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逸】 所有人都暗恋我 第三章

【all逸】一个很萌的梗

 楔子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当见到宣勤殿无一处不熟悉的景色与侍从之时,风天逸像个精致的玩偶一样僵硬在风刃的膝盖之上,一动也不动。

 

事情,究竟是怎么发展成这样的?他刚刚,不还悠闲自在地呆在花园里晒太阳吗?

 

“怎么了?”一双手将风天逸整个抱了起来,望着近在眼前的,属于摄政王那张令人厌憎的放大的脸庞上陌生而又熟悉的关切温柔的表情,风天逸恨恨地扭开了头,不再继续看下去。

 

有什么必要呢?

 

纵使那人脸上的表情,曾经无数次出现在他夜晚深沉的梦境之中,但那终究也只是他心有不甘而衍生出来的美丽而又脆弱的幻象罢了。

 

他比任何人都更清楚的明白,十岁之前,那个待他如珍如宝,甚至恨不得将他掬于手心,含于口中,生怕他受到一丁点儿伤害的皇叔早已经死去,活下来的是那个如今执掌南羽都大权,与他势不两立的摄政王!

 

“是不舒服吗?”风刃伸手揉了揉雪鼬毛茸茸的头顶,望着他不自觉仰起脖颈追逐他手掌的动作,脸上的表情愈发柔和温暖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每每看到这只雪鼬,他总会忍不住想起天逸。小时候的天逸和现在的这只雪鼬一样,得不到别人的关注就会伤心,但只要稍加安抚,他又会立即破涕为笑,露出一张格外阳光灿烂的面容来。

 

久久没有被抚摸,怀中的雪鼬头仰得愈发高了,一双天空一般澄澈湛蓝的瞳眸之中也渐渐蒙上了一层浅浅的雾气,仿佛极为委屈似的。

 

“真是爱撒娇!”风刃叹了口气,伸手轻轻弹了一下雪鼬的脑门,他的动作并不重,但怀中的雪鼬却还是因此差点翻了个跟头,看着他好不容易挣扎着再次站起来,发出低低的呜咽声,风刃不知为何竟觉得一阵心虚——虽然他已经好久都没有过这种感触了。略略有些尴尬地轻咳了一声,他伸出手来,像平时撸猫一样,顺着雪鼬柔软顺滑的毛发从头摸到尾,果不其然,很快,雪鼬便露出了一脸享受的表情,毛茸茸的尾巴还撒娇似的圈住了他的手腕。

 

清隽的面容之上止不住地流泻出了一抹浅浅的笑意,风刃低头好笑地注视着自他停手之后,再度浑身僵硬宛若木偶一般一动都不动的雪鼬,并没有等待太久,很快地,雪鼬浑身上下的白毛炸了起来,这让他原本娇小的身躯也显得健壮了许多。宝石一般湛蓝的瞳眸可怜巴巴地扫了他一眼,旋即猛地垂下,雪鼬从风刃的膝盖之上一跃而起,端端正正地在桌案上坐了下来,优雅完美的姿态,仿佛刚刚的一切都仅仅只是幻觉,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就连这种自欺欺人的样子,也和天逸很像呢!在心中这般想着,风刃的面上却仍是那般闲适自在的表情,顺着雪鼬的意图将刚刚发生的一切都自然而然地掩盖了过去——真要紧抓着刚刚发生的事情不放的话,眼前的这个小小生灵是会恼羞成怒,许久都不会理会他的吧?就像是幼时的天逸一样。

 

伸手揉了揉雪鼬柔软的头顶,风刃不期然的想起了过往之时曾经发生过的一件事情。

 

那时候,天逸刚刚过完七岁生日,皇兄皇嫂也尚且还在人世。身为羽皇唯一的子嗣,风家迄今为止唯一的后裔,天逸自小便是被娇宠着长大的,也因此养成了格外顽皮好动的性子。

 

他极为厌恶一直跟在他身后喋喋不休的仆从们,经常一个不留神便被他逃走,以至于守在他身边的侍从们不得不分批在皇宫之中细细搜寻上好一阵子,才能再次见到那个调皮的太子殿下。

 

也正因此,当辞别格外热情的皇嫂,慢悠悠地向着自己宫殿走去的时候,见到一只可怜巴巴被困在树上的羽族太子,实在是一件不足为奇的小事。

 

“你又把他们给甩掉了?”风刃几乎是连叹气都懒得做了,他有些无奈地站在树下,仰望着紧紧抱着树干,丝毫不敢放手的天逸,揉了揉眉心有些疲惫地开口问道。

 

“他们实在是太烦了!”儿时的风天逸有着一张精致如画的稚嫩面容,可爱的让人甚至连责怪的想法都无法生起,当他仰头像个大人一样老气横秋地说话的时候,就连皇宫之中最为严肃的羽皇陛下都会不由自主地柔和了面容,更遑论是一向就极为疼爱风天逸的风刃了!

 

他几乎是在风天逸话语刚出口的下一秒钟便忍不住露出了笑脸,“好吧!我亲爱的太子殿下,您是怎么让自己落到这般田地的?”

 

风天逸皱紧了眉头,沉默了许久,直到风刃作势要转身离开,方才支支吾吾地开口,“我看到了一只猫,想要捉住它......”

 

“结果猫没捉住,反而把自己困在树上了?”风刃忍不住叹了口气,却还是张开了双臂,“跳下来,我会接住你的!”他并没有把握能让天逸立即信任他口中的话语,因为对于不过七岁的孩童来说,那个高度,远比人们想象中的要可怕上太多太多。

 

可结果并不是他所想象的那样,他劝慰的话语还没来得及说出口,风天逸已经松开双臂,毫不犹豫地从树上跳了下来。

 

接住风天逸之后,风刃忍不住开口,“你就这么轻易跳下来了?我刚刚若是没能接住你怎么办?”

 

“是你让我跳的啊!”小小的孩童窝在他的怀里,一双蓝眸承载着满满的信任与依赖,“皇叔你是不会骗我的!”

 

而在那之后,他因为用“抓猫不成,反困树上”的事情调笑天逸,惹得他接下来半个月每每见到他都一言不发,扭头就走,直到他无比诚恳地道了歉,又奉上了礼物方才最终让天逸原谅他,就是另外一件事情了。

 

不论何时何地,风刃永远都会记得,曾经天逸交托给他的,那般沉甸甸的,而又无比诚挚,没有一丝瑕疵的信任。

 

可时光流转,他原本想永远妥善保存,细心呵护的那份信任,终究还是被他自己,一点一点毫不留情地碾碎磨灭,甚至再留不下一丝一毫的痕迹。

 

    他想起天逸儿时略带婴儿肥的,无忧无虑的面容,又想起如今始终冷着一张脸,连笑容都稀少地几乎看不见的羽皇,忍不住沉沉地叹了一口气。

 

皇兄,你临终之前殷切地叮嘱,还真是给我出了一个极大的难题啊!

 

 


评论(21)
热度(113)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