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主刀剑乱舞】 那个神秘的审神者 (2)

 (1)   (3)   (4)  (5)   (6)

第二章
感受了一下自己体内灵力地运作,确认这座本丸确实已经归于他麾下之后,审神者闭上了眼睛——狐之助曾经告诉过他,这座本丸的具体面积,是可以依靠他所拥有的灵力来扩张的。只要他的灵力足够强大,他便可以扩大本丸的面积,甚至于重塑自己想象之中的建筑用以居住。当然,有生命的东西,是无法重塑出来,而是必须依靠种植与购买才行的。

繁复威严的建筑自本丸中心拔地而起,朱红的墙壁,铁青的砖瓦,宛若流水一般曲折幽深的回廊,古朴美丽的石桌石椅,泛着粼粼光泽的湖泊……一切的一切,都与他昔日居住的府邸一般无二,只除了少去了那些曾经陪伴在他身侧的人们。

审神者有些迷惘地注视着眼前的建筑,久久之后,方才长长叹息一声,迈开了脚步。没有在意随着他地靠近而逐渐警惕起来的付丧神们,他微微扬眉,“将地上的刀剑带着,跟着我。”

不管怎样,接下来的一百年里,他都是不会离开这座本丸的,而那些政府所分配下来的任务,尚且需要刀剑付丧神们完成。他不能就这样放任他们虚弱昏睡下去。更何况,终归眼下它们这般凄惨的境况也是他心魔缠身不知轻重所造成的,他必须负责才行。

审神者并没有使用丁子油,拭剑粉等等为刀剑手入的工具,而是径直抽出一把太刀,握住了它的刀柄,将自己的灵力小心输了进去——手入的过程,归根究底,也就是借助工具将灵力输入的过程。只是一般境况下,审神者对于灵力地使用并不是多熟练,一不小心便会输出过多造成二次伤害,又或者是输出过少以至于无法使伤痕完全消弭,所以他们方才需要借助工具来控制自己输出的灵力,为刀剑抚平伤痕。

但如果,审神者对于灵力地掌握足够熟练,那么弃工具而不用,直接输入灵力也是可行的。

身为已历经漫长时光的神祇,审神者对于灵力地使用无疑极为顺手,所以他并没有去被扔出本丸的垃圾堆里寻找手入工具的意思,而是直接上手了。

修复受损的刀剑所消耗的灵力对于审神者而言不过九牛一毛,便是已然暗堕的付丧神,他亦可以通过自身清净灵力地冲击,将他们身上所携带的污秽气息彻底清除,让他们清醒过来。

当然,他只能保证他们一时的清明,只要心中的郁结与怨愤尚未化解,他们便会有再次暗堕的风险——然而,那已是与他无关的事情了。

等到所有的刀剑付丧神们都已恢复人形,受伤的部位亦已恢复如初,感受着自他们身上传来的隐晦敌意,甚至连眼中的神采都没有丝毫改变,审神者平静得近乎漠然地开口。

“接下来的一百年里,我都将会是你们的审神者。”

“我居住在这栋楼的二楼,没有我地应允,任何人不许贸然闯入,否则直接刀解。”

“我无意命令你们,也无意掺和你们的事物。所以,内番,出战,抑或者是其他事项地安排,皆有你们自己做主。”

“无事不要踏进我身边三步的范围之内。”

“任何从背后偷袭我的人,都予以刀解处理,没有其他结果。”

“做任务所获得的金钱什么的,你们自行处理。”

“受伤之后,可以在楼梯上呼唤我,亦可以在我身处楼下的时候,予以手入。”

“时之政府所安排下来的任务,请务必完成。”

“按照时之政府地要求,每月我会有三次与你们一同出征的时候。我会在出征之前予以通知。”

“我养了一只狗,尚且还未送来。但我希望,等他到来的时候,任何人都不能攻击他,否则的话,刀解处理。”

“以上。”

这还真是,将他们推开得彻彻底底呢!三日月宗近惯常微笑着,夜空一般华美的蓝瞳之中闪过意味不明的光彩。

“我们要怎样相信,你会遵守条约?”水蓝短发的青年身姿笔挺,有些警惕地开口问道。

“我还不至于对你们说谎。”审神者不屑地嗤笑了一声,目光逐一从躁动的刀剑们身上扫过,“更何况,我若是真的想要动手的话,你们有谁能拦得住我吗?”

气氛瞬间冷凝起来,三日月宗近拢袖“哈哈哈”地笑了几声,“确实呢!审神者大人可是非常强大的啊!”

“不背后偷袭的话,可以对你邀战吗?”有着奇异的,宛若蝴蝶结一般高高翘起长发的孩童上前一步,开口问道。

“自然。”审神者微微颔首,“但我并不一定会答应。你们的实力过于低微,于我而言并没有任何用处。”

在场的刀剑们一时之间竟无言以对,确实,能够在与他们战斗之后迅速激活本丸,并未他们疗伤而不露半点疲色的审神者确实是个极为强大的人。

“你是人类吗?”有着奶白色卷发的孩童自最先说话的湛蓝短发的男子身后怯生生地露出一个头来,“真的可以支撑一百年?”

“我并没有告知你们这些的必要。”审神者思考了一下,开口回答道,他并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换了一个话题,“区区一百年,于我而言并不算得上什么。”他扫视了一眼在场的诸位,“还有吗?”

“你会要求施行寝当番吗?”有着诡异绿色长发的青年微微笑着,双瞳灼灼地注视着审神者。“如果是您的话,我可是不介意为您暖床的啊!”

他的话刚刚出口,原本算得上平和的气氛便再次紧张起来。

审神者有些怪异地看了他一眼,事实上,他并没有理解绿发青年的第一句话,但是随后堪称暧昧的话语却让他恍然大悟,“并不需要。”他的耳根忍不住悄然红了起来,虽然曾经娶过妻子,但他向来是个淡漠的人,对于这种事情完全算不上喜欢。“我对这种事情,并不感兴趣。”

不过,会提出这种问话,果然,是过往的审神者对他们做了些什么吧?但这也与他无甚关系罢了。

“那么,审神者大人,能告诉我们您的名字吗?”三日月宗近上前几步,凑近了审神者,露出一个温柔的仿佛让整个天地都瞬间黯然失色的笑容。

“没有必要。”审神者眉尖微蹙,露出一个有些不悦的神情,“我说过,不要踏进我身边三步的范围之内。”

“哦呀,以后不会了。”注意到审神者始终平静而又清明的眼神,三日月宗近退后几步,抬袖半遮住了俊美无俦的面容。

挥了挥手任由巨大的木箱砸落在他身前的空地之上,审神者平静地开口,“由于重建了房屋的关系,过往本丸之中的一切都已被我扔掉。这是资金,你们可以前去万屋重新购买所需的东西。”他一边说着,一边平静地站起身来,转身毫不犹豫地离开了这里。

有人跟我反应,说第一章看不太懂
实际上就是审神者因为过往的经历,被心魔所惑,暴力嗜血,所以他在接手本丸之后,决定直接把所有的付丧神都揍上一遍,好让他们听话。
揍完之后,他挣脱了心魔的控制,清醒了过来,然而所有的刀剑付丧神们都已经伤重回到了本体
大致就是这样的情节
至于审神者的身份,你们可以慢慢猜😸😸😸
第一个猜出来的有奖励哦

评论(34)
热度(179)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