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逸】 离人归不归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四章
“恕孩儿不能从命!”心下对于母皇的目的愈发明了,白庭君倔强地抬起头来,直视着白雪的双瞳,“我不会娶她为妻。我对苓儿,从来都只有兄妹之谊!”他竭力掩饰着内心的痛苦,斩钉截铁地这般说道。

“笑话!婚姻大事向来是媒妁之言,父母之约,哪里轮得到你拒绝?”白雪猛地一拍扶手,狠厉而又无比坚决的开口,“这婚事,你是想答应也得答应,不想答应也必须答应!”

“不,不要这样逼迫庭君哥哥了!”易茯苓拉开房门,快步走了出来,向来明亮的黑瞳之中此时此刻满含泪水,但她依旧拼命抑制住了内心的悲伤与痛苦,“既然庭君哥哥对我只是兄妹之谊,并无半分儿女私情。那么,何苦还要勉强他呢?”她苦笑了一下,全然忽视了白庭君仓促而焦急地呼喊,深深鞠躬,坚定不移地开口,“还请陛下您,收回命令。”

今天发生的一切从一开始就不对劲!好不容易确认了易茯苓星流花神转世的身份,又从暗哨那里传来的消息当中得知她与庭君两情相悦的消息,白雪本来以为,这次赐婚必然是十拿九稳的事情。却没想到,她原本想要成人之美地赐婚,居然同时会被两方同时拒绝。

既然如此,就怪不得她了!不管怎样,易茯苓一定要成为庭君的妻子,绝对不能将她推到羽族一方!

她这样想着,反倒柔和了面容,像个和蔼可亲的长辈一样缓缓开口,“不久之前,我试探过你的口风,你对我儿庭君并非无意,为何此时却又要拒绝朕地赐婚?”

易茯苓张了张口,却没有发出声音。她自是心慕于白庭君的。这样一个风度翩翩,温柔体贴的谦谦君子,怕是世间的任何女子都难以逃脱他的情网。

但是,她终究是一个骄傲的人。庭君哥哥既然对他无意,她又怎会强求他接受她呢?与其日后相互厌憎,不如一开始就保持距离,让时间淡化一切。

但这种想法,定然是不能诉诸于口的。女皇陛下贵为人皇,便是庭君哥哥亦不可能违背她的意愿。他若是执意拒绝,必然会惹怒女皇,受到惩罚。

既然如此,就让她自己开口拒绝吧!那样的话,即便是女皇陛下发怒,受罚的,也仅仅只是是她一个。毕竟这一切,最开始便是因她而起。

她这样想着,缓缓开口,“世人都知道,深宫寂寥,妃嫔争宠成风,我不愿失去自由,更不愿意变成那般丑陋的模样。”她说着,有些焦虑地抿了抿唇,“所以,我不嫁白庭君。”

“好大的胆子!”白雪彻底被易茯苓激怒了,她微微抬手,“你这是要将我这个女皇置于何地!这次赐婚,你是非答应不可!来人!”话音未落,已有手持长剑的侍从破门而入,将白庭君与易茯苓团团围住。

“母皇!”白庭君一脸不敢置信地看向站在不远处的白雪,声音悲切,“您非要逼迫我们不可吗?”

“庭君,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好!”似是被他望过来的眼神所刺痛,白雪缓缓开口,却仍是没有丝毫改变自己决定的意思,“将庭君他们暂且关押起来,明日举行册封大典!”

“是!”为首的女子微微颔首,与其他几人对视了一眼,向着白庭君他们铺了上去。千钧一发之际,白色的烟雾骤然弥散开来,遮蔽了他们的视线。

“追!”白雪愤恨地一甩袍袖,怒不可遏地喝道。话音未落,她已然迈开脚步,穿过烟雾,率先追了上去。

“爹爹!”被救出重围之后,易茯苓凝眸注视着身前的男子,有些难以置信却又极为惊喜地开口说道,“你怎么会来星辰阁?什么时候来的这里?”

“要不是你离家出走,我怎么会贸然离开?”易千机浅浅地叹了一口气,“你真的让我担心死了,苓儿。”

“对不起。”易茯苓羞愧地低下了头,“我当时只是想要看看庭君哥哥…”

“易伯父,这是我的错。”白庭君出口打断了她的话,将责任尽数揽到了自己身上,“是我邀请苓儿来这里的…”

“才没有这回事!”易茯苓急急开口,“明明是我自己想要来星辰阁见他,与他根本没有关系!”

“好啦,我又没有说要怪你们,这么急着把责任揽过去做什么。”易千机心下微微酸涩,却没有表现出来,“我们还是尽快逃跑吧!免得女皇追上来,将我们一网打尽。这个地道,可并不是那么难发现的啊!”

“你们,想要跑到哪去?”白雪不知从哪里绕了出来,横剑站在他们对面,“还有,你们是怎么知道这条秘道的?”她的视线落在易千机腰间的暗器之上,那上面熟悉的纹路让她忍不住眯起了眼睛,“机枢,你果然还活着。”

评论
热度(31)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