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主刀剑乱舞】 那个神秘的审神者 (7)

 (1)  (2)   (3)  (4)   (5)   (6)
第七章

  宽敞明亮的厅堂之内,诸位刀剑付丧神们正在用餐。

 

  “咔咔咔咔咔,烛台切你的手艺真的是越来越好了!”山伏国广喝了一大口美味的味增汤,毫不吝惜自己地赞扬。

 

  “是的啊!”歌仙兼定一脸惬意的表情,“越来越风雅了呢!”

 

  “这跟风雅有什么关系?”次郎太刀毫不客气地吐槽着,“若论起风雅,当然还是美酒排在第一!”

 

  “是极是极!”日本号哈哈大笑着附和道,两位刀剑付丧神们对视了一眼,颇有一种惺惺相惜之感。

 

  一期一振一边微笑着听着他们地吵吵闹闹,一边轻轻敲了敲五虎退与乱藤四郎的头顶,“不要挑食!蔬菜也要全部吃完才行。”

 

  “不要啊!”乱藤四郎露出一张苦瓜脸,可怜巴巴地哀求道,“一期哥,可不可以不吃啊?蔬菜一点也不好吃!”

  

  “不行。”一期一振原本严厉的面容微微柔和,口风却是丝毫未变,“要营养均衡才能长高。”

 

  “知道啦!”满心不甘地这样回答着,乱藤四郎最终还是乖乖地吃掉了餐碗中剩余的蔬菜。

 

  “烛台切,最近几天你有见过审神者吗?”三日月宗近放下手中的餐具,一脸漫不经心地开口问道。

 

  “没有。”提及这件事情,烛台切收敛了脸上的笑意,缓缓地摇了摇头,“他不曾前来过厨房,我也未曾在其他地方见过他。”他望向压切长谷部,“长谷部,你呢,有见到过他吗?”

  

  “我也没有。”压切长谷部摇了摇头。

 

  “我看见过哦!”同田贯正国无比积极地举起手来,“是我在夜里晨练结束的时候,听到不远处传来声音,就好奇地过去查看了一下。结果竟然是审神者正在晨练!他真的很用功呢!”

 

  “我也看见过。”在众人的注视之下,五虎退倏地低下了头,耳根子也如同鲜血一般红得彻底。

 

  “你没事吧,退?”一期一振猛地伸手将他紧紧地搂到了怀里,仔细地查看着他的身体,“他有没有伤害你?”

 

  五虎退仰起脸来,摇了摇头,“审神者大人并没有伤害我,一期哥。”他安抚似的握紧了一期一振颤抖着的宽大手掌,“审神者大人坐在湖泊边与湖泊中的动物说话,并没有理会我。”

 

 “湖泊中的动物?” 三日月微微笑了起来,本就精致俊秀的容颜越发动人心魄,犹如莹莹月华一般美好动人,“爷爷我还真是好奇呢!”

 

  “退,你有看清湖泊里的东西是什么吗?”一期一振反握住五虎退的手掌,温柔地开口问道。

 

“嗯......”皱眉认真思考了一会儿,五虎退有些迷惘地摇了摇头,“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是......但是它和大俱利叔叔胳膊上的纹身很像。”

 

一下子成为众人视线中心的大俱利极不自在地轻啧了一声,却还是将胳臂上的衣袖往上捋了捋,露出深青色的,张牙舞爪的龙形纹身来。

 

“是这个吗,退?”一期一振再次开口问道。

 

“有些地方不一样,”五虎退皱紧了眉头,“它不是青色的,而是浑身银光闪闪的,只有一双眼睛是金色的。而且,它的头顶之上生长的也不是角,而是两个鼓起来的包包,像是被人打了一样。”

 

“蛟,龙之属也。池鱼,满三千六百,蛟来为之长,能率鱼飞置笱水中,即蛟去。”声音优美宛若夜莺啼鸣一般动听的男子眼眸半阖,开口说道。

 

“审神者究竟是什么身份?”加州清光蹙紧了眉头,“姑且不论他强大的力量,能够在湖泊中养上一条蛟龙,就已经是大部分人都难以做到的事情了。”

 

“我们对现在的审神者了解得太少了!”压切长谷部抿紧了嘴唇,“不管日后是为敌为友,加深对他的了解都是现在必须要做的事情。”

 

烛台切与三日月宗近对视了一眼,有些迟疑地开口,“我怀疑,审神者身边,有我们不知道的刀剑付丧神存在。”

 

“为什么这么说?”一期一振有些疑惑地望了过来,他倒不是怀疑烛台切在说假话,只是,前任审神者死去之前,这座本丸里已经集齐了目前政府所推出的全部刀剑。难道,政府又有新的刀剑推出吗?“烛台切,你认得出来,他是属于哪一派的刀剑吗?是粟田口一派的吗?”

 

“不清楚,我甚至都不太确定他究竟是不是付丧神。”烛台切神色凝重地摇了摇头,“我只是感觉他身上的气息与我们有着微妙的相似而已。况且,”他苦笑了一声,“他似乎并不愿意理会我。”

 

压切长谷部恍然大悟,“烛台切,你指的是那天我们见到的那位,银发金眸的男子?”

 

“是他没错。”烛台切点了点头,“我陪他逛万屋的时候,有一位审神者过来询问他是不是政府新推出的刀剑付丧神,他没有明说,只是告诉那位审神者,他的主人才是本丸真正的审神者。而且,”他想起那日男子身上骤然爆发开来的冰冷血腥的气势,微微蹙起了眉头,“他对那位审神者的态度极为不好。还说了类似于‘区区人类,居然也妄想掌控我吗’的这种话语。”

 

“哈哈哈!还真是心高气傲呢!”三日月宗近脸上的笑意愈发深了,“回来之后,还有人见过他吗?”

 

“没有哟!”萤丸摇了摇头,“这几天,我连审神者都没有看到过哦!”

 

“我也是。”和泉守兼定摇了摇头。

 

“没有看到过......”

 

“没有见到过陌生人哟!”

 

“......”

 

“说起来,”三日月宗近仿佛只是随口一说,“还真是巧呢!那只蛟龙,与烛台切见过的男子,都是银金双色的呢!”

 

厅堂之中猛地一静,萤丸有些惊讶地开口,“不会吧?那只蛟龙跟那个人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人啊!”

 

“身为备受神灵宠爱的生物,蛟龙是可以化为人身的。”小乌丸平静地开口。虽然看上去很稚嫩,但是在场的刀剑付丧神们没有一个敢于忽视他意见的。

 

“那他就不是刀剑付丧神了啊!”加州清光恹恹的开口,“本来还以为,我们能够多一个新同伴呢!”

 

“不可能的。”大和守安定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他的立场,一开始就和我们截然不同。”

 

 

下一章,三日月宗近出场

评论(17)
热度(185)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