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主刀剑乱舞】 那个神秘的审神者(17)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第十七章

天色渐渐暗淡了下来,那轮原本高悬于天宇的日轮也缓缓地下沉,从视野之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审神者端着手中早已冰凉彻骨的白瓷茶碗,目光凝在水平如镜的湖面之上,久久不曾言语。

 

他清楚,即便是现在一副气急了的模样,甚至选择对他避而不见,可只要他选择放弃自己的计划,蛟龙便会再次冒出水面——无论发生什么,他都永远不会离开他。

 

蛟龙的话语一次又一次的在他耳畔响起,审神者用力闭了闭眼睛,心下一片混乱,事已至此,难道他真的要像蛟龙所说的那样,在抛下过他们一次之后,真的还要第二次抛弃他们吗?

 

“你还像个呆子一样在这里坐着啊!”蛟龙悄悄在水里看了审神者许久,望见他如同泥塑木偶一般一动不动的身体,以及脸上迷惘而又沉重的神色,终于还是忍不住再次从湖水之中冒出头来,“太阳都下山了,你还不赶紧回去休息?”

 

“你忘记了吗,我并不需要休息。”审神者摇了摇头,脸上的表情带着些许的怅惘与迷离,“真的是我错了吗?”

 

“不是你错了难道还会是我错了吗?”没好气地这般说着,但蛟龙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免得他们再一次发生争吵——他向来都是明白审神者的执拗与坚定的,也一直纵容着审神者这样的性格。可唯独在这件事情上,他绝对不会退让一步。“听说你最近很受欢迎?”蛟龙笑得分外幸灾乐祸,“偶遇了许多人?”

 

审神者自始至终却仍冷着一张脸,连神色都不曾有过丝毫地变化,任谁也捉摸不透他心底的真正想法。

 

“都这么多天了,你居然还真的连理都没理他一下啊?”即便没能得到审神者地回答,蛟龙仍丝毫不肯放弃,“看他这么可怜巴巴的样子,你还真是狠心呐!”

 

“得不到我地回应,他总有一天会放弃的。”审神者轻轻啜饮了一口茶水,颇为冷淡地开口。

 

“你真的这么确信?”蛟龙懒洋洋地笑道,“他可是已经在这里呆了好久了!你看他像是想要放弃的样子?”

 

端着白瓷茶碗的手不易察觉地停顿了一下,审神者沉默了一会儿,“他会放弃的。”

 

“如果他不愿意放弃呢?”蛟龙卖萌似的歪了歪头,“如果他一直坚持下去呢?”

 

审神者眼睫低垂,并没有回答。

 

“其实,你也是蛮喜欢他的吧?”蛟龙一脸笃定地开口,“不然的话,你虽然不至于直接将他扔出去,也会选择设下结界让他连看都看不到你了……”

 

“你想太多了。”审神者面色平静,黑色瞳仁宛若刀锋一般寒凉冰冷。

 

“真的只是我想太多了吗?”蛟龙定定地看了审神者一会儿,似乎要将他深埋在心底的所有思绪尽数看穿,“你真的一点都没有动摇?”

 

审神者张了张口,却没能发出任何声音,他沉默了许久许久,直到蛟龙有些不耐烦地想要再次开口,方才有些无可奈何地说道,“我只是想起了年幼的哮天犬……他刚刚跟在我身边的时候,也是这般执着又蠢笨的模样。”冷硬的面部轮廓微微柔和,审神者扫了一眼长谷部的方向,“无论我做什么,他都一直一直跟着我,任我百般嫌弃也绝不肯离开我半步……”

 

这是审神者在那次事件之后第一次提起哮天犬的名字,往些时候,他虽然也会提起他,却也总是更愿意选择代称,而非直接说出他的名字。

 

蛟龙沉默了一会儿,方才再次开口,“你知道的,无论做出怎样大的牺牲,这也终究是哮天犬的选择,他永远都不会后悔。”

 

