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主刀剑乱舞】 那个神秘的审神者 (12)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第十二章

天鹅绒一般湛蓝明朗的天幕之上,零零散散地嵌着几颗宝石似的不甚明亮的星子,那弯镰刀一般狭长的新月,孤零零地高悬在天幕之中,洒下凄清寒凉的银色光辉。

 

没有一丝声音,夜晚安静地仿佛死掉了一样。

 

最后看了一眼弟弟们酣睡的可爱面容,一期一振轻手轻脚地阖上门扉,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属于樱花浅淡却已足够动人的香气一点一点逸散开来,与空气完美无瑕地融合在了一起,仿若自一开始便是一个完整的,密不可分的整体。

 

明天带弟弟们去赏花吧!

 

在心中愉悦地做下了这样的决定,一期一振几乎是下意识地扫了一眼不远处那棵开得正盛的巨大樱花树。

 

朦胧的月色笼罩下,万千朵洁白无瑕的花朵密密麻麻,挤挤挨挨地热烈盛放着,宛若一树奔腾而下的长长瀑布。微风拂过,大片大片的花朵竞相坠落,奔赴尘土,宛若一场纷纷扬扬的大雪,美得惊心动魄。树下,长发的瘦削男子微微仰首,久久未曾移动。

 

有人?

 

一期一振愣了一下,他在原地踌躇了一会儿,终于还是抿了抿唇,一言不发地向着那颗巨大的樱花树走去。

 

“审神者大人,”审神者转过身来,却正看到身着和服,气质沉稳温和的太郎太刀缓步走了过来,“今夜的月色真美呢!”

 

审神者略略颔首,却并没有开口言语。

 

太郎太刀并没有在意审神者的沉默,在离审神者差不多三步远的地方停下脚步,他像审神者一样仰望着不断坠落的樱花

 

“人世皆攘攘 樱花默然转瞬逝 相对唯顷刻 

岁月常相似花开依旧人不复流年尽相催”①

 

审神者眉梢一动,终于移开了投注在樱花之上的视线。

 

“很优美吧?”太郎太刀不疾不徐地开口说道,“这是和泉守兼定昔日的主人所作的俳句。”

 

审神者微微颔首,却仍没有开口的意思。

 

“您还真是沉默寡言呢!”太郎太刀忍不住苦笑了一下,“容我冒昧地问上一句,审神者大人,您是在思念着什么人吗?”他略顿了一顿,“您的心情,看上去并不是太好的样子……”

 

或许是今夜的月色实在是太过凄清冰冷,听到太郎太刀地疑问,审神者并没有直截了当地转身离去,相反,他愣了一下,沉默了许久许久,终于缓缓开口,“或许是吧!”

 

“需要我为您所思念的人祈福吗?”太郎太刀再次开口。

 

“不,不必了。”审神者摇了摇头,“我比任何人都更加清楚,他过得并不好。”

 

单单只是魂魄分离的痛苦便已令人不寒而栗,更遑论,他的魂魄分散到各个不同的世界,在这般虚弱地状态之下,他又怎么可能好得了呢?

 

一想到这里,审神者的心便仿若完全坠入冰窖一样,冷得彻骨。

 

当初的他,怎么会那般偏执地认为,不会有人在意他的离去呢?

 

他明明知道,那人一直都是那么傻,即便是像其他人一样拥有了人形,他的本质却仍是那般近乎愚蠢地忠诚,永远都不会改变!

 

“审神者大人……”太郎太刀怔怔地注视着审神者眼角滑落下来的宛若月光一般冰冷的水痕,一时之间竟手足无措,全然不知该如何是好。

 

“离开。”审神者转过身去,全然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淡姿态,银色的,冰冷的月光透过枝叶与花朵的间隙洒落下来,参差错落的阴影之中,审神者瘦削的身体显得愈发单薄了。

 

犹豫了一会儿,太郎太刀终于还是不甘不愿地垂下头来,“是。”

 

从那棵粗壮的,遮天蔽日的樱花树的阴影之中走出来的时候,水蓝色短发的男子静静地站在离樱花不远处的空地之上,已经不知道等了多久了。

 

“一期殿,你怎么会在这里?”太郎太刀停下脚步,轻声问道。目测了一眼一期一振站立的地方与樱花树之间的距离,他有些迟疑地开口,“刚刚,你……听到了多少?”

 

“几乎全部。”一期一振微微颔首,神色不明地扫了一眼阴影之中那道瘦削的身影,抬手邀请道,“我们,边走边聊?”

 

“好的。”太郎太刀愣了一下,终究还是点头答应了下来。

 

两位付丧神们肩并肩行走在这片朦胧的月色之下。

 

“我不明白,”沉默了一会儿,一期一振最终还是没能按捺住心下的焦躁与不安,率先开口说道,“这样井水不犯河水的平静生活,难道不好吗?我们再也不用担心被审神者伤害;不用担心自己受伤后无人手入;也不用担心被强制安排寝……”他轻咳了一声,满心不甘地开口,“可为什么,您,还有三日月却还要主动去找审神者大人呢?”

 

“昨日,我有幸与审神者大人一起出战。”太郎太刀沉默了一会儿,方才缓缓地开口说道,“灵力所幻化的长剑,握在审神者大人手中,如臂使指一般轻盈顺畅。剑影闪烁间,一个个敌人悄无声息地倒下,消失。审神者大人的实力,是我过往的记忆中从未见过的强大!”说到这里,他的眼瞳愈发明亮起来,像是见到了人生之中最重要珍贵的事物,闪着憧憬而又耀目的光辉。“即使化身人形,可我们本质上却仍是不解人情的刀剑。身为刀剑,我们所渴盼期望的,不正是被一个实力强大的主人所使用吗?”

 

“可是……”一期一振沉默了一会儿,再次开口。

 

“一期,审神者大人与过往的那些人,是不同的。”太郎太刀摇了摇头,出口打断了他的话语,“囿于过往黑暗痛苦的记忆,而迁怒于无辜的审神者大人,甚至蜷缩在保护层内,再不敢走出一步,是不对的。”他叹了一口气,“这一点,不用我说,你也是知道的吧?”

 

“可我们跟他相处的时间还实在太短,你怎么知道,审神者所表现出来的,是不是仅仅只是伪装呢?”

 

“审神者大人是一个强者,他绝对不屑于在我们面前说谎。”太郎太刀这般说着,“就如他刚来的那一天所说,他如果真想对我们做些什么,我们又哪里来得力量反抗呢?”

 

我知道,一期一振垂下眼睫,声音低低的恍若幻觉,“但是,我已经......再也不敢去赌了......”

 

 

 

①源自土方岁三《丰玉发诗集》

 


评论(19)
热度(148)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