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逸】 离人归不归 第二十一章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小说目录
第二十一章
虽然脸色依旧略带了些许病态的苍白,可白庭君的身体已经有了极为明显地好转。他展臂立在原处,任由彼岸花细致小心地为他穿上星辰阁的学子服饰。明亮的双瞳却有些茫然地凝视着眼前的虚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直到彼岸花退开,一切大功告成,他方才在木椅上坐了下来,有些忧郁地开口,“苓儿最近都没有来…”

“易姑娘大概是有事要做吧。”彼岸花柔声开口劝慰道,“殿下您昏迷的时候,易姑娘每天都会守在您身边,寸步不离呢!”她微微一笑,“她很担心您的身体。”

“是吗?”语气无意识地柔和了些许,白庭君的脸上隐约浮现了一抹笑意,语气轻柔地与其说是抱怨,倒不如说是一种含蓄的炫耀,“她从来都太过担心了,遇事的时候也总爱想太多…”

彼岸花没有言语,她小心翼翼地抬眸窥见殿下眸底浓重而又深厚的情谊,低下头颅,有些不甘地抿了抿唇。

除去白庭君与易茯苓这两个身在局中而无法看清事实真相的傻瓜,其他的任何一个旁观者,都能轻而易举地从他们对视之时含情脉脉的眼神,交谈之时柔和而又饱含情谊的话语,甚至于偶尔提起另一人时下意识放松的面部表情之中,窥见他们对于彼此浓重而又诚挚的爱意。

可正因为,不在局中看得清楚,彼岸花心中的悲伤与绝望才像是寒冰一般,愈积愈厚,愈积愈高,以至于再觉察不到半分暖意。

面对眼前这般倾心相爱着的,眼中心中都仅仅只有对方一人的两人,她心中那般隐晦深沉的爱意,却又要怎样才能开口诉说?

她只能拼命抑制自己,不让心中深深埋藏着的浓厚爱意流露出来,以至于被殿下看穿,最终伤害到殿下。

可是,这实在是太难太难……

已经萌芽的爱意,因着与殿下相处的时间愈发长久,对殿下的了解愈发明晰,像是得到了阳光雨露地滋润一般,以令她自己都觉得恐怖的速度飞快生长着,时至今日,已有遮天蔽日之势。

即便她苦苦压抑,可那些过于浓重的感情,还是会悄无声息地泄露一二,虽然尚未为殿下察觉,但易姑娘,恐怕却早已看穿了这一切——而这,正是让她为之恐惧悲伤的。

彼岸花心知,即便早已对殿下情根深种,可卑微如她,从未想过能够得到殿下地回应,抑或者是得到陛下相同的爱意。

从始至终,她所求的,只不过是能够一直一直陪伴在殿下身侧,寸步不离罢了。

只要能一直一直陪伴着他,永远不会离开他,他一直存在于她的视线之内,她又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不行,”笑意褪去,白庭君微微蹙起眉头,脸上带了一抹忧虑之色,“我还是得去看看她…”他一边说着,一边整理了一下身上的穿着,“上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脸色很不好的样子,我有点担心……”他絮絮叨叨地说着,转身便要向着屋外走去,可抬脚的刹那,他有些尴尬地转过头来,“那个,彼岸花…”

“我自己一个人可以的。”彼岸花微笑着摇了摇头,素净美丽的面容之上,是和往昔一般无二的温柔表情,“殿下不必担心。”

“这样啊…那就好。”察觉到仿佛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白庭君有些无措地说完,有些困惑地眨了眨眼睛。是不是他想太多了?他这样想着,几乎是迫不及待地向着屋外走去。好几天都不曾见过苓儿,他实在是完全放不下心来。

他并没有转头,自然也就错过了在他转身之后彼岸花脸上渐渐消弭的笑意。

没关系的,彼岸花紧紧攥着手中尚来不及递给白庭君的佩饰,一言不发,只要能一直一直都看着你,只要你不会将我从你身边驱逐,那么,无论你想要些什么,我都愿意为你去做。

“殿下!”刚刚离开房间没多久,白庭君便听到了来自于一向沉默寡言的方夜彦有些焦急地呼喊。

“怎么了?”停下脚步,白庭君转过身来,颊上带着浅淡而又温和的笑容,“夜彦,有什么事情吗?”他微微蹙眉,“如果不是什么大事的话,可以晚上再说吗?我要先去找一下苓儿,我已经许久没有见过她了。”

“殿下,”方夜彦倏地脸色苍白,他重重跪倒在地,一脸的愧疚与不安,“属下有罪,还请陛下责罚!”

“你在说什么啊?”实在不想去理会心中倏然传来的不安之感,白庭君努力微笑着开口,“你哪里有罪?”

“属下…属下不该放任易姑娘施用引魂术…”沉默了一会儿,方夜彦方才支支吾吾地开口,“属下不该为了想要殿下活过来,就放任易姑娘牺牲自己…”

“你说什么?”倏地踉踉跄跄地退后了几步,方夜彦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再说一遍!”

是不是我写得很差,感觉你们地回应愈来愈少了QAQ

评论(15)
热度(35)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