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主刀剑乱舞】 那个神秘的审神者 (14)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第十四章

缓步走进手合室,审神者默不作声地站立在房间的一角,旁观着加州清光与大和守安定地比试。

 

同样身为冲田总司曾经的爱刀,他们无疑共同继承了前主人冲田总司战斗的习惯,也因此,当他们比试之时,除去外表的不同,其余的地方,无论是出手的力度与角度,都完完全全像是照镜子一般,彼此对称。

 

不,与刚刚镜面对称一样的打法不同,大和守安定的刀法有了一些细微地改变……

 

审神者微微眯起了眼睛,不得不说,加州清光所使用的天然理心流剑术固然是极为出彩的,简洁有力,几乎不存在什么累赘的动作。换做是其他并不熟悉这种剑术的对手,他也是有不小的赢面。

 

然而,此时此刻,他所面对的,却是和他一样对天然理心流的剑术了若指掌的大和守安定,于是他的刀术,便没能发挥应有的作用。

 

而大和守安定与他不同,他虽然也是极为擅长天然理心流剑术的付丧神,却并不只单单精通这一种剑术,而是从其他流派的刀剑付丧神们那里,又学到了一些新的,威力极大的剑术。

 

两个同样精通天然理心流剑术的刀剑付丧神,但其中一个却又融会贯通了其他剑术,几乎不用多想,任何人都清楚,最后胜利的那个人,究竟会是谁。

 

更何况,不同于大和守安定的耐心沉稳,久战不胜,已经让加州清光明显焦躁了起来,出刀的时候所用的力度越来越大,所出现的纰漏也越来越多……这么下去的话,不出十招,加州清光必然会一败涂地。

 

果不其然,正如审神者所预料的那样,在第七招的时候,大和守安定手中的木刀已经横在了加州清光的脖颈之上。

 

“这一次胜利的居然又是你啊,安定!”被打败之后,加州清光的脸上并没有丝毫灰败之色,反而满满地都是跃跃欲试,“下一次,我可不会再输了!”

 

“那我等着你下一次来约我比试。”大和守安定好脾气地笑了笑,开口回答道。

 

“哦呀,审神者大人居然来得这么早吗?”一身出阵服的三日月懒洋洋地走了进来,“我以为您会下午再来呢!”

 

“已经约好了,也就无所谓什么时间来了。”审神者微微颔首,“那么,演练的顺序安排好了吗?”

 

“当然。”三日月笑得一脸灿烂,“大家都很期待和审神者地比试呢!”

 

从木架上随便选取了一把木刀,审神者缓步走到手合室的中央,为了熟悉手感轻轻地挥动了几下,方才再次开口,“那么,谁先来?”

 

“我先!”有着小孩子外表的萤丸率先提着木刀走进了场地之中,瞳眸中满满的都是跃跃欲试,“审神者大人,自从那次一起出战之后,我想和你比试很久了!”

 

“来吧!”审神者微微颔首,像是完全不熟悉剑术的外行人一样随随便便地提着手中的木刀,漆黑的瞳眸宛若深幽的潭水,沉静而冰冷。

 

“我上了!”萤丸眼神一亮,手中的木刀径直向着审神者的脖颈挥去。甚至没有移动一步,审神者举起持刀的右手,“右边。”

 

“唉?”眼睁睁地看着审神者手中的木刀向着他右边空门大开的地方袭去,萤丸不得不收回刚刚挥出的木刀,后撤一步避开攻击。

 

“左边。”审神者再次抓住了他出招之时的破绽,向着萤丸身体的左侧挥刀。

 

“颈部。”

 

“眉心。”

 

“……”

 

他挥刀的速度并不算得上多快,甚至比起萤丸的速度来说,实在是太过缓慢,可偏偏是这般缓慢的速度,审神者手中的木刀却总是能够领先一步,逼得与他对战地萤丸不得不时刻调整自己,方才能够勉强在他的攻势下支撑下来。

 

这是完完全全,彻彻底底的实力碾压!审神者说到哪里,他手中的木刀也就指向哪里。若非顾忌着这仅仅只是比试,是为了增强付丧神们实力所应下的要求,再加上审神者刻意放慢了战斗的节奏,让萤丸拥有足够做出应对的时间,恐怕萤丸在审神者手下甚至走不过一招!

 

这场战斗持续地时间并不能算得上是多么长久,可对比满身清爽,甚至连呼吸的节奏都没有丝毫改变的审神者而言,萤丸此时此刻的情况实在是狼狈至极:他精疲力竭地仰躺在手合室平滑的木质地板上,甚至连起身的力气都涓滴不剩。银白的短发已被汗水浸湿,湿嗒嗒地黏在额头上。战斗之前整齐的內番腐也已一塌糊涂。

 

可他望着审神者的眼神却是极亮的,像是饿了许多天的野狗终于见到了令他垂涎欲滴的肉骨头一样,凶狠而又热切。刚刚站在场地一旁观看这场战斗的付丧神们,也抑制不住地亮了眼睛,目光不约而同地落在审神者身上。

 

多么强大的实力!

 

在刀剑付丧神们心中,再没有什么,能够比实力强大的审神者更加耀眼夺目的人存在了!

 

身为刀剑,他们渴望酣畅淋漓地战斗,渴望滚烫鲜血地沐浴,亦渴望,被实力强大的人所使用。

 

这是他们生来就早已注定的宿命,任何人都无法更改!

 

被刀剑付丧神们一致盯着,审神者恍惚间觉得自己被一群恶狼包围了,他眉尖微蹙,心下有些不悦,“下一个。”紧了紧握刀的右手,他颇有些兴味索然,还是尽早结束这一切比较好。

 

然而事情并没有如同审神者的想法顺利进展下去,相反,手合室地战斗引来了越来越多的刀剑付丧神们,以至于到最后,除了沉迷佛道,不喜杀戮的几位刀剑付丧神们,他几乎与本丸所有的刀剑付丧神们都进行了一对一地比试。

 

训练结束,望着乱七八糟躺倒一地的刀剑付丧神们,审神者忍不住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审神者大人,不用担心,我们会将他们送回房间的。”数珠丸恒次轻捻着手中的佛珠,对着审神者说道。

 

“不用了。”审神者摇了摇头,轻轻挥了挥手,灵力化作一朵朵白云稳稳地将瘫软在地上的刀剑付丧神们托起,挨个送回了他们的房间——虽然不曾特意关注过,然而本丸的灵力毕竟由他供给,房屋与各种结界也是他一手所建,想要知晓各位付丧神们的住所,于审神者而言几乎便如饮水用餐一样简单明了。甚至于,如果他想,本丸中所有付丧神们的谈话,他亦可以知道地一清二楚——只不过,审神者并不愿意这么做罢了。

 

将一切安置妥当,审神者转过身去,毫不犹豫地离开了手合室,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评论(11)
热度(135)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