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主刀剑乱舞】 那个神秘的审神者 (9)

 (1)  (2)   (3)  (4)   (5)   (6)   (7)  (8)

第九章

“你想谈什么?”

 

三日月都能看出来的事情,与蛟龙相处多年的审神者自然也能看得出来。也因此,尽管并不开心,审神者却还是让对话继续了下去。因为他知道,尽管目的不明,但蛟龙所做的事情都是为了他好。而他,并不准备辜负它的好意。

 

“哦呀,这可真是难倒我了!”三日月抬袖半遮住了俊秀的面容,“不如我们先来谈谈,像您这般实力强大的人,只要您要求,时之政府一定会乐意为您安排一座未曾有过主人的,空置的本丸。可为什么,您要选择前来这座暗黑本丸呢?”

 

审神者思考了一会儿,旋即开口回答道,“因为我本来就打算前往暗黑本丸,而你们是所有暗黑本丸当中刀剑最为齐全的一个。”他说着,有些奇怪地扫了三日月一眼,“现在这样的生活,不好吗?”

 

“不,就是因为现在的生活实在是太过于美好,所以我们这些刀剑付丧神们才更加惶恐啊!”三日月“哈哈哈”地笑了几声,严肃地回答道。“有朝一日,若您的想法发生了改变......”

 

“因为拥有了人类的形态,所以也相应地拥有了人类才有的情感吗?”审神者饶有兴致地开口,却并没有等待三日月回答的意思,“但是,你想太多了哦!”他神色冷清,冰雪雕铸的侧脸寒凉的不带一丝一毫温情,“区区一百年,实在是太过短暂,于我而言,甚至比不上一次闭关修炼的时间。只要你们按时完成时之政府所分派的任务,那么,我可以承诺,你们的事情,在我担任审神者期间,都不会插手。”浓密卷翘宛若蝶翼一般的睫羽轻轻垂下,半遮住他黑珍珠一般漆黑的瞳眸,“我无意在此留下任何羁绊。”

 

“不是错觉呢!”在得到审神者许下的承诺之后,三日月本该心满意足地离开此地,可莫名其妙地,他并没有选择离开,反而依旧稳稳当当地坐在原地——谁也不会想到,这会成为他漫长人生之中最为庆幸的一个选择,“审神者大人,您在拼命地推开我们呢!”

 

审神者愣了一下,大抵是觉得没有什么掩饰的必要,大大方方地点了点头,“是的。这也是我当初选择这里的缘由。”

 

“您就这么不想与我们建立羁绊?”三日月幽幽地说道,“我们有哪里不好吗?还是说,您在嫌弃我们的身份?”

 

“并没有。”审神者漠然地扫了他一眼,低低地叹了一口气,“我只是觉得,没有必要而已。毕竟,我终归是要有离开这座本丸的一天的。况且,保持一个对彼此来说都很安全的距离,这不也是你们自身的想法吗?”

 

“您还真是不了解我们呢!”三日月叹息了一声,仿佛含着一弯新月的瞳眸渐渐暗淡下来。

 

被伤害过后,刀剑付丧神们畏惧审神者地靠近——人心多变,谁也不能保证新任的审神者外表之下,掩藏着的是怎样的心思。他们恐惧再一次的伤害,恐惧交付的信任再一次被辜负,为此,宁可将新来的审神者屠戮殆尽,也不愿意再一次看到属于审神者的丑陋的内心。

 

可与此同时,不管被伤害多少次,他们的内心终究还是会渴望审神者——从化为人形开始,他们所有人的心就都空了一半,唯有审神者方能将那块空缺的地方填塞完整,感受到真正的幸福。

 

刀剑付丧神们,就是这般可悲可笑的生物啊!

 

“或许吧!”审神者不置可否地回答道,“但是,有谁能保证,你眼眸之中所映入的面容,便是那人的真实面貌呢?”

 

“那你呢?此时此刻,你所展现出来的,是属于你真实的面孔吗?”三日月像是被什么莫名的力量推动着,无比贸然地开口问道。

 

“你说呢?”审神者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他漆黑的瞳眸之中,似有一丝笑意一闪而过,可它闪现而过的速度实在是太过于迅捷,以至于三日月也无法分清,那是不是仅仅只是他一时眼花产生的错觉。

 

“为什么您不肯将名字告诉我们呢?”三日月再一次开口,“您明明知道,凭借您自身所持有的强大力量,即便我们知道了您的名字,我们也是无论如何都无法将您神隐的。”

 

“我知道。”审神者微微颔首,“只是没有必要。一百年,无论是对我,抑或者是对你们来说,都实在是一段太过短暂的时光。有朝一日我卸任审神者,从这座本丸离开,你们甚至可能记不得我的存在。”他目光平静,仿佛日后将被遗忘的人并不是他自己,而是其他陌生的审神者一样,“既如此,留下名字又有什么意义呢?彻彻底底地忘记,不好吗?”

 

“拥有如此长久的生命,您难道从没想过留在这里吗?”三日月并不知道心中的不甘究竟是因何而起,但他却莫名的不想就此放弃,“日久见人心,说不定,日后我们能处得很好......”

 

“从一开始,我就没想过要一直担任审神者。”审神者摇了摇头,“我曾经肩负重任——那实在是一段于幸福无甚联系的生活。所以,我再也不想继续那样的生活,我更希望自由一些,虽然......”他摇了摇头,并没有继续说下去。

 

“您还真是......”三日月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终于不再继续这个话题,他嗅闻了一下从厨房中传来的浓烈香气,“烛台切的手艺很好,今晚,您愿意和我们一起就餐吗?”

 

“多谢你的好意,但是不必了。”审神者摇了摇头,“我并不需要饮食,你自便即可。”

 

“话不能这么说,”三日月微笑着说,“身为刀剑的付丧神,我们不吃东西也是可以的。但是,用餐是一种享受啊!”

 

“我不需要。”审神者依旧摇头,“我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并无意改变。顺便,”他微微抿唇,“请通知他们,明日我会与他们一同出征。”

 

辞别审神者,走到走廊的拐角之后,三日月忍不住回头看了审神者一眼,却发现,他仍保持着分别之时的姿态,静静地仰望着渐渐落下的夕阳,身后,他的影子被夕阳的余晖拉得长长的,愈发衬得他形单影只起来。

 

他是在寂寞吗?

 

三日月这般想着,却终究迈开脚步,绕过了走廊的拐角,将审神者远远地抛在了身后。

 

 

 

 

 

 

 

 

 

 

 

评论(24)
热度(181)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