“我知道。”审神者苦笑了一声,“我只是忍不住去想,如果当初……他没有遇到我,是不是现在他还会好好地,自由自在,无忧无虑地活在这个世上,而非落到如今的下场?”他赤红的瞳眸中闪过一抹抑郁之色,“是不是真的像母亲所说的那样,我就是一个‘天煞孤星’,凡是与我扯上关系的人,最终都落不到什么好下场……”

 

“闭嘴!你说得这是什么话?”蛟龙银色的柔韧长尾用力拍击了几下水面,溅起大片大片的水花,他本来并没打算生气的,可审神者的话语实在是让他失望异常,“你怎么能这么想?你怎么敢这么想?”

 

他这样说着,从湖水中飞腾而起,重重地咬了审神者的手腕一口,“当初若不是你,他能不能从那次劫难中活过来都还不一定,这世上还哪来的哮天犬?只有一抔尘土罢了!”他不屑地冷哼一声,“昔日我犯下滔天罪孽,若非你将我收作武器,恐怕我早已死在玉帝的惩罚之下。便是三圣母一事,若非你提前将她羁押于华山之下,她怕是早已魂飞魄散,再不复存在于这个世上。甚至于,若非你出手相助,沉香又怎会习得如此高深绝妙的功法,甚至得到开天斧让新天条得以出世……这些事情,桩桩件件,皆有其因缘所在,你又何必将这一切的责任尽数揽在自己身上?我认识的你,可从来都不是这般自怨自艾之人啊!”

 

审神者用力闭了闭眼睛,心中的迷惘因着蛟龙的话语如同雾气一般渐渐散去。

 

是啊,或许有些事情他的确做得并不完美,可这世上,从来就没有完美无瑕的事情。即便身为高高在上,拥有无数神通的神祇,他亦有力所不逮的时候。他所能做的,只是尽可能的将事情思虑妥当,付出自己所能付出的一切罢了。

 

在三妹的事情上,他已经做到了自己所能做到的最好的地步。沉香拥有了足以保护家人的强大力量,三妹得以逃脱华山这个巨大的囚笼,刘彦昌亦得以重返人世......即便这件事上仍留存有许多缺憾,可他已经尽力了。既然如此,又还有什么值得他去怨怼的地方呢?

 

他已经再不是昔日执掌权柄,稍不留神便会导致三界动荡的司法天神;也再不是为了让新天条出世绞尽脑汁,百般谋划,甚至不惜与整个世界为敌的三圣母的兄长。

 

师傅送他离去之时悲伤的话语再一次在他耳畔响起,“徒儿,这么些年来,你活得实在是太累了。如果可以的话,试着放下过去,活得稍微轻松一些吧!反正就算天塌了,也总有我们这些个子高的人来挡着的。”

 

然而,时至今日,他却仍是辜负了师傅美好的期许。

 

他早该明白,司法天神杨戬已经死去,活下来的,不过是另一个有着杨戬记忆与身体的神祇,再没有重任需要背负,他只要好好地,自由自在地活在这个世界之上,便是对于曾经爱过他的,他也爱过的那些人最好地回报。

 

瞳眸之中的赤红之色渐渐散去,审神者沉默了许久许久,方才再次开口,有些自嘲地笑道,“没想到,我也会有被心魔所制的这一天……”

 

“以后,我可又多了一个可以嘲笑你的理由了!”蛟龙仔细打量了审神者一会儿,确定他已经完全恢复了常态,终于松了一口气。“你的心魔怎么样了?”

 

“托你的福,已经走出来了。”审神者微笑着开口,“我保证,以后不再会这样了。”

 

“不一定!”颇为不屑地轻哼了一声,蛟龙自顾自地落入了湖泊之中,“你若是还像以前一样,什么事都压在心底,总有一天,心魔还是会卷土重来的。堵不如疏,你还是多多交些朋友吧!”

 

审神者微微颔首,“顺其自然吧!”

 

 

 

心魔总算解决了哈哈哈哈


评论(16)
热度(143)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