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逸】 离人归不归 第十六章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如果说,挣扎了许久方才好不容易说出口的告白被拒绝是令易茯苓失魂落魄的第一件事,那么,从方夜彦口中得知的噩耗无疑便是今天令她痛彻心扉的第二件事情。

“怎么可能?”易茯苓单薄的身体在风中摇摇晃晃,好像随时都会倒下去,再也爬不起来。可她黑葡萄一般明亮的双瞳却仍无比固执地紧紧黏附在方夜彦身上,“怎么可能会这样?”

“我也不清楚。”方夜彦脸上满满的都是惶然,他抿紧了嘴唇,紧紧握住腰间悬着的长剑,但这个平日里习以为常的动作却并不能为他带来一丝一毫的安心之意。

“庭君哥哥不是已经醒过来了吗?”易茯苓神色仓皇,“他不是一已经好转了吗?怎么会只剩下三天寿命?”

“这是太医得出的最后结论,绝对作不了假。”方夜彦木愣愣地回答着,心下却宁愿他们是错的,“他们说…殿下在与炎核机甲战斗之中,所受的伤实在是过于严重,本是离死不远。即便是有了羽族的疗伤神药,能拖上三日也已是最大极限了。”

“怎么会?”易茯苓呆呆地说着,泪水却已无声无息地夺眶而出,“他昏迷之前还告诉我,自己受的伤并不重,只要修养几日便会恢复如初…可如今…”

“…”方夜彦没有言语,只雕塑一般沉默地伫立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一定是有什么方法的吧?”易茯苓猛然握住了他冰冷的手掌,眼神恳切,“一定会有什么办法能够救活他的吧?哪怕是一命换一命也可以啊…我愿意用我的生命去换他,怎样都可以,只要他能再次醒过来!”

“没有。”方夜彦有些迟缓地摇了摇头,“我们真的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了。”他这般说着,眼眶却也渐渐红了起来。

“他们不是太医吗?”易茯苓犹自感到不敢置信,“怎么会一点办法都没有?”

方夜彦转过脸去,没有开口。即便他已经竭力掩饰,可胸臆之间激荡汹涌着的痛苦与悲伤却仍旧从他的眉梢眼角丝丝缕缕地泄露了出来。

怎么会呢?

殿下那般好的一个人,温文尔雅,谦恭有礼,是霜城众望所归的未来人皇。

他曾经不止一次在心底默默展望过有朝一日,殿下登基为帝,他守在殿下身侧,替他征战天下的情景。

可为什么,一切的一切,在短短一夕之间,便已尽数改变呢?

“一定会有什么办法的。”易茯苓倏地止住了哭泣,直起身来,眼神坚定,“不会什么办法都没有的。”她这般喃喃说着,绕开方夜彦,踉踉跄跄地奔了出去。

她要去找风天逸!身为羽族之皇,他既然有能够拖延庭君哥哥生命的神药,就一定会有能够让庭君哥哥再次活过来的方法!

事实上,想要找到风天逸,并不是一件太过困难的事情。

除去学习之外的大多数时候,风天逸都会呆在风烟渡中,寸步不离。

所以当易茯苓来到风烟渡门口地时候,她几乎是第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庭院之中,垂眸沉思的风天逸。

他依然穿着着羽族学子那袭没有一丝花纹的,几乎可以称得上朴素的长袍。子夜一般漆黑的鬓发之上,别着羽毛一般璀璨而又精致的发饰。长长的,宛若羽扇一般浓密的睫羽微微垂下,半遮住他晴空一般湛蓝的双瞳。他只是静静坐在那里,便已经有了让人移不开眼的惊人魅力。

似乎察觉了她的注视,他平静地近乎冷漠地回望了过来,那双湛蓝的瞳眸愈发凛冽死寂,宛若寒冰雕琢而成,不带有一丝一毫的情感。

他明明只是闲适地坐在庭院中的木椅之上,却仿佛皇者高踞于王座之上,身旁离他仅仅只有几步远的侍从与他之间,也隔着一整个世界的距离。

易茯苓一时之间竟然呆住了——尽管她也并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呆住。

她从未想过,自己会见到这样的风天逸。除了最初的相识以外,她对于风天逸的印象大多是负面的,消极的。

她厌恶他为了不知名的目的频频算计她,陷害她——这是她在过去的许多年里从来都未曾面对过的。在家里,爹爹与庭君哥哥都对她极好,生怕她受到一丁点儿委屈。可唯有他,却是从认识之后便总是对她表现出恶意的那个人。

可此时此刻,当看到他死寂而又冰冷的瞳眸之时,易茯苓恍惚觉得,自己好像见到了风天逸的另一面——更神秘诡谲的,让人总也看不破的那一面。

一个人怎么会这么多变呢?既可以笑吟吟地坑害他人,却又可以在下一秒的时候,露出这般寂寞而又习以为常的表情——仿佛他已经孤身一人跋涉了太久太久,久到他早已习惯了独自面对一切,再不需要旁人地陪伴。

但这些突如其来的思绪并没有困扰易茯苓太久,很快地,她便已经想起了自己前来风烟渡的目的。

她扑到风烟渡门外——并非她不想进去,而是守在门口的侍卫毫不留情地将她拦在了门口,“风天逸!风天逸!你给我出来!”

评论(5)
热度(29)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