颔首,轻描淡写地说道,“你上吧!”

    

    经历过最开始的战斗与昨日的指导,同田贯正国清楚审神者并非是看不起他拙劣的武艺,而是认真地想要指导他。对于实力至上的他而言,能够与强者对战无疑是一件令人激动兴奋的事情,唇角勾起,同田贯正国眯起眼睛,“大将,我要上了哦!”话音未落,他已经如同闪电一般迅速地挥刀而上。

    

    甚至连眼神都没有丝毫的变化,审神者轻而易举地避开了他的攻击,语气平静,“左边。”下一刻,他手中的木剑已经向着同田贯正国身体的左侧袭去。同田贯正国慌忙收剑回防,审神者平静的话语再次响起,“右手。”

    

    即便审神者已竭力放慢了战斗的节奏,可同田贯正国最终还是没能在审神者的手下撑过两分钟,望着有些狼狈地摔倒在地的付丧神,审神者微微蹙眉,“还要继续吗?”

    

    “当然!”同田贯正国仰躺在演武场坚硬的地面上,笑得格外肆意张扬,“我还没过瘾呢!”他这样说着,从地上再度爬了起来,“我们再来!”

    

    爬起,被打飞;爬起,被打飞;再爬起,被打飞......这样的步骤不知道重复了多少遍,最终,力气已经被完全耗尽的同田贯正国甚至连起身的力气都已经没有了。眼见着他撑地的手臂不住地颤抖着,审神者眸中闪过一抹赞赏,挥挥手用灵力将他移出了演武场外,“今日地训练便到此为止,我要晨练了。”

    

    “哦哦,真是强大的实力啊!”同田贯正国勉强坐起身来,开口赞叹道,“我留在这里会打扰你晨练吗?”

    

    审神者摇了摇头,“并不会。事实上,”他停顿了一下,方才继续说道,“如果你感兴趣的话,或许能够帮到你们一些什么。”

    

    “真的么?”同田贯正国眼睛猛地一亮,他完全没有注意到审神者说的是“你们”,而是大大咧咧地开口,“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审神者微微颔首,目光好似不经意间自演武场附近的草丛上一掠而过,旋即收回了视线,认真地晨练起来。

    

    草丛之中,压切长谷部猛地压低了脑袋,久久不曾移动,大将他......是不是发现他了?

    

    


下一张,痴汉部上线

评论(22)
热度(141)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