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逸】 离人归不归 第二十二章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小说目录
第二十二章
白庭君正在疯了一样地奔跑。

他敢发誓,在他过往的十多年里,他从来没有像此时此刻一样跑得这么快,这么拼命过。

可纵使如此,他却仍然觉得,自己跑得实在是太慢了一些,他还需要再快,更快一些才行!

施用了引魂术之后,苓儿已是危在旦夕。他若不能再快一些,要如何才能救回她,再看她一眼?

此时此刻,白庭君无比厌恨自己为何不能再小心谨慎一些,他早该想到,在浮玉岭身受重伤之后,他又怎么可能于短短几天时间便这般迅疾地恢复如初,甚至比过往还要更加健康呢?

如果他早些醒来的话,是不是他就能拦下苓儿,不至于让她为他而牺牲呢?

明明早已发过誓,要一直一直守护着她,不让他受伤。然而他枉为人族太子,居然连自己亲自许下的诺言都无法实现!

他没办法保护好她,甚至于,她的几次受伤,都是因他而起。

白庭君用力闭了闭眼,咬牙加快了速度,不管怎样,他都要再快一些才行!

希望,他还来得及……

风烟渡里,风天逸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手中的星流花佩。翠绿的玉佩,在阳光下宛若脉脉流淌的河水,闪着温润而又美丽的光芒——却又太过于脆弱了一些。

蝶翼一般纤长浓密的睫羽微微颤动着,袒露出的宝石一般湛蓝而又明亮的瞳眸虽然仍直直地凝在星流花佩之上,但他的视线却明显地涣散开来,显然他的心神早已从星流花佩上移开,落到了其他事物之上。

他又想起那个人了。

有些时候,风天逸甚至会怀疑,那人是不是给他下了什么不知名的蛊毒,才让他的心脏总是不受控制地想起那个人,一遍又一遍,多得让人焦心。

明明他并不是多么好看,论起五官的精致程度来,完全比不上一直随侍在他身侧的向从灵;论起容颜之美,也全然比不过他自己。甚至于,他总是一副高高在上,似笑非笑的模样,对他的态度从来都没有好过…

可意外的,从他初晓情事开始,他便无比深刻地认识到,他的心底,住了一个人,一个永远无法说出口的禁忌之人,一个他永远都不该去爱的死敌。

从一开始,他们的立场便是对立的。寒光凛凛的宝剑悬在他头上这么多年,早已蓄势待发,随时可能落下。

可或许是出于戏耍的目的,那人并没有急着将他处死,登上那个他触手可及的王座。

相反,他像是一只默默无声却贪婪凶猛的豺狼一般,一步步缓缓逼近,压缩着他的生存空间,让他只能小心翼翼而又无比艰难地活下去——犹如在刀尖之上起舞,一步踏错,便是死无葬身之地。

时至今日,已有七年之久。可悬在他头顶的刀剑,究竟什么时候才会真正落下呢?

风天逸轻呼了一口气,满心疲惫地缓缓闭上了眼睛。

有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都保持着这般平静而又诡异地状态,像个真正的死人一样一动都不动。

他那双湛蓝瞳眸中流淌着的是怎样汹涌激昂的情绪,除了他自己以外,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

但最终,这种状态也还是被打破了。手心之中,属于星流花佩地颤抖,让他无比迅疾地睁开了眼睛。

两朵洁白的,形态优雅美丽的星流花从他掌心的玉佩之中脱离出来,像是真的有生命一般悄无声息地从窗户那里飘了出去。

风天逸抿了抿唇,自宽大的木椅上一跃而起,像只矫捷的猎豹一般无声无息地跟了上去。

抱着怀中易茯苓尚且温热的尸体,白庭君如同木偶一般,久久没有言语动作。

悲伤,痛苦,自责,悔恨等等复杂的情绪,如同汹涌的海水一半,将他完全淹没,而他甚至连挣扎都放弃了。

他紧紧拥着易茯苓,像是怀抱着自己的整个世界。

然而,易茯苓身死之后,他的世界,也已经全然坍塌,不复存在。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傻呢?

为什么,要为了他这么一个连自己的感情都不敢言说的懦夫牺牲自己呢?

为什么,要离开这个世界呢?

你是不是在惩罚我,惩罚我当日违背自己真正的期望,拒绝了你的心意?

如果是这样的啊,活过来吧!无论你想要些什么,我都答应你!

我发誓,再也不会为了曾经的承诺,伤害你了。

所以,活过来,重新睁开眼睛,好不好?

冰冷的触感划过脸颊,白庭君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他已然万念俱灰。

就在此时,冰雪一般洁白的星流花缓缓飘了过来,在白庭君地注视之下,像是从未出现过一样,无声无息地融入了易茯苓的尸体之中。

儿时与苓儿一同坠落悬崖却被星流花所救的回忆自他脑海之中一闪而过,白庭君蹙起眉头,瞪大了眼睛,满怀期待地等待着奇迹的发生。

胸口开始缓缓起伏,怀中的少女嘤咛了一声,缓缓睁开了眼睛,“庭君哥哥…”

突然又有了新的脑洞,最近超爱杨二哥,好帅好帅

评论(11)
热度(35)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