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主刀剑乱舞】 那个神秘的审神者 (16)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第十六章

因着审神者眼疾手快所设下的结界,烛台切并没能探听到审神者与蛟龙之间的谈话,但这并不妨碍他从蛟龙与审神者的表现中推测出一些什么。

 

他最终知道的仅仅只有两点:第一,审神者决定离开本丸一段时间;第二,审神者与蛟龙不知为何发生了极为严重地争吵。

 

当他在结束用餐后将这件事情告诉给本丸全体的刀剑付丧神们的时候,这两件事无疑引起了巨大的轰动。

 

“审神者大人要离开本丸,为什么?”药研藤四郎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疑惑地开口问道。

 

“不知道。”烛台切摇了摇头,“审神者大人设下了结界,我并没能探听到更多有用的东西。”

 

“真没用!”鹤丸国永冲着烛台切做了一个大大的鬼脸。

 

“你行你上啊!”额头上冒出了一个大大的十字路口,烛台切愤愤地开口。

 

“不就是审神者要暂且离开一段时间嘛,他又不是不回来了。”明石国行打了一个大大地哈欠,懒洋洋地开口,“有必要这么着急吗?”

 

“审神者大人可是寿命像我们一样长的人啊!”萤丸瘪了瘪嘴,“对他而言,一百年都算不上什么,谁知道他说的暂且离开一段时间指的是多久?”

 

“是呢!”三日月抬袖遮住大半张面庞,“哈哈哈”地笑了几声,瞳眸之中的那晚新月却显得格外阴郁,“两百年,三百年,甚至于五百年,对于寿命长远地审神者而言,不也仅仅只是一段完全算不上什么的时间吗?”

 

在场的众位付丧神们一时之间竟完全失却了声音,久久不能言语。

 

“审神者大人他,是不是已经猜到我们的计划了?”五虎退怯生生地开口,“不然的话,他为什么会选择这个时候离开呢?”

 

“应该……不至于吧?”一期一振揉了揉他乳白色的微卷短发,有些迟疑地开口,“三日月殿他们所设下的结界,便是曾经的审神者们,也没有一个能够看穿的。”

 

“可是,这一任的审神者大人,是不同的啊!”乱藤四郎理了理有些凌乱的裙摆,“他的实力,实在是太过于强大了!”

 

“不会的哟!”有着孩童外表的小乌丸微笑着开口,“审神者大人的灵力在本丸分布地非常平均,除去他所在的地方以外,从来没有特意集中在哪个地方。当然,”他话锋一转,“如果审神者真想骗过我的话,以他的实力,估计我也是觉察不到的。不过,我觉得,他应该不会这么做。”

 

宗三左文字轻咳了一声,缓缓开口,“还从没有付丧神能够靠近审神者吗?”

 

太郎太刀摇了摇头,“审神者并没有与我深谈的意思。”

 

“你呢,烛台切殿?”

 

“审神者并没有接受我所赠予的茶点。”烛台切皱紧了眉头,“不过,那只蛟龙有为我说情……可是,他不是站在审神者那边的吗,为什么却要帮助我?”

 

“说起来,审神者愿意与我对话,也是在那只蛟龙插科打诨之后呢!”三日月笑眯眯地开口。

 

“它在帮助我们,可是为什么?”笑面青江捋了捋他那头绿色的秀发,“它不是审神者大人的属下吗?”

 

“谁知道呢!”和泉守兼定摇了摇头。

 

“就像审神者一开始所承诺的那样,他仅仅只是过客,从来都没想过要进入我们的生活。”次郎太刀又喝了一大口酒,醉醺醺地开口,一双妩媚的眼睛却自始至终清明无比,“还真是冷漠呢!”

 

“与其说是看破了我们想要用尽各种手段,拉近彼此之间的关系,继而永远将他留在这座本丸当中的计划,倒不如说,从一开始,我们就没有真正走进过他的内心啊!”有着淡金发色的髭切缓缓开口,“恐怕,在这座本丸之中,他所在意的,只有那条蛟龙而已。”

 

“看来无论是示弱以搏求同情,还是想方设法地讨好审神者,都行不通呢!”鹤丸国永笑眯眯地说道,“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才好呢?”

 

“既然那只蛟龙表现得对我们颇有好感的样子,为什么不从他那里入手呢?”小狐丸抖了抖头顶耳朵一般的银发,笑眯眯地开口,“有他在的话,审神者总不可能一直拒绝我们吧?”

 

“审神者好像对动物尤为宽容呢!”三日月懒懒开口,“不久之前,我还看到审神者大人任由五虎退的小老虎们把他当作假山,在他身上攀爬呢!”

 

“说起来,审神者大人还养了一只狗,只是尚未来得及送过来呢!”莺丸端着手中的茶杯,微笑着说道。

 

“咱很喜欢审神者大人身上的气息啊!”缠绕在鸣狐脖颈之上的狐狸乐陶陶地开口,“让人很想亲近呢!”

 

“说起来,蛟龙今天所说的话让我有些莫名的在意。”烛台切像是想起了什么,开口说道,“它对审神者说:‘等他来了,也是需要用餐的。到时候,你难道要自己动手吗?’那个他,指的究竟是谁?”

 

“是审神者大人所养的那只狗吧?”三日月若有所思地开口说道,“本来以为,不过是一只普通的宠物,现在看来,居然能够让一直拒我们于千里之外的审神者动摇,恐怕不是什么普通的动物吧?”

 

“也有可能仅仅只是一只普通的宠物,毕竟,审神者对小老虎们不也很是宽容吗?”石切丸这样推测道。

 

“话说,有一件事我已经想问很久了。”萤丸有些疑惑地扫了一眼在场的众位付丧神们,“这几天,我都没有再见到过长谷部殿。你们有人见过他吗?”

 

“没有呢!”药研藤四郎再次推了推眼镜,“我和你一样,很长时间都没看到过他了。”

 

“我也是!”

 

“我也没看见!”

 

“说起来,今天轮到他和我一起执行畑当番的。”一期一振皱起了眉头,“可我并没有见到过他。”

 

“难道……”烛台切的表情空白了几秒,他沉默了一会儿,方才有些艰难地开口说道,“我可能知道他在哪里。”

 

“哪里?”乱藤四郎好奇地开口问道。

 

“我去给审神者大人送茶点的时候,感觉到了别人地窥探……”烛台切一脸的难以描述,“我本来以为,只是你们当中有人好奇,现在看来,并不是这样。”

 

“唉?”

 


评论(11)
热度(137)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