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主刀剑乱舞】 那个神秘的审神者 (5)

 (1)  (2)   (3)  (4)


第五章
难得的好天气,天空恍若被彻底清洗了一遍似的,是琉璃一般澄澈无垢的碧蓝之色。重重白云地遮掩之下,浑圆的太阳怯生生地露出一角,洒下熔金一般绚烂的光辉。

审神者坐在湖泊边的石凳之上,并没有穿着昨天那身紧身的劲装,而是换了一件洁白如雪的广袖长袍,袍角处一丛翠绿的修竹苍翠欲滴,栩栩如生。

修长有力,玉石一般白皙的手掌之中,是小巧玲珑的白瓷茶碗,翠绿的茶汤泛着清翠怡人的香气,其上还漂浮着一朵半开的桃花,粉嫩的颜色,宛若刚从枝头摘下一般鲜妍美好。

离湖泊不远的一处空地上,是一片规模颇大的树林,翠绿的枝叶间,间或夹杂着几朵粉嫩的花苞,让人不由得期待,再过不久满树鲜花盛开之时,该是怎样的一片盛景。

“哗啦”一声,蛟龙破水而出,宛若白银一般灿烂而又苗条的身形在阳光与水珠的双重作用下,几乎要闪瞎别人的眼睛。

“你快要化龙了吧?”审神者扫了一眼蛟龙头顶鼓起的两个小包,懒洋洋地开口问道。

“还早着呢!”蛟龙无声地叹了一口气,“昔日我为非作歹所造成的恶业,刚结清不久。若没有功德护身,怕是熬不过雷劫地打击。”他晃了晃自己巨大的头颅,有些郁闷地开口,“到时候,别说化龙了,我怕是连自己的这条小命都保不住!”

“天道是公平的。”审神者慢条斯理地啜饮了一口茶水,“你若是多做善事,便会有功德庇佑。”

“我知道啊!”蛟龙有些无奈地说着,“可想要攒够足够我熬过雷劫的功德,实在是……”

“不急。”审神者不疾不徐地喝了一口茶,“你该知道,时间对于我们而言,早已失去了意义。”

“也是啊!”蛟龙深深地注视着审神者,“不过,你真的决定,不再回去了吗?”

“已经没有回去的必要了啊。”审神者眉尖微蹙,眼神定定地凝在那片尚未来得及开放的葱翠树林之上,“妹妹她们,都已经有了自己的归宿。”他沉默了一会儿,“我在她们眼中,是一个早已死去之人,又何必再次回去呢?他们不会高兴再次见到我的。更何况……”他倏地沉默下来,并没有继续说下去。

“你们人类真奇怪,”蛟龙移开了眼神,“明明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们好,她们却并不领情…”

“无所谓啊!”审神者倒是看得很开,“我只是想要这么做而已,只要目的达到就行,并不需要她们领情。”

“你……算了!”蛟龙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却最终还是放弃了。作为武器跟随主人这么多年,蛟龙敢说,除了那只狗以外,没有人会比他更了解主人——哪怕是主人的亲人们也一样。

他很清楚,在那张平静地,仿佛不带丝毫感情的面具之下,掩藏着的是多么炽热的,甚至能将整个世界都点燃的熊熊火焰!只是,很少有人能够真正揭开主人的面具,大多数时候,他们都畏惧着主人冰冷的面具,而不敢靠近半步。

不过那又如何呢?主人的亲人们不珍惜主人,自然会有人慧眼识珠,不惧怕主人脸上那张过于凛冽冰冷的面具,一步步靠近主人的心,珍惜他,爱护他,直到最后。

眼下这方陌生的世界,除了他和那只狗以外,再无人知晓主人的身份与过往地经历。而主人也无须继续背负着沉重的责任艰难地走下去。

往日的那些阴影终会渐渐淡去,有他和那只狗的守护,主人一定会幸福的!

他自然而然地换了一个话题,“昨日我将种子带回来的时候,你为什么不直接将它们催熟到盛放的阶段?”

“等待,也是一种喜悦啊!”审神者狡黠地眨了眨眼睛,微笑着开口说道。“你可以猜一猜,它们会在什么时候开花?”

“不猜!”尾巴用力拍打了一下水面,蛟龙气哼哼地说着,“这么无聊的事情,我才不会做呢!”

审神者淡笑不语。

“说起来,你有没有看到昨天那些刀剑付丧神们的表情?”蛟龙似乎想起了什么,贼兮兮地说道,他显然想到了什么愉悦的事情,嘴巴咧的极大,“一个个简直是见了鬼一样,死死地盯着我看,哈哈哈哈!”他毫无顾忌地捧腹大笑着,许久之后,方才继续说了下去,“还有审神者过来问我的名字,说我是从来没见过的刀剑付丧神!”他的心情倏地低沉下来,尾巴用力拍了拍水面,愤愤不平地说着,“那些刀剑付丧神们,也配和我比较!”

“你和他们,自然是不同的。”审神者放下茶杯,安抚似的拍了拍蛟龙的头,“你是我无可或缺的伙伴,无论是过去,现在,还是将来,这一点都不会改变。”

“说的也是。”炸毛的蛟龙轻而易举便被安抚了下来,“不管怎么样,我总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

“我知道。”审神者平静地回答。

“你说,”蛟龙偷偷地瞥了坐在原地的审神者一眼,犹犹豫豫地开口问道,“那个……那个……我是想问问那只狗,他什么时候才能够回来?”

审神者倏地沉默了下来,他修长的手指无意识地摩擦着桌上的茶杯,手背上浅青色的血管恍若白玉之上天然形成的瑰奇花纹,美得让人窒息,“不会太久的。”他勉强一笑,眼神晦涩,“师傅说,在那场战斗之中,他为了帮我挡住攻击,魂魄破碎,逸散进了不同的时空之中。需要我前去先将他分离的魂魄带回来,好好地修养一段时间,才能再次醒来。”

“这样嘛!”蛟龙有些烦躁地说着,知晓自己问了不该问的话题,却对怎样安抚审神者全然无能为力——他向来不是多么善解人意的类型。他重重地叹息了一声,没有再继续询问下去。

审神者没有在意他的沉默,近千年的相处,就像蛟龙对他了如指掌一样,他也是极为了解他的。“我会将他带回来的。”

“我相信你。”蛟龙重重地点头,再一次沉入了翡翠一般幽绿的湖水之中。

评论(30)
热度(168)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