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主刀剑乱舞】 那个神秘的审神者 (4)

 (1)  (2)   (3)  (5)

 

第四章
烛台切光忠行走在万屋宽阔而又热闹的街道之上,一边留神关注着周围的店铺,一边悄悄扫了身侧的男子一眼。

他尚未来得及收回视线,男子便已敏锐而又机警地回望了过来,狭长的眼瞳微微弯起,“这里还真是热闹呢!”

“是的。”轻轻点头随意地附和了一句,烛台切光忠收回了放在男子身上的视线。但是,能够出现在被审神者掌控的本丸之中,甚至被允许前往万屋,他究竟是什么身份呢?这种级别的洞察力,便是普通的刀剑付丧神们,亦是做不到的。

“你要买些什么?”男子丝毫不在意他的敷衍,而是兴致勃勃地开口问道。熔金一般灿烂辉煌的瞳眸,不同于烛台切光忠自身稍显暗淡的金眸,如同阳光一般璀璨夺目,却又宛若刀刃一般锋利无情。

他是想要打探些什么吗?几乎是瞬间便警惕起来,烛台切光忠微微眯起眼睛,面上的神色却是丝毫不变,他极为自然地叉开了话题,“你刚刚不是说要去买鱼苗和种子吗?我知道在哪里购买。”

轻易便看穿了他微笑背后隐藏的戒备,男子颇为不屑地嗤笑了一声,却也并不准备在刚刚随口一提的话题上继续纠缠下去,“好啊!”他轻轻勾唇,露出一个寒凉如冰的微笑来,“带路吧!”

“那是政府新出的刀剑付丧神吗?以前从来都没有见过呢!”不远处,身着白衣绯袴的审神者停下脚步,近乎痴迷地凝视着他,“真得好好看呢!”

“是呢!”在她身侧,身着白色短裙的另一位审神者极为自然地接了下去,“确实好好看呢!这个相貌,比起爷爷来说,也差不了多少了吧!”

“真的好好看啊!”

“是呢是呢!”

“但是政府最近并没有推出新的刀剑,应该是审神者吧!”一位看不下去的男审神者开口说道,“他身边跟着烛台切呢!”

“不一定啊!”白衣绯袴的审神者开口辩解,“有哪位审神者会有银发金瞳啊!而且他长得这么好看,怎么样也不像是人类啊!”

“啊啊啊啊他看过来了!”身着白裙的审神者猛地攥紧了身旁少女的手掌,“好好看好好看!我要被电晕了!”

“不行,我一定要去问问,他究竟是不是新推出的刀剑!”猛地握拳,审神者信誓旦旦地说着,“他如果是刀剑的话,怎么样都要把他带回本丸!”她这样说着,就猛地冲了上去,“请问,你是审神者吗?”

“不是哟!”银发金瞳的男子微笑着回答,“我的主人,才是本丸的审神者。”

“那你是刀剑付丧神!”审神者激动得喊道,“能问一下你的名字吗?以前从来没有在万屋见到你呢!”

“不能告诉你哟!”男子依旧微笑着回答,“我的主人,可从来都只有一个啊!”

“真的不能说吗?”审神者依然不想放弃,“刀剑付丧神们,一般不都是有许多个吗?怎么会只有一个主人呢?”

“你这句话,就让我很生气了呢!”那双耀眼的黄金瞳渐渐变得冰冷,男子没有继续说下去,可自他暗沉冰冷的双瞳,却已让跟随在审神者身边的一期一振警戒地拔出刀来。

全然不在意周围之人地警惕与敌意,男子的语气分外讥诮,“区区人类,居然也妄想掌控我吗?”

他微微俯身,目光锐利冰冷宛如刀锋,自他身上散发出冰冷血腥的气势——那绝不仅仅只是杀戮了数千人,数万人甚至数十万人便能轻易造就的。

“你也配?”

收敛了身上的气势,甚至再懒得施舍一个眼神,男子懒洋洋地开口,“烛台切光忠,是叫这个吧!你该带路了。”

“是!”颇为忌惮地看了男子一眼,一直默不作声地坐壁上观的烛台切光忠点头答应了下来,率先走在前方为男子领路。

他没想到,男子会比他所预料的更为危险,也更为冷酷,简直就像是一把见了血的武器一样,冰冷无情,而又杀气腾腾。

他眉尖微蹙,突地想起初见之时男子漫不经心的话语,“真无情啊,明明不久之前我们还见过的!”

他敢肯定,他们在本丸里所见过的,除去那位深不可测的审神者大人,便再也没有其他生命地存在。便是时之政府派来引路的狐之助,也没能见过。

想起男子身上与他有些微妙的相似却又截然不同的气息,烛台切光忠猛地攥紧了手掌,任由指甲深深嵌入掌心。

如果,身后的男子,也是一位刀剑付丧神的话,是不是这一切便都能说得通了?

他想起被审神者握在手中,样式奇怪却又威力巨大的那把武器,心中的想法愈发笃定了。

但是,他并不敢直接向男子询问他的身份——光凭刚刚男子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骇人威势,他便十分清楚地知道,眼前的这人,绝不是什么好相处的善茬。他只能将眉头蹙得愈发紧了,心情复杂地将这个猜测深深地压在了心底。

此时此刻,烛台切光忠极为后悔,刚刚不应该为了安全问题支开压切长谷部的。不然的话,他们还能够互相交流一下彼此的想法,印证一下他的猜想是不是正确的。

但事已至此,他也只能强打起精神,引领着身后的男子前往目的地了。

而在他身后,银色长发的男子微微眯起了眼睛,饶有兴致地注视着不远处浑身僵直的烛台切光忠。

换作其他时候,他自是对这般渺小的存在没有什么兴趣的。

但既然主人已决定在此停留一百年,在没有其他人陪伴的情况之下,好好调教一下本丸当中的那些刀剑付丧神们,未尝不是闲暇之余的上好消遣。

与主人无论身处何时何地,都能始终保持平静冷漠的心态不同,他是个追逐力量,厌恶一成不变的生活的那种人。

他倒是很想知道,这些被投放于世的投影,如果能够获得强大的力量,将会是怎样的下场……一想到这,他的心便忍不住蠢蠢欲动了。

不急,他在心中这般安慰自己,一百年算不上长久,却也是一段不短的时光。他的计划,可以慢慢来……

此时此刻,陷入无聊之中的男子并不知道,许多年后,他有多么后悔此时此刻无聊所做下的决定……

评论(26)
热度(202)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