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逸】 离人归不归 第十九章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小说目录

第十九章
与它奇异的功效相反的,引魂术的施用方法出乎意料的简单。

密室之中,摇曳的火光照耀之下,易茯苓面无表情地握着装着秘药的瓷瓶,大半张柔和的面容隐藏在阴影之中,令人看不清晰。

“易姑娘,怎么了?”守在她身侧的方夜彦有些奇怪地开口问道。

易茯苓没有回答,只怔怔地凝望着橘红色的温暖火光,更加用力地握紧了手中的瓷瓶。

就像她所计划地那样,她轻而易举地便炼出了施用引魂术所必需的秘药。即便中途为方夜彦所发现,但为了他的主上——白庭君的安全,方夜彦最终选择了沉默,甚至出手辅助她地行动。

对此,她心中并没有任何意外。归根究底,她不过是一个导致他们主上落得如此悲惨境地的罪魁祸首,对于方夜彦而言,这世上的许多东西,包括她的生命,怕都是根本及不上庭君哥哥安危的。

她只是有些懊恼,这一次急匆匆地前来星辰阁寻找庭君哥哥的她,甚至于忘了与爹爹当面告别。

日后,怕是再难有相见之时了吧?

她沉沉地叹了一口气,用力闭了闭眼睛,再睁开时,少女漆黑的瞳眸已然明亮如初。

“走吧…我们去见庭君哥哥吧…”

和上一次相见时一模一样,白庭君依旧脸色苍白地躺卧在床榻之上,除去微微起伏的胸口之外,几乎让人以为他早已死去。

易茯苓在床榻旁坐了下来,伸手轻轻地将他脸上的一缕鬓发别在他的耳后。

这一段时间接踵而来的事情实在是太过繁杂,让过往一直被易千机捧在手心的稚嫩少女早已身心交瘁,疲惫不堪。

可是,逝去的时间永远无法折返,正如已经发生过的事情,永远不会改变一样。

此时此刻,易茯苓所能做的,无非便是按照自己内心的想法,坚持不懈,毫不犹豫地一步接着一步缓缓地走下去罢了。

哪怕,她明知道,路的前方,已是悬崖峭壁,无处逢生。

她垂下眼睫,用曾经庭君哥哥送予她护身的匕首,割开了手腕…

“白雪离开霜城了?”风天逸斜倚在木椅之上,湛蓝双瞳半阖着,丰润的红色双唇轻轻勾起,显露出一个格外冰冷的轮廓来。

“是的。”跪在他脚下的羽人甚至连头也不敢抬一下,战战兢兢地开口回答道,“人族女皇已经离开霜城,再过不久就会到达星辰阁。”

“看来,她已经知道了啊!”风天逸抿了抿唇,脸上倒没有什么意外的神色,“我本来还以为,能够多瞒她一段时间的。”他沉思了一会儿,方才再次开口,却已是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易茯苓呢?她怎么样了?”

“易茯苓已经炼出了引魂术所需的秘药。”他顿了一下,试探性地开口,“陛下,需要阻止她吗?”

“不,不必。”风天逸神色淡淡,瞳眸之中带着些许的恹恹之色。他颇有些倦怠地挥了挥手,示意身旁之人离开。

有什么必要阻拦呢?

区区一个易茯苓的生命,怎么敌得过人族太子白庭君的生命呢?

如果说,白庭君的死去,是会造成霜城朝野巨大变动,甚至会影响星辰阁声望的重大事故;那么,取代了他的,易茯苓地死去,正如堕入湖水的花瓣,仅仅只会漾起圈圈浅淡的涟漪,除此之外,甚至连水花都不会溅起。

这世界,从来强权才是真理。如果不够强大,那么就算就此死去,除去少许亲近之人的悲哀苦痛,再不会引起任何人注意。

正如他自己,若是他不能强大起来,打败真正执掌朝野大权的摄政王,以及在他御下狂妄恣意的雪凛,最终的结果,也不过是像如今的易茯苓一样,悄无声息地消失于这个世界之中,成为历史之中的一抹尘埃而已。

与其阻拦易茯苓治愈白庭君,让人族太子就此从这世上消失,引发霜城与星辰阁两方势力的怀疑;他宁可让白庭君眼睁睁地看着心爱的姑娘为了救他而与世长辞。

他实在是厌恶极了白庭君面上那副备受世人称颂的独属于谦谦君子的温柔体贴,而又谦恭有礼的面具。

没有谁比他更清楚,白庭君的内心之中,蛰伏着的是怎样凶悍贪婪的野兽。他或许可以瞒得过其他人,却绝对瞒不过他——只因在这一点上,他们有着些许格外微妙的相似之处。

纵使那只野兽被再多的枷锁束缚,被埋藏在多深的心底,可是,存在于人心的枷锁,既可以任由火焰雷霆击打亦无坚不摧,与此同时,却也可以脆弱到一碰即碎。

他实在是颇为好奇,如果心爱的姑娘就此死去,白庭君心中的那只野兽,究竟会不会咆哮苏醒呢?

就算这一次他没能成功,可他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怎么样都算不上吃亏。

他倒是迫不及待,想要看着这出戏剧接下来的内容了…

评论(4)
热度(33)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