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逸】 离人归不归 第二十章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小说目录

第二十章
白雪到达星辰阁的时候,星印池以及其他几位师傅们早已经等在了星辰阁门口。

白雪在侍从地搀扶之下缓缓步下龙辇,环视着周围熟悉而又陌生的景色,忍不住轻轻叹息了一声。

与许多年前相比,星辰阁似乎没有丝毫变化。无论是那些高耸入云,充满着勃勃生机的山峰,抑或者是那些或精巧或大气的建筑,都和以前一般无二。

仿佛她并没有离开这里将近二十余年,反而仍是昔日星辰阁中那个天天陪在机枢身畔的小师妹一样。

白雪忍不住想起,有一次她与机枢闹别扭,不论他怎样哄她,做出怎样精巧的机关,抑或者是说出怎样动人的情话,她都紧绷着一张脸,甚至吝于对他露出一个笑容,更别提原谅他了。

尚且年轻而又稚嫩的机枢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转,却又全然无计可施。

后来,她前去落英峰练习剑法,正值阳春三月,漫山遍野的桃花夭夭盛放,如同一朵朵色彩不一,形状各异的华美云霞,芬芳馥郁的香气如同在地底窖藏了多年的美酒,让人迷醉不已。

她呆愣愣地看着眼前的风景,甚至连前来这里的目的也尽数遗忘在脑后。直到悉悉簌簌的细微声音响起,她方才警觉地回过神来,转身向后望去。

机枢顶着一脑袋的花瓣与枝叶,从草丛中站了起来,脸上的表情颇有些尴尬的意味。

“你怎么会在这里?”本来尚佳的心情陡然低落下来,她蹙紧眉头,不悦地开口问道。

机枢支支吾吾了半晌,直到她有些不耐烦地想要转身离开,方才将一直背负在身后的手掌伸了出来,将满满一捧娇嫩的鲜花递给了她,无比诚挚而又认真地开口,“你若是能笑一笑,定会叫这满山的桃花都失了颜色。”

她忽地便失去了想要与他计较的心情,反而情不自禁地露出了一个微笑来。而站在对面那个风度翩翩的青年,正如他们初见之时一般,木偶一般呆呆地站在原地,连眼睛都忘了眨一下。

现在想来,那真可谓是她人生之中最为幸福快乐的一段时光了,可终究,世事难料…

那些突如其来的惘然与悲伤不过在白雪心中短短停驻了几秒钟的时间,便已尽数消隐无踪。

她比任何人都更加清醒地明白,往事已矣,无论她再怎样拼命地追寻,那些失去的人们,都已再不可追回。

她轻轻勾唇露出一个浅淡的笑容,精致的容颜因为这么些年精细地保养与许多年前几乎一般无二的美好,但笑容之中的灿烂与阳光却已全然消失,反而透出一种沉沉地压抑来。

“说起来昔日我亦曾身为星辰阁的学子,二位一起迎我,真是折煞我了。”她朗声说道,看似柔和的声音里却带着一丝不甚明显的威仪来——这是她这么多年身为霜城人皇,自然而然养成的气势。

星印池并没有把她的话当真,他微微俯身,拱了拱手,“陛下幸驾星辰阁,是我们星辰阁的荣幸。”

“二位免礼。”白雪略略抬手,表情恳切而略带忧伤,“听说,我儿庭君受伤了…”

星印池与身旁的师兄对视了一眼,方才有些尴尬地缓缓开口,“前段时间,星辰阁确实出了点意外…”

“我儿庭君身为人族储君,理应多经磨难。”白雪微笑着开口,“受点小伤不碍事的。”

星印池紧蹙的眉头终于微微松开,他再次拱手,“多谢女皇陛下体谅。”

白雪微微颔首,倒真是一副全然不去计较的大度模样。

“女皇陛下,里面请。”星印池再度开口,在得到白雪的默认之后,引领着她走进了星辰阁的大门。

是错觉吗?进门之前,白雪有些疑惑地向着自己身后看了一眼,好像有人在看她?但她终究还是很快收回了视线,只默默地将此事记在了心底。

在她不远处的山坡之上,易千机躲在一棵粗壮的大树之后,久久未曾动弹。他怔怔地凝视着面前一片苍翠的植被,久久未曾言语。

多年不见,她还是像过往那般光彩照人,明丽得不可方物。

他还记得,昔日在星辰阁,他第一次见到她时,像个木桩一样久久未曾言语。直到她扑哧一声笑出声来,他方才终于回过神来。

他在见到她的第一眼便已情根深种。他本来以为,自己会永远陪伴在她身边,寸步不离…

却没料到,世事莫测。他们并没有如同他所期盼过的成为人人羡慕的神仙眷侣,反而成了必将刀刃相向的仇敌。

事情,究竟是怎么发展到这一步的呢?

他沉沉地叹了一口气,用力闭了闭眼睛。

不管怎样,对于如今的他而言,唯有苓儿,才是他在这世上最重要的珍宝。

为了苓儿,便是与她正面交锋,又有何不可呢?

他这样想着,紧抿嘴唇用力压下了心中那一丝浅浅的悲伤与怀念之意。

这个周六要考六级,天哪我究竟什么时候能过啊

评论(2)
热度(30)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