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逸】 离人归不归 第二十五章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九章   第三十章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六章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九章   第四十章  第四十一章  第四十二章  第四十三章  第四十四章  第四十五章  第四十六章   第四十七章  第四十八章  第四十九章  第五十章  第五十一章   第五十二章  第五十三章  第五十四章   第五十五章  第五十六章  第五十七章  第五十八章   第五十九章  第六十章   第六十一章   第六十二章  第六十三章  第六十四章  第六十五章   第六十六章  第六十七章  第六十八章  第六十九章  第七十章  第七十一章  第七十二章  第七十三章   第七十四章  第七十五章   第七十六章
小说目录
(后面新增的章节是我以前写的,现在也放上去,刚好是连在一起的)

第二十五章
“机枢?”易茯苓有些惊讶地重复了一遍,又偷偷地覷了一眼丝毫没有反驳之意的爹爹一眼。

那个声名远扬的大机关师,真的是他的爹爹,而不是其他什么人?可为什么,爹爹从来没有将这件事情告诉她呢?

易千机的眉头紧紧地蹙了起来,他不悦地瞥了白雪一眼,并没有对她挑衅一般的话语做出反应,反而伸手安抚似的拍了拍易茯苓的头,将她往自己的身后推了推。

“这就是林修竹给你生下的那个孩子?”白雪显而易见地被激怒了,“你这次来这里,只是为了她?”

“不然呢?”易千机轻哼了一声,毫不客气地反问道。

“那你为什么还要走这条地道?”白雪知道自己不应该如此失控,可从一开始,机枢对于她而言就是不同的,特殊的。她总是没办法像面对其他人一样冷漠地面对着眼前的这个人。

“因为我知道,你不会让其他人同你一起走进这条秘道。”易千机神色平静,无比自然而又冷漠地回答。

“你…”白雪的脸上迅疾地闪过一抹伤痛之色,“过去的时候,你从来都不会这么跟我说话…”

“女皇陛下您也说了,那不过是久远的过去,而非现在。”易千机这般说着,突然带着易茯苓快步走到墙边,转动机关,显出一个黑漆漆的洞口来,“就是现在,苓儿!”他一边说着,一边将易茯苓推了进去。

“爹爹!”猝不及防被推入秘道,易茯苓稳住身形之后慌忙转身,却只看到易千机拔剑出鞘,挡住了来自于白雪的雷霆一击,并趁着这个空隙转动机关将秘道再度严严实实地阖上,“苓儿,快逃!”

“你以为她能逃到哪去?”见到易茯苓被送走,白雪气急败坏地开口问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就算她逃得了一时,又怎能逃得了一世?”

“我也只能管得住现在而已。”易千机雕塑一般严严实实地挡在秘道的机关之前,不疾不徐地开口,“现在,该是我们战斗地时候了!”

“又没人追你,你跑这么快做什么?”轻而易举地将气喘吁吁地易茯苓拦住,风天逸微微弯下腰来,直视着易茯苓忧虑的黑眸,饶有兴致地开口问道。

“白雪…呼呼…女皇陛下在派人追我!”易茯苓重重地喘了好几口气,方才开口回答道。她的眉眼间带着显而易见的忧虑与不安,“爹爹和庭君哥哥也被她抓住了!”

“你爹?”风天逸有些疑惑地蹙起眉头,“白雪抓你爹爹做什么,威胁你吗?”眼神不动声色地自易茯苓耳后扫过,在注意到那朵形状优美的星流花印记之后,风天逸若无其事地继续说道,“至于白庭君,他可是白雪的儿子,白雪怎么可能出手对付他?”

“可我并没有什么是值得女皇陛下利用的东西啊!”易茯苓有些难以置信地开口说道,“她想给我和庭君哥哥赐婚,被我拒绝之后,甚至想要直接将我压去册封大礼…”她脸上的表情甚为无辜委屈,还夹杂了一丝不易察觉的迷惘。

傻丫头!你这个人,就是白雪能够得到的最大利益了。风天逸轻嗤了一声,为了得到易茯苓,白雪也真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了!只是没想到,易茯苓居然会拒绝。他试探性地开口,“你不是很喜欢白庭君吗,为什么还要拒绝白雪地赐婚?”

“因为…因为…”易茯苓的脸上情不自禁地流露出一抹浅浅地忧伤,“庭君哥哥说,他对我只是兄妹之谊,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她倔强地咬了咬唇,“既然他不愿意,我为什么要强求呢?”

“白庭君真有眼光!”虽然并不知道为什么在深爱易茯苓的情况之下,白庭君还要这般坚决的将她推开,但这完全不妨碍风天逸幸灾乐祸地大笑出声,“将你这么精灵古怪的姑娘娶回家里,一定会闹腾得鸡犬不宁!他可真是做了个好决定!”

“你…!”易茯苓愤愤地盯着风天逸看了一眼,旋即便要气哼哼地转身离开,“既然在你心里我就是这么闹腾,爱惹麻烦的人,那我从此以后就离你远远的,再也不要靠近你!”

“别啊!”风天逸再次伸手拦住了她,笑归笑,但白庭君既然已经将易茯苓远远推开,那此时此刻正是羽族趁虚而入的好时候。“白雪不还在派人缉捕你吗?她势力这么大,你要跑到哪里才能逃脱她的追踪?”他敛去了唇边的笑意,难得严肃地开口,“跟我回去吧!我好歹也是羽族之皇,她再怎样凶残也绝对不敢派人进入风烟渡大肆搜寻的!”

“你会这么好心?”易茯苓有些怀疑地上下扫视了风天逸几眼,有些犹疑地开口。

“有些时候,我也是很有善心的。”风天逸说着,眨了眨眼睛,“你刚刚来到星辰阁的时候,不就是我帮你逃脱了侍卫地搜寻吗?更何况,”他垂下眼睫,神色冰冷,“我一向对于白雪,没有什么好印象。”

“好吧!既然如此,我就再勉强相信你一次好了。”易茯苓沉吟了一会儿,终于缓缓点了点头。

就像风天逸所说的那样,白雪身为人族女皇,势力之大是她无法想象的。说句不客气的话,她想要将星辰阁翻个底朝天也不会是什么难事。

而风天逸贵为羽皇,于情于理,女皇陛下都绝对不会贸然派人闯入风烟渡搜查——那可是于两族社交有害的大事。她若是不想挑起战争,怎么样都会投鼠忌器,不敢做得太过分。

“易茯苓刚刚好像往这个方向逃了!”

“快追!”

不远处侍卫低低的声音响起,风天逸与易茯苓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向着风烟渡跑去。

还有一更

评论(2)
热度(26)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