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逸】 离人归不归 第七十七章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八章 三十章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六章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九章   第四十章  第四十一章  第四十二章  第四十三章  第四十四章  第四十五章  第四十六章   第四十七章  第四十八章  第四十九章  第五十章  第五十一章   第五十二章  第五十三章  第五十四章   第五十五章  第五十六章  第五十七章  第五十八章   第五十九章  第六十章   第六十一章   第六十二章  第六十三章  第六十四章  第六十五章   第六十六章  第六十七章  第六十八章  第六十九章  第七十章  第七十一章  第七十二章  第七十三章   第七十四章  第七十五章   第七十六章  小说目录

第七十七章
祁阳宫里,风天逸高踞在王座之上,一手擎着晴空般湛蓝的水晶杯,懒洋洋地眯着眼睛,漫不经心地观看着台下舞女妖娆的舞姿。

如果说,前几日毫无节制地酗酒是为了压抑内心无比深刻的痛苦与哀伤,那这些天来,风天逸虽然依旧如同过往一般做出沉溺酒色的假象,眼神却是自始至终的清明平静,没有任何浑沌的模样。

自从不久前他频频出手对付雪凛与雪家人之后,雪凛便对他提高了警惕,恨不得一天十二个时辰都将他的行踪知道的一清二楚。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眼下,他手中所掌握的势力确实不如有着摄政王放任支持的雪凛,避其锋芒乃是他必须做的事情。而同样的,借着沉溺酒色麻痹雪凛,让他的戒备与警惕之心暂时松懈下来,他也才能抽出身来,做些妥善而完备地安排。

他必须小心小心再小心,和风刃相处多年,便是他也不得不承认,风刃确实是个能将权势玩弄于鼓掌之中的能人。他已于权力中浸润多年,势力之大,心机之深,是眼下的他拍马也及不上的。

如若不能一击中的,将他与雪凛一网打尽,那么,他必遭反噬,能不能活在这世上都不一定。

眼下风刃放任他地所作所为,未尝没有想让他和雪凛两败俱伤的打算。风刃向来算无遗策,纵使现在表现的与雪家亲密无间,心中未尝不会因为雪凛这么多年的跋扈恣意,目中无人而感到不悦。这么些年,他一直未出手对付他,怕是不想两败俱伤,让自己这么个傀儡羽皇渔翁得利罢了。他更想要的,怕是等到他和雪凛两败俱伤之后,方才雷霆出手,将他们二人一网打尽罢了。

而同样的,却也是因为,风刃恐怕全然未将他的谋算看在眼里,因为他觉得,便是他全力一搏,估计也不足以令他伤筋动骨。他有这个自信,现在的自己完全伤害不了他。

虽然全然未被敌人看在眼里什么的,真的令人颇为不甘。但眼下,这也正是他行动的好机会。

有谁能说,不被猛虎与野狼放在心上的猎人,便没有胜利的机会呢?

他微微垂眸,唇角勾起,露出一个浅淡的笑容来——那一瞬间,仿佛满树桃花夭夭盛开,灿烂的红色恍若云霞,勾魂夺魄,慑人心神,让人再移不开视线。

领头的舞女不经意间抬眸望去,下一瞬间,脚下一顿,优美的舞姿不由得慢了一个节拍。

“天逸!”少女带着嗔怒的声音倏地响起,下一瞬间,南羽都独一无二的飞霜郡主快步走了进来,秀美的双眉微微蹙起,“你又在喝酒了!”

“是飞霜啊!”风天逸回过神来,本来清明的眼神瞬间变得迷茫起来,他像是真的喝醉了的人一样,沉默了一会儿,方才有些迟钝地缓缓开口,“你怎么会来这里?”

“天逸,你喝醉了!”雪飞霜在风天逸身前停了下来,湛蓝的双瞳里满满地焦灼担忧,她劈手夺过风天逸手中的酒杯,“别再喝了!”

风天逸眼睫低垂,像是没有听到她说的话一样,只是沉默地凝视着雪飞霜手中的酒杯,湛蓝瞳眸漠然死寂,宛若冰封的海面。

“酒醉虽能解愁,但酒醒之后,只会愁上加愁。只有你的心得到了解脱,才是真正的解脱。”看到风天逸如此落魄狼狈的模样,雪飞霜的心中也已伤痕累累,痛苦不堪。易茯苓,她默默的在心中咀嚼着这个名字,从未有过的强烈恨意在她心中咆哮涌动。她明明得到了她做梦都想要得到的东西,却弃之如敝履,毫不在意地一脚踢开,投入摄政王风刃的怀抱,她该死!

但与此同时,纵使知道不应该,在雪飞霜的内心深处,却又生出一丝浅浅地窃喜来。眼下,易茯苓已然投入摄政王的怀抱,便是天逸心中仍旧爱着她,暂时没办法完全放下她,但他们之间,终究还是产生了深深的隔阂——此时此刻,正是她趁虚而入的大好时机。

“你跟我谈解脱?”风天逸微微抬眼,湛蓝双瞳之中的冰层骤然裂开,袒露出其下汹涌燃烧着的愤怒之火来,“你懂得什么?”他用力抿了抿唇,“你根本什么都不懂!”

“你怎么知道我什么都不懂?”雪飞霜被他尖刻的话语所刺痛,却仍倔强地抬起下巴,“我懂的!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比我更喜欢你,更了解你!”

风天逸倏地僵住,雕塑一般呆呆坐在原地,连酒杯亦想不起来讨要了。可雪飞霜却随手将酒杯掷到了地上,伸出手来抚上他苍白瘦削的面颊,“南羽都的所有人都知道,就连刚刚来到南羽都的易茯苓也清楚,我有多么多么的喜欢你……可是,天逸,你知道这件事吗?”蓝色的双瞳蒙着丝丝缕缕的雾气,“你知道,我喜欢你吗?”

人生在世,最悲哀的莫过于一件事,我以为我还有存稿,事实上却一点都没有,so sad
明天更新【all逸】所有人都暗恋我
最近突然迷上了刀剑QAQ

评论(10)
热度(44)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