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主刀剑乱舞】 那个神秘的审神者 (8)

 (1)  (2)   (3)  (4)   (5)   (6)   (7)
第八章

静静地站在回廊的拐角,三日月宗近默默地凝望着不远处身姿挺拔的男子,这是时隔多日后,他第一次见到审神者。

 

审神者并没有在意他沉默地注视,而是悠闲地捧着手中绘有缠枝莲纹的白瓷茶盏,平静地注视着不远处含苞待放的桃林。

 

即便是一人独处的时候,他依旧脊背挺直,没有丝毫松懈的迹象——仿佛他肩上担负着过于沉重的一些东西,以至于他时时刻刻都不能有丝毫的放松。

 

即便是以美貌著称的三日月宗近,此时此刻却也不得不承认,本丸现任的审神者,有着一张比起他来还要精致完美上一万倍的面容,混杂着审神者身上冷淡漠然的特殊气质,宛若神祇一般尊贵耀眼,凛然不可侵犯——可恰恰因为这样,反而让人愈发想要靠近,去猜测,去探寻,在他这张漠然平静的面容之下,会是怎样的形貌。

 

衣裳摩擦所发出的沙沙声打断了三日月的思路,他有些疑惑地望去,却看到审神者袍角处突兀多出的虎斑花纹,紧接着,有着漆黑“王”字花纹的虎头从长袍后探头探脑地伸了出来——那是,五虎退所驯养的老虎!瞳孔骤然紧缩,三日月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止住了脚下的步伐。

 

意料之外的,对他们这些刀剑付丧神们态度极为冷漠的审神者却并没有在意小老虎们地冒犯,相反,他像个木偶一样端坐在原地,甚至连喝茶的动作都没有丝毫改变,任由那些毛茸茸的小老虎们伸出闪着寒芒的尖爪,勾着他的衣服一点一点地往上爬。中途,有一只小老虎没能抓住他的衣裳滑了下去,他还伸出空着的那只手,拎起小老虎的后颈将它放到了膝盖之上。

 

“这么多年了,你这一点还没变啊!”五虎退曾经说过的那只蛟龙从湖面上冒出头来,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对于小动物什么的,还真是够容忍的啊!”

 

“动物永远不会骗人。”审神者神态自若地伸手抚了抚膝盖之上小老虎毛茸茸的头顶,黑曜石一般漆黑凛冽的瞳眸之中似乎闪过一抹温柔之意,“人却不会。”

 

“但就算如此,你也不能仅仅只跟动物交流啊!”蛟龙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你终要步入人世的。”

 

“无所谓。”审神者语气漠然,“他们如何,并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之内。”

 

“自从你妹妹的事情发生之后,你还真是变得讨厌人类啊!”蛟龙有些无力地叹了一口气,“你明明知道,他对你妹妹很好。”

 

“我当然知道,”审神者眉尖微蹙,冰雪一般洁白的面容之上难得的带了一丝忧郁之色,“可比起他带给她的痛苦,那些欢愉实在是太过于微不足道了!”

 

“没办法,这就是身为长生种的悲哀啊!”蛟龙沉沉地叹了一口气,“那边的小子,你还要偷听多久?”

 

三日月神态自若地缓步走了过来,丝毫没有被抓包的窘迫与尴尬之意,“敝人诞生于十一世纪末,怎么样也不能算是‘小子’了!哈哈哈哈!”他微微弯腰,“审神者大人,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你的笑声,可真是吓到我了!”蛟龙忍不住吐槽道,“况且,相对于我们的岁数而言,你也只能算得上是‘小子’了!”他扫了一眼倏地沉默下来的审神者,叹了一口气,“主人没说不许,就是允许你坐下来了!”

 

“是这样吗?”三日月微微笑了起来,半阖的眼瞳之中似乎藏着一抹新月,他有些迟疑地站在原地,并没有坐下的意思。

 

“你的眼睛好好看啊!”蛟龙用尾巴轻轻拍击了一下水面,一脸惊诧地开口,“是不是,主人?”

 

“坐吧!”冲着三日月微微颔首,审神者语气凛冽地对蛟龙说道,“我怎么不知道,你有这么多废话?”

 

蛟龙银色的身体颤了颤,却并没有躲回湖面之下的意思,他知道,主人只是色厉内荏罢了,并不会真的出手惩罚他。除去必须谨慎对待,绝不容许丝毫差错的正事以外,在其他事情上,主人向来极为宽容。

 

更何况,他暗中定下的目标可还没有达成呢!若是就此缩回去,他敢保证,整整一个下午主人都能够保持绝对的沉默,一个字都不会对三日月说——他向来是这样的人,对于自己关注范围之外的人甚至连理会都懒得去做。那他刚刚故意引导审神者说出口的话,以及明目张胆地将藏在拐角处的三日月叫出来又有什么用?这样不行,不管怎样,今天他都一定要让审神者与三日月搭上话才行。他这样想着,无比谄媚地开口,“主人,你放心,在我心里,还是你的眼睛最好看!”

 

“闭嘴!”审神者皱紧了眉头,心下不悦。过往之时,他一直因着自身过于精致完美的容貌而被别人轻视,每每遭受别人极为恶心地垂涎目光,若非他天赋颇高,又拜在名师之下,一直修炼刻苦,拥有了足以保护自己的强大力量,恐怕他早已经成了别人床笫之间受人宰割的禁脔了!

 

但纵使如此,那些戏谑的,善意或者恶意的别人所赐予的“第一美人”,“高岭之花”等等等等的称号,却仍如影随形地紧跟着他,不曾有过片刻的远离。

 

也因此,审神者极为厌恶别人夸赞他的容貌,哪怕他明白,蛟龙所说的话语并非恶意,因为对它而言,实力强大便是美丽的。但他还是完全无法喜欢上这种夸赞。

 

猛地用尾巴捂住了自己的嘴,蛟龙明白,自己大抵又触碰到了审神者的伤口,熔金一般绚烂的的瞳眸悄然从三日月身上扫过,蛟龙一言不发地沉入了湖泊之中。

 

接收到了来自于蛟龙的信号,三日月尽管并不明白它的用意,却还是收敛了脸上的笑意,无比严肃地开口,“审神者大人,我想与您谈一谈。”

评论(10)
热度(153)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