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主刀剑乱舞】 那个神秘的审神者 (1)

1.all男审暧昧清水向
2.ooc可能
3.暗黑本丸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第一章
“是这里吗?”

长发及腰的男子停下脚步,微微眯起眼睛打量着面前这幢即便是隔着高大的围墙,亦掩饰不了其内浓浓血腥与晦暗气息的本丸,鲜血一般赤红的瞳眸之中不见任何波动。

“是的,大人。”身上绘有彩色纹饰的狐狸——时之政府的造物狐之助微微躬身,平静地回答,“之后的百年,这座本丸就是你的了。”

“是吗?”手腕翻转,露出一件样式奇怪的武器,男子有些僵硬地勾起唇角,露出一个与善意全然无关的浅淡微笑来,“你可以走了。”

“唉?”狐之助有些惊讶地抬起头来,却又很快被男子身上爆发出来的浓烈血腥气息惊得全身柔顺的毛发都统统炸了起来,它眼眸无神地在原地呆了几秒钟,好似收到了什么回复一样,方才微微颔首,“大人,接下来的一切,便就交给你了。”

甚至吝惜于给予狐之助一个眼神,男子身上的战意愈发炽热昂扬,他缓步向前走了几步,一脚踢开了合拢地木门,同时挥刃迎击,刀剑碰撞的清脆声响让他原本漆黑的瞳眸之中忍不住泛起了浓重的血色,“来得正好!”他大笑出声,俊秀雅致的面容,宛若神祇一般咄咄逼人,是直要灼伤人眼目的精致与耀眼,“我正想大闹一场呢!”

被他击退的付丧神并没有说话,而是对视一眼,再度默契地攻了上来。一边身手俐落地挥刃迎击,男子血色的瞳眸恍若不经意般从不远处腐朽的建筑之上一扫而过。

收回分散的心神,男子再度挥刃,轻而易举便迫得对战的二人不得不后退回防。

“太弱了!”近乎叹息一般地说着,男子手中的武器猛然一挑,将与他对战的两位付丧神摔飞出去,砸塌了一幢岌岌可危的建筑,溅起大片尘埃。

就算隐藏在暗处数量未知的付丧神们刚刚不过是在旁观等待着最终的结局,可看到同伴受伤,他们也还是会出来的吧——从刚刚那栋建筑里传来的恶意,浓重而又深沉,宛若深不见底的泥沼。

哪怕此时此刻,他们并没有与他刀刃相向,可他们又能忍受多久呢?隐藏的恶意,可不会因为完美地伪装而消弭殆尽,它们只会在时间的流逝之下,愈发浓重啊!

“不出来吗?”男子转过身来,直视着刚刚他眼角扫视过的那栋建筑,唇角的笑意愈发浓重,“我感受到了哦!”

久久无言。

“咳咳,”直到男子有些不悦地蹙紧眉头,想要直接上前攻击的时候,身穿华美和服,眼眸半阖宛若夜空一般静谧的俊美男子从走廊上绕了过来,微微俯身,“审神者大人真是性急呢!”他微微笑起,俊美的容颜宛若莹莹的月华,愈发夺人心魄,“我的名字是三日月宗近。嘛,身为天下五剑的其中一把,被说是最美的呢。诞生于十一世纪末。也就是说是个老爷爷了呢。哈哈哈!”

面无表情地站在原地打量了三日月宗近一会儿,望着他脸上始终不变,宛若面具一般无瑕的微笑,新来的审神者轻啧了一声,“太小,太弱,演技太差!”他眼神转动,再一次看向那栋建筑,“不出来吗?”

“不要这么心急嘛!”三日月宗近顽强地保持着脸上的微笑,再度开口。

然而这一次,审神者并没有回应他的话语,他向前一步,借助着脚掌点地地冲击力,向着他所感受到的恶意最深沉的地方猛地跃起,“废话少说,先与我战上一场吧!”

三日月宗近脸上的笑意终于散去,显露出在阴影映衬之下愈发阴翳而又面无表情的面容来。雕塑一般静静地立在原地,他拢袖凝望着被审神者撞塌的建筑一角,半阖的眼瞳之中闪过无比深沉复杂,让人完全无法理解的情绪。

处理掉一块地方的付丧神们之后,审神者并没有停下来,相反,战斗还在继续。

不时有建筑倒下,扬起巨大的尘埃,刀剑交错闪现而过的寒芒几乎令人毛骨悚然。

审神者像是全然感受不到疲劳一样,一次次地挥刃战斗,将来犯的付丧神们一个个击落尘埃。等到他眼瞳之中的红色终于散去,这座本丸已是一片废墟,能够站立的,竟然只剩下他一人而已。

“还真是闹大了啊!”叹息着捂住大半张脸,审神者蹙起眉头,他没想到,这一次心魔地侵袭,他竟然并没有抵挡过去,反而陷入了无穷无尽地战斗之中。

果然,虽然曾经的一切,无论是痛恨抑或者是怨怼,皆由他亲自设计,但是,他的心中,却终究还是对他们的所作所为,心有不甘吗?

以至于,事到如今,他已在师傅地帮助之下重现于世。可心中的怨愤与不甘,却因着心魔的作用,被放大了成千上万倍,如同附骨之蛆一般牢牢地缠绕在他心上,让他一时之间竟无计可施。

但这样也不错,心魔既可以毁掉一个人,却也可以造就一个人。有朝一日他若能走出过往的迷障,心魔自然便可以迎刃而解,甚至于,他久未松动的实力,也将会更进一步。只可惜……

望着眼前灰尘飞扬的大片废墟,他忍不住再度叹了一口气,从废墟上跳了下来,站在本丸唯一一处尚且算得上干净的空地上,“刀来!”

刚刚因着与他的战斗以及曾经审神者地所作所为而回归本体的刀剑们,像是受到了什么莫名地牵引一般,从废墟之中漂浮了起来,整整齐齐地落到了他身前的空地之上。

不得不说,前任审神者虽然事故频频,甚至于害得本丸中的众多刀剑暗堕,但她是一个有些强迫症的人——具体表现在时之政府所推出的一系列刀剑,都被她收集完全,没有漏下任何一把。

四十多把刀剑整整齐齐地摞在一起,也算是一个颇为壮观的场面。只可惜,刀剑之上复杂纠葛的伤痕,却又让它们显得颇为落魄起来。

有些复杂地凝眸注视了它们一会儿,审神者迈开脚步,一手招来本丸所必需的刀帐,一边向着本丸中那棵枯萎的,却仍蔚为壮观的樱花树走去。

按照政府人员之前教过的步骤让这座本丸认主,审神者收回手掌,看着原本枯萎的樱花树瞬间开了一树粉红的宛若云霞的花朵,独属于他澄澈强大的灵力以樱花树为中心,迅疾地扩散开来,灰尘散去,草木繁茂,这座本丸原本黑暗血腥的气息,亦在灵力的作用之下一扫而空,显露出带着淡淡草木清香的怡人空气来。

几把仅仅只受了轻伤的刀剑付丧神们也再度显现了身形,有些迷惘地环视着周围崭新的景色。

评论(13)
热度(243)